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民国中医科学化的典范——苏州国医医院

已有 706 次阅读 2021-1-9 18:31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曹丽娟. 民国中医科学化的典范——苏州国医医院. 亚太传统医药,2007(1)27-31

1  苏州国医医院简介

苏州国医医院是一所官办中医院,由江苏省省长陈则民下令创办,19394月开诊。因经费困难,难以维持,至1941 年初停办。院长是名医唐慎坊,他“提倡国医科学化,成绩斐然”[1],曾任苏州国医专科学校校长。中央国医馆名誉理事、编审委员叶橘泉任医务主任。其他12名医生亦各学有专长。还设有特约医师16人(专家组),皆为院外著名医师,对“住院病人之病势危重,本院医师认为难治,应与专家研讨,必要时得征求病家之同意,另请本院之特约医师会诊之”。[2]

民国时期的中医院,虽然名为医院,其实很多都没有病房,即使有也非常简陋,亦没有正规护士学校毕业或经过专业培训的护士,更没有必备的诊断和化验仪器。有特设配药所和国药研究组的,亦较少见。与其它中医院相比,苏州国医医院的机构是比较完备的。医院分设内科、外科、妇科、幼科、伤科、针灸科六科。有门诊(当时称为诊察室)和病房,病房分二、三、四等。成立不久,因业务扩大,迁址扩充,增加了头等病房。苏州国医医院的病房名副其实,有十余间病房,共有五十余张病床。另外还有特设的配药所即苏州国药社和国药研究组。苏州国医医院自己编写教材培训护士,还出版杂志《苏州国医医院院刊》。

关于建院缘起,因为陈则民余暇时对经方研究有素,所以大力提倡经方,并直接促成苏州国医医院之建立。陈则民认为:国医之可贵,贵在经方,以其能取精而用宏。“但欲测验经方,显其效能,则非创设医院,集病者以证实之,无他术焉,故今兹创设国医医院之意旨,一欲以救济贫民,使免受医药之负担,而减少死亡率。一欲以运用经方,俾集明确之效果,而制作统计表。”[3]医务主任叶橘泉则更多从中医科学化的角度来考虑。“医学为实用之学术,决非纸上谈兵似的研究所能成功。证候之鉴别,病型之测定,药物之疗效等,在在均须于临床之探讨,用实验统计之方法归纳其结点,才得谓之科学方式的研究。泰西医学之发明,大半得力于病院实验统计之所获。”[4]他们欲把创办中医院作为一个实验基地尝试来改进中医,所以中医院不仅仅是一个治疗机构,也是一个整理改进中医的机构。“单纯从事于治疗,尚较易易,如于整个中医学术之实验研究而求整理改进,则兹事体大,非以本院为嚆矢,而全国同志赞助响应,遍设国医医院不可”。[5]

2  西医诊断之采用

苏州国医医院同仁认为中医诊断有许多弊病,应当吸收西医的诊断方法。 “仲景之金匮伤寒以及历来各大家所著之丛书,其中所述,乃由临床经验所得之证候的病理诊断记载,吾人亦大可参阅,以作临床之辅助。然皆无科学确定之标准,不能作为正确鉴别之准则,故亦当采取科学医书藉中之说理,作为临床诊断之标准,其病名当以西说为标准,中说作参证,此种研究工作,当赖诸今国医界之同仁也。”[6] 他们的理念是:“设备完全之医院,集中医与西医于一堂,着手研究实际之诊断与治疗,以科学之方式照近世之病理为诊断,参用国医之证候疗法,根据病床日记,统计治疗成绩,由此以考究药物之功能,然后药理作用、病理变迁、病原真相等,方能明白,于是积集记载,公布国内,公开院内之诊断,发表统计之结论,同道之士,乃得因此而质疑辨惑焉。”[7]宗旨是:“诊断疾病,因宗科学,自宜与西医诊断趋向一致”。[8]

