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读李可“中医和西医可以互补,但绝对不能结合”

已有 1158 次阅读 2021-2-21 17:25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读到李可老中医的文章——“中医和西医可以互补,但绝对不能结合”,这话有一定道理,但为什么如此,他不可能深入回答。面对现实,每个人都会思考,有人看对了结论,有人连结果都看错,能够深入思考的与知识结构相关。

“语不惊人死不休”,每个时代都展现着大量的“我思故我在”的动人故事。但是,能够经受“大浪淘沙”而真正沉淀下来的真金又有几何?

也许,大浪淘沙是真正的考验。在它的面前,大多数人只是浅薄的叫嚣,而能够由于自身的比重并沉淀下来的,毕竟少之又少,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幸运者。

附李可:中医和西医可以互补,但绝对不能结合!

李可简介:老中医李可,男,汉族,山西灵石人,生于1930年,毕业于西北艺专文学部。逆境学医,经全省统考获中医大专学历。曾任灵石县中医院院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西分会会员。

《中医药研究》特邀编委,香港《中华医药报》医事顾问,全国民间医药学术研究专家委员会委员、特约研究员。致力于中医临床与研究46年,崇尚仲景学说。擅长融寒温于一炉,以重剂救治重危急症。自创方剂28首,对各科疑难杂症有独到的救治经验,是山西中医界独具特色的临床家之一。

田原:关于经络的问题您研究的多吗?


李可:经络问题很少研究。因为伤寒的六经辨证和经络有绝大关系。伤寒的六经实际上就是十二经的一个简化。现在也有研究《伤寒论》的人,他们认为六经就是六个证候群。

这是在纯粹的胡说八道,因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当时张仲景写《伤寒杂病论》的时候啊,他所遵从的那些个基本观点他在书里面都讲到了。所以这绝对不是现在理解的《伤寒论》,就只是干巴巴剩下这么几个方子,这几个方子可以治什么病。

为什么能治?他闹不清楚。研究这个《伤寒论》,如果离开六经,离开脏腑之间的这个关系,那么你就研究不通。彭子益对于《伤寒论》的认识啊,那是古往今来最高的一个,你从他那个路子,你不仅可以入门,还可以登堂入室。但是他的观点很多人都不接受。

田原:为什么不接受?

李可:因为他们做中西医结合研究已经形成一个体系了。你就比如说在这个民国时期,那些搞中西医结合很著名的人……比如说现代版本的《伤寒论》最早就是陆渊雷著作的。

陆渊雷对《伤寒论》的认识太皮毛了,言不及义啊,他所讲的就是中医怎么样与现代医学的基础理论、生理学的观点、病理学的观点套在一块儿。这哪有那么容易啊?你研究中医,可以拿西方的东西作对比,但是你要把它们融合在一块那完全不可能。

田原:那会儿,您谈到中西医结合似乎有微词……中医现代化的战略里面,常说的就是“中西医结合”,您觉得中西医结合得了吗?

李可:中西医不能结合,可以互补。中医办不到的,可以请西医帮忙,西医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医大部分都可以解决。

你说我们国家单单是有记载的历史就有五千年了,而西医进入中国才不到两百年,它们没来之前那几千年中华民族怎么样活过来的?(笑)历史上有好多次大型瘟疫啊,有好多小国家都被亡国灭种了!我们中华民族十几亿人口是怎么样延续到现在的?这些主要是中医的功劳。

田原:现在中西医结合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所以结合的花样儿越来越多了。比如中西医治疗方法的结合、中西药一起开的结合,还有的人提出了中西医理论的结合。

李可:那是胡说八道。中医和西医可以互补,但绝对不能结合,因为中医、西医是两种体系。一个是东方医学,以古代文化、哲学为基础;一个是西方医学,以现代的机械唯物论为基础,只能看到具体的某一点。

从西医上看一个细胞可以分成几百万个去研究,只是研究那个微观的东西,但是微观 与整体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不管。西方医学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这个很大的弊病了。

田原:现在中医在国外非常火,那是一种真正的反思后的热情。比如日本,韩国、美国,他们对中医的研究比咱们还要认真。

李可:日本醒悟得早啊,否则日本在明治维新的时候就把中医取缔了,哪里还有现在的汉方。我们解放初期的时候,也是认为中医是封建医学,中医不科学,中医如果要存在那就必须科学化、现代化……这其实是一种很巧妙的消灭中医的方法。(笑)

田原:可是中医没被消灭掉,总在春风吹又生。(笑)

李可:啊,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田原:您怎么说差不多了呢,谈谈您的理由?(笑)

李可:理由就是全国的中医全盘西化,这就是最明显的现状。

田原:但是还有您这样的中医人在坚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医的根在,就还能保住中医!

