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江峰弟的“《子娄医案医话》序”

已有 634 次阅读 2021-8-1 18:55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按:那年校庆,江峰弟要我推荐一家出版社,联系一下子娄学兄的著作出版事宜。我推荐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的一位编辑,让他们自己联系。事后,并不知道进展情况。刚才,江峰弟打电话告诉我关于第二本同学聚会纪念册的印刷情况,顺便说到子娄学兄的著作已经出版。随后,他发来该书的序言,让人耳目一新。特别是讲到现代医疗的五大乱象,更是触目惊心的大实话。今留此存念,并与各位博友共赏之。

此外,麻城龟峰山的杜鹃花海是一名胜,值得一游。后面是他的序言:

戊戌夏日的一个周末,我与韩进林、周子娄、汪芳记等同道相约龟山,故地重游,本意是避暑纳凉,舒缓心绪。可子娄医生就是闲不住,拿出自己积累多年的诊余随笔,滔滔不绝讲述时下人们养生治病的诸多误区。说者有心,听者亦有意,我且听且思,所谓误区,或曰“乱象”,归纳起来,大致有五。

一是信息失真,混淆视听。走进新时代,信息大发展,健康市场潜力巨大,是众多商家抢占信息宣传的制高点。无论是传统报刊、新媒体,还是网络大军,有关健康的广告随处可见,神药、神方、神医一个比一个厉害,包治百病的诊疗机构一家比一家叫得响,通过不同渠道洗脑后,很多人对广告笃信不疑,不惜花重金购买保健品或“神药”。还有那个无所不知的搜索引擎,曾经被“莆田系”绑架,引导病家走入歧途,酿出一幕又一幕人财两空的悲剧。

二是盲目攀比,小病大治。发展是硬道理,有钱也是硬道理,钱多了,有些人养生治病就不那么理智。医院越建越大,病人越治越多,套取医保资金的花样层出不穷。不仅医院比阔,病人同样互相攀比,如安装心脏支架,本地医院已有成熟技术,很多病人直接到省城或京城治疗。一个普通的骨折病人,本来手法复位加小夹板固定完全可以康复,由于家属不在乎费用,医院又想增加收入,最后非要手术内固定,疗效差不多,费用却蹭蹭翻了好多倍。

三是医之不诚,艺之不精。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对庸医痛恨至极,他说:“今以至精至微之事,求之于至粗至浅之思,其不殆哉!而望其生,吾见其死矣。”医生本是高尚神圣的职业,但在金钱和利益面前总有人丧失良知,不思精益求精,只知唯利是图,药品回扣、耗材回扣充斥医院多个角落。骗了病人的钱财,毁了医生的前途。更有甚者,有的医生停下手术刀索要患者银行卡密码,长此以往,医德尽失,医技全无,豈不痛哉?

四是饮食不节,调养失当。年年都是好日子,天天都在过大年。衣食无忧的生活很难把持住国人的身体,体重、血压、血糖、血脂全都超标,弄得人心慌慌,不知道吃什么才好。造成这外强中干的体质,原因十分复杂,有暴饮暴食、偏食、营养失调的危害,有地沟油、瘦肉精、转基因的危害,还有水质污染、大气污染、噪音雾霾等造成的危害。

五是动静失常,过犹不及。《吕氏春秋》曰:“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生命在于运动是健康养生的基本原理,随着交通便利,代步工具繁多,一些人几乎没有运动时间和空间,白天坐在办公桌,晚上坐在麻将桌。也有一些运动达人,长期选择高强度运动方式,由于保护不当,导致肌肉、韧带、骨骼损伤的案例并不少见。

面对当下养生治病的种种乱象,作为医者的子娄,如物梗喉,不吐不畅。医圣张仲景有言:“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仲景之忧,正是子娄之忧也。

子娄医生是我市中医界较有成就的专家。他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本科生,在湖北中医学院系统学习中医理论五年,经常聆听李今庸、梅国强、田玉美、陈如泉等中医大师的授课。大学毕业后,三十多年从未间断过临床实践,始终以《黄帝内经》、《伤寒论》等中医经典为指导,是经方派的代表。能成为一方名医,既不偶然,也非一帆风顺。他起步在基层卫生院,成长成名在市中医院,后来又突然被调到专业并不对口的妇幼保健院,正当在妇幼保健院干得风生水起、医名远播之时,又被调回中医院。这两次折腾,实属无奈之举,个中酸楚只有自己知道。但无论被安排在哪个单位,或担任什么职务,子娄医生只有一个要求:请保留我一个医生治病救人的权利!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子娄医生对中医执着追求、对学术一丝不苟、对病人百般呵护,待人诚恳、生活俭朴、富有爱心。在临证之余,他经常深入到机关、工厂、社区、学校举办健康讲座,传播中医药常识,病友和粉丝遍及麻城及周边地区。其治疗癌症的经验、运用经方治杂病的经验、针灸理疗的经验早已整理成文,先后被多家报刊杂志登载,时间跨度达三十多年。这数以万言的文字,犹如杏苑珍珠,熠熠夺目,用之得当,治病可起沉疴,养生可驱迷障。信而有征,验之不殆,诚为君子之言,民之至宝也。出于编辑职业的敏感,韩进林先生提出,聚众人之力,扬名医之名,找一根金丝线,串起散落的珍珠,厘定成书,编辑出版,书名曰《子娄医案医话》,他日付梓,医林增辉,百姓增寿,善莫大焉!我等听罢,齐声称是。

龟山小聚,不虚此行。三年前,韩进林先生在“望龟楼”写成《王叔和传》,今天《子娄医案医话》又在此孕育成形。龟峰山,冥冥之中与中医中药有着不解之缘。这里不单是赏花观景、避暑纳凉的宝地,还是问道岐黄、弘扬国粹的好地方!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97924.html

上一篇:《轴心医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札记:品味中医
下一篇:[转载]“信念”与“知识”辨析——从“盖梯尔问题”谈起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15: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