在诊断设备上,苏州国医医院在经费不宽裕的情形下,仍努力购买。先后购买了诊断疟疾及伤寒等病的玻璃片及试管。为了对患者之排泄物均有检查之必要,购买了“白色广口玻瓶以贮小便,白色玻杯以贮痰及呕吐物等。”[9] 还为方便诊治奇特之病,留存资料,购置了照像机。患者陈长赓的胆石被拍成照片,得以保存。

二千年来,中医的四诊八纲诊断手段,一直独霸天下。近代西医传进中国后,它在诊断上的优势,尽人皆知,并直逼中医的四诊八纲诊断手段,所以,中医吸收西医的诊断技术,是理所当然之事。苏州国医医院较早吸收西医的诊断技术,是一个重要的创新。

3  培训护士

1929 年,卫生部公布管理医院规则,第21 条明确指出,医院可以自己培训护士。其第21条云:“医院经管辖官署之核准,得附设助产士及看护士学校”。[10]当时西医护士学校毕业的护士较少,分到中医院的则更少,在这种情形下,苏州国医医院要想拥有护士,除了自己培养,别无办法。认识到它的刻不容缓和必不可少,于是在首届院务会议上,第一个议题就是“本院护士应加以相当训练案”。议决结果是:“请叶橘泉先生会同各医师依据科学原理,参酌于中西医之间,编就简明讲义,克日上课,先行搜集材料编齐讲义,定期开始训练”。[11]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国医医院培训护士的原则,即在西医培训护士课程的基础上,也注重讲授中医基础理论及少许中医护理知识。这样使中医院的护士,在掌握西医护士知识的同时,亦能掌握一些中医知识,以便更好配合医生的工作。在第三次院务会议上,重点规定训练护士课程及开课日期并推定医师讲述案。议决:本星期开始每星期上课六小时。议决的课程如下:看护的意义,护士应负的责任,护士应有的思想和品性,护士应有的基本知识(生理、卫生消毒、病理、药物和治疗、中医古代术语等),护士应有的技术(急救、包扎、扶持、给药、服药、换药、罨、薰、浴、摩等法),护士应有的注意点及护士的职务。11 位医师授课内容如下:陈松龄医师讲看护的意义,陆以梧医师讲生理卫生,叶橘泉医师讲关于病的基本知识及治疗药物等的基本知识,陈丹华医师讲护士应有的注意点,祝曜卿医师讲护士应负的责任,柳济安医师讲国医的古代术语解,夏良民医师讲伤科包扎及扶持法,丁竺君医师讲伤科手术扶助法,卫勤贤医师讲外科敷药、换药、罨、薰、浴、摩等,王懋勤医师讲急救及消毒法,舒而安医师讲护士的职务。授课的11 位医师,皆是经验丰富的知名医生,为护士培训的质量提供了可靠的保证。另外,为了有章可循,还制定了13条护士规则。

中医不曾有护士这一职业,医院的护士工作理应由西医出身的护士来领导。因此医院特意聘请经验丰富陆兰女士为护士长,她曾任博习医院及红十字会护士。另外还聘请两名曾在西医医院工作过的护士。其他三位护士或中学毕业或小学毕业。

4  出版院刊,公开讨论

从目前所存史料看,民国时期只有极少数中医医院出版过院刊,其中仅存《苏州国医医院院刊》。《苏州国医医院院刊》的目标是“作公开的纯科学的研究”,因此广泛征求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大作。另外还欢迎外来稿件“以科学原理解释中国医药,及改进医药问题之讨论等”,方针为“本诸科学,侧重实验,屏绝玄说,不尚空谈”,稿件要求“取材务求精密,切合实用”。[12]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因限于经费,“暂定为不定期刊物,最低限度为半年刊,以后在视经济之能力,在可能的范围内改为季刊或月刊,下期起,拟辟验方栏,广征民间效方,及医药界同志经验特效方药,并充实内容,加增新颖而有价值之译著等”。由于各种原因,只出版了《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