李可:民间可能还有坚持中医的人。但是就是从这个正规大学里面,系统培养出来的一代人,我就不敢期待喽。因为现在完全是按照西方的模式来办中医学校啊,理论和临床都分开——讲课的是教授,哇啦哇啦,讲就行了,你给他个病人他也不会看;临床呢,又是另外一套。虽然西医是这样教育的很成功,但是中医用这个方法那绝对失败!

田原:您现在带了多少学生?

李可:现在能够独当一面的,有这么三五个。

田原:这三五个学生都在哪儿?

李可:山东有一个,在中医药大学;广东有几位;广西有一两位。

田原:您担心他们会受到客观环境的一些制约吗?

李可:让他们自己去奋斗,扎扎实实做自己的工作。在山东的那个学生把他这几年看的各种病的病例,都做了系统的总结。统计现代医学认为不治之症的病例,我们中医治疗好了多少,治疗结果都有西医的诊断,有西医的最后鉴别,他肯定没话说啊。

田原:得到了您的真传的学生们,除了出诊还再带学生吗?

李可:他们呢,就是在他们所在的那个省市,办一些研究机构,招一批学生,或者不固定地开班授课,用这个方法来往下传。我很担忧的是没人继承,只要是诚心诚意学习中医的,我都会带一段时间。但是坚持学下来的人很少,他们顾虑太多。比如西医出事故不是大事,中医出事故就是大事了。所以他们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田原:您身边有多少学生跟您出诊?

李可:没有。我最近很少看病。

田原:我曾采访过一位满医,他有门绝技,针特别长,最长的一尺多,扎在身上是要扎透的,甚至能扎眼球和一些禁忌穴位。这门绝技几乎快失传了。他找学生三个条件:(1)胆识,(2)悟性,(3)韧劲。看着很简单,其实很难做到,像您说的很少有人难以坚持到最后。

李可:学中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没有信心不行。当医生要发大誓愿,学医不是为了去赚钱,你不能考虑自己,只是想着怎么把病治好。有了这点,胆识自然就有了,附子就敢用了。胆量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田原:但是毕业以后是要进医院的,进了医院,就有很多无形的束缚……

李可:如果没有冒险精神,就很难成功。我去救病人,也有朋友说你是个二百五,去救病人,也没有红包,万一死了,他要敲诈你。(笑)而我当时只是想怎么把病人救活,不会去想别的。在病人生命都要没了的情况,医生一心想着赶快救他,就算没成功,病人也是能够理解的,农村的百姓非常淳朴。

——转载于《田原访中医》

附:中医大家李可的五十余年临床经验谈

西方医学的致命局限

西方医学界曾提出了威胁人类生命的十大医学难题,他们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努力,没有成功,基本失败了。现在由中国的中医来做这份答卷。

西医为什么失败?不是方法,而是思想,而是认识论。他们的手段十分先进,是由现代尖端科学武装起来的,对局部疾病的认识,精确到分子水平。但他们却忘记了活生生的人,忘记了一切疾病只是整体失调的局部表现。“只见局部,不见整体。”正是这八个字,把西方医学引入了死胡同

2007年11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承认“中医学是区别于现代医学的东方的系统的医学体系。”

中医传承生生不息

什么是古中医?和西方医学的分水岭何在?答案是认识上的差异。

古中医认识人与宇宙的立足点是“天人合一的生命宇宙整体观”。世界是一个大宇宙,人身是一个小宇宙。人最早的生命是天地大气所生,并与天地大气在千变万化中和谐一致。

这是中华文化第一经典《易经》的观点。医学领域,先贤以易道论医,产生了《内经》,东汉张仲景集易医之大成,作《伤寒杂病论》。

至此,奠定了古中医学辨证论治的理论体系与完备的临床实施要则,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理论与临床完整结合的经典,较之现代西医早了一千六百年。

我遵循这条古中医学的路子,实践探索52年。深深体会:六经辨证的一整套理法方药,可以囊括百病,从重危急症到一切外感急性传染病,内伤杂病,以及现代罕见疾病谱中的奇难大症,都可以从中吸取智慧,找到解决的办法。

由于古中医学的传承在一千八百年间发生多次的断层,因而这份宝贵的遗产,连同古中医传统,濒临灭绝境地。怎样使我们的国魂与医魂归来,只有学习《伤寒论》等经典。

鉴别古中今医家之是非,逐渐走出误区与迷阵,回归经典——从两千年之前,从头学起。

李可五十余年临床心悟精华

1、凡病皆本气自病。本气,即人体与生俱来的先天肾气(元气、元阳)与后天胃气(中气)构成的浑元一气。为人生命之两本,两本飘摇,危若垒卵。

2、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久病,难症痼疾,重危急症,先救胃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分生机,见病治病,不顾两本,妄用苦寒攻伐,医之罪也!胃气一伤,非但不能运化饮食亦且不能运载药力。凡治病,以顾护胃气为第一要义!

3、先天肾气号称命门之火。五行圆运动之理,火可生土。脾胃如釜,元阳为釜底之火。故凡治脾胃病本药不效,速温养命火,火旺自能生土。故桂附理中汤又是救胃气,治百病之要方。五脏之伤,穷必及肾。生死关头,救阳为急!存得一丝阳气,便有一线生机。

4、一部伤寒论,397法只是两大法:保胃气以救肾气,救肾气以保胃气之法。113方只是两方,理中汤与四逆汤。太阳病条文最多。误治最多,救误之法最多。汗、吐、下误用,所伤者胃气(中气),救误即是救胃气。胃气一伤,升降乖乱,当升者反而下陷,当降者反而上逆,五行运动不圆。

救胃气以复中轴,升降复常,四维得安,病癒。至少阴病阶段,一点真阳将亡,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生死关头,阳根将拔,破阴回阳,以挽生命。

学伤寒要由博返约。正如彭子指出的那样“伤寒”之理路,只‘表里寒热’四字。即可贯穿113方主,合之不过三方(中气、营卫、脏腑)而已。否则被方缚住,(成为方的奴隶)我便不能用方矣!”

5、伤寒六经,实是阴阳两经。三阳统于阳明,三阴统于太阴,胃——脾——中气之升降而已。中气者人之本气也。万病皆本气自病。本气强者,邪从热化、实化,便是三阳病;本气弱者,邪从虚化、寒化,便是三阴病。

医者治病,助人体之本气也。治之得法,阴症化阳,由里出表;治不得法,表邪内陷三阴,步入险境。故治病要密切观察,注意转机的出现,一见苗头,便要判断发展趋势,及早为计。

还要牢记:阳明之燥热(为标)永不敌太阴之寒湿。治标宜中病则止,不可过剂。大实症,一通便要停药,否则阳明实证转眼变为太阴虚证,中气一伤,变生不测。若泻脱中气则顷刻转化为少阴亡阳危候,多致不救。

6、现代人类体质多虚,阳虚者十分之九,阴虚者百难见一,六淫之中,风寒湿为害十之八九,实热证百分之一二。地无分南北,国不论中外,全球如此,临证万万不可大意。

7、人身各部但凡一处阳气不到便是病。沉寒痼冷顽症,一切肿瘤皆此因。当知病之来路即是病之去路。邪之犯人,由皮毛、肌腠而经络、而脏腑,由表入里,由浅入深,层层积圧,深伏于三阴要害而成病,当遵《内经》:“善治者,治皮毛”“上工治其萌芽”的古训,以麻附细法,开门逐盗,扶正托透伏邪外出为上。

8、“坎中一丝真阳为人生立命之本”。一部伤寒论,113方,使用桂枝者43方,干姜24方,附子34方,温通阳气之剂占总方的百分之七十强。医圣的着眼点、立足点,全在卫护元阳上下功夫。

更多精彩文章:


真实的李可老中医

李可:我用一个经方治好了100多例抑郁症

李可老中医的一句话就救了无数肿瘤患者

李可老中医的声音

李可:我不是火神派

李可:中医,不要忘记腹诊

李可:我治风心病的一个常用方

李可:治疗小儿白血病经验

李可:胆结石治疗经验

李可:培元固本散治子宫肌瘤、卵巢囊肿

李可医案分享:子宫肌瘤疗法

李可治疗崩漏的几个医案

李可:讲解痰、饮、水、湿是怎么形成的

李可:为什么学中医顾虑多?皆因西医死人事小,中医死人事大

李可传人:肿瘤的中医治疗

李可老中医的30个有名方剂

李可老急危重症疑难病救治医案:破格救心汤救治心衰实录

李可:大小续命汤在中风使用中的把握问题!

李可:医圣小青龙汤是治喘神剂,用好它(上)

李可:医圣小青龙汤是治喘神剂,用好它(中)

李可:医圣小青龙汤是治喘神剂,用好它(下)

李可:我是怎样治肺癌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73214.html

上一篇:[转载]海拉细胞传奇
下一篇:星言星语与星月(147):寒假结束啦

5 赫荣乔 张晓良 卜令泽 刘钢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2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