苏州国医医院积极向西医学习,进而达到改进中医的目的,《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的出版,即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复仿世界各病院先例,刊布治验实例,诚研究国医经验之大好文献。就此而审察病历之现象,统计治疗之效果,更进而推求药效,不较之旧日记载为确实耶?”《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以刊载切合实用的文章为主,其中实例一栏是各位医生撰述的治疗实例,所占篇幅最大,是其它栏目的三倍之余。由此很好贯彻了“本诸科学,侧重实验,屏绝玄说,不尚空谈”的方针,实现了“作公开的纯科学的研究”的目标。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对深入地研究苏州国医医院,进而了解民国中医院的真实状况,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译述一栏,登载了译述日本著名汉医的六篇文章,所占篇幅较大。与设立中医院有关的,是大冢敬节的中华民国的医学界管见一文。之所以登载,是因为“国医之实际研究须设医院,亦为日本学者所赞同”。如果不读《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上的文章,即不太可能明了苏州国医医院各种创新的渊源。读后,方知原来是在效仿日本政府改进汉医的路子。

千年来,中医在学术上无统一标准,以致各种学说千差万别,莫衷一是。为了更好地开展研究中医药的工作,苏州国医医院发行了杂志。发行杂志,能够逐步改变中医如同散沙的状态,并进而形成良好的交流学术成果的风气,为中医的现代化开拓一条思路。

5  统计列表

苏州国医医院开始着手用西方的科学方法,进行中医药的整理工作,最显著的是使用了统计列表的方法。苏州国医医院设立的根本目的是“依据古代之记载,从新核定其实效”[13],即使用试验统计的方法,核实经方的疗效。具体言之:“自古以来中医无医院之设备而作集团的实际的研究,故纵有宝贵的经验,亦多散漫而无系统,偶然而无统计。试观方书之记载,往往随各人之思想而故神其说,谓某方药治疗某疾病,其效屡试不爽,或万试万爽,我人曷一试之,每或效或不效,三试而得两效者,已为上乘矣。此无他,未经实验统计故也。”[14]

为了进行精确统计,苏州国医医院建立了规范的医案。现存有11名医生的“治疗实例”(即医案),其中医务主任叶橘泉的治疗实例最为翔实和规范,他选出有代表性的47 位患者的治疗实例,登载在《苏州国医医院院刊》上。从19394 月到1939 10 月,他共治疗住院患者132人,“主用经方之治疗,全愈者107人,愈而未全治者19人,敬谢不敏者5人,不治而死亡者1人”[15]。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教训,他“将患者之人数、病类、方药效果等列表统计,并将患者之症状、诊断、治法、经过等,撮要选叙若干例,报告于社会人之前,以作公开之研究”[16]。叶橘泉的治疗实例,以人为单位,一人一篇。先列姓名、性别、职业和入院、出院日期,再分主诉、症状、诊断、治法、方药和经过。诊断所用病名,中西兼用,不存门户之见,独具一格;古今并列,以示渊源,学术功底深厚。其中有如下的描述:“诊断:古称支饮(西医名肋膜炎)”、“伤寒阳明证,而兼少阴病(证候诊断)”、“肺炎(古称风温痰症)”、“急性胃及十二指肠炎”、“肺痨并发湿温,有绝大危险”、“湿痹,古称肾著”。整个医案似流水帐,非常详尽。美中不足的是,如果读者自己不亲自统计,便不知道总共有多少种病,每种病有多少患者。

其他医生的治疗实例略有不同,多数医生以病名为单位,一病一篇。叶橘泉治疗实例的美中不足,得到了纠正。其他医生的治疗实例,首先列出病名,然后再逐一列出患者姓名。这样一目了然,更为直观。列出的病名也是中西兼用,所列病名有消渴、风眩、慢性肾炎、疝气、盲肠炎、温病阳明经症、百日咳痉挛期兼发合并症、扭筋、胫骨折伤等等。相比之下,其他医生的治疗实例,略显粗疏。少数医生在治疗实例中没有使用病名,而是以证候代替病名。例如妇科陈丹华医生在治疗实例中,虽然也同医务主任叶橘泉一样用诊断一词,但并未列出病名, 而只是列出证候, 例如“脉象沉紧寒凝瘀滞也”、“瘀血结滞”、“气机不舒”、“舌薄白脉浮缓太阳中风也”。

中医名词混乱之局面,必须解决,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如何解决,却是个敏感的问题。1933 年,中央国医馆下发由施今墨等人起草的《学术整理会统一病名建议书》,引起中医界的一致反对,几乎所有的中医杂志都大量刊载各种讨论文章。山西《医学杂志》登载章炳麟的“对于统一病名建议书”,他的意见是:“此事必须聚集中西良工,比较核实,方可出而行世。若但以一二人专辄之见,定其去取,必不足以行远,如此而欲惩戒他人,是所谓作法于凉者矣,犹不如任其散漫之为愈也。清时定《医宗金鉴》,至今无人遵用者,此非后来之殷鉴耶?”国医名家恽铁樵亦认为“宜令顺民心以期易行也”。苏州国医医院同仁在此问题上的有益探索和尝试,值得借鉴和研究。医务主任叶橘泉把病名和证候相结合的做法,更能适应社会发展趋势。

在规范医案及病历和各种原始记录的基础上,最后形成统计列表。苏州国医医院的统计表有:住院患者年龄、医治结果、住址统计图;住院患者病类统计表;住院患者施用经方比较表;门诊治疗施用经方(仲景方)之比较;门诊患者病类、年龄、性别、住址统计表;本院施用方类之总比较;本院医治结果之总统计;热型表之一;热型表之二;热型表之三;门诊各科病类统计表,共11 个。[17]

医务主任叶橘泉认为只有制成统计表,才能看出经方的疗效,实际情形如何呢?我们来分析住院患者施用经方比较表、门诊治疗施用经方(仲景方)之比较、本院施用方类之总比较和本院医治结果之总统计三个表。

在住院患者施用经方比较表中,列出的经方和同类方有26种,其中柴胡汤类、五苓散类、泻心汤、白虎汤、承气汤、麻黄汤、四逆汤、炙甘草汤高居榜首,百分比分别为 1211.59.58.187.57.57

使用率较低的是抵当汤类、麻黄连翘赤小豆汤、茵陈汤、鳖甲煎汤和白头翁汤类,百分比分别为0.50.711.21.2

在“门诊治疗施用经方(仲景方)之比较”里,列有42 种经方。使用率较高的经方有桂枝汤、麻黄汤类、葛根汤类、柴胡汤类、白虎汤类、泻心汤类、四逆汤类、承气汤类、五苓散类、栀子汤类,百分比分别为 5045306530354545。使用率最低的经方有乌头汤类、防己汤类、抵当汤类、薤白汤类、麻黄连翘赤小豆汤、酸枣仁汤、苇茎汤、薏苡附子败酱散、芎归胶艾汤、奔豚汤和白头翁汤类,百分比皆为0.5。与“住院患者施用经方比较表”相比,使用较高的经方只有一方不同,使用率最低的经方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几个,这说明病房和门诊的疾病种类完全相同。

在“本院施用方类之总比较”里,经方的百分比是75,时方的百分比是 23,单方的百分比是 2

在“本院医治结果之总统计”里,先说明“包括门诊、出诊,往(笔者注:衍文)院内共(笔者注:应为各)门诊部分,系根据各科生(笔者注:应为门)诊医师诊疗留底册及派员调查改得之概况”。全愈者的百分比是 62,已获应效而中辍治疗者的百分比是 31,尚在治疗中者的百分比是4,医治无效及谢绝者的百分比是3

至此已明确看出,在1939 4 月至10 月的半年时间里,苏州国医医院完全实现了当初以统计来核定经方疗效的目标。经方自从产生后,其疗效究竟如何,很少有过如此翔实、准确的统计资料。从现存民国中医院资料来看,只有苏州国医医院使用统计表格对经方的疗效做过统计。统计表是苏州国医医院的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亦是建院宗旨“以医药治病,以科学说理。方剂维古,学理维新。方剂愈古则愈纯朴,而治效之经验亦愈丰富,学理愈新则愈真确,无模糊影响之弊。根据新学理,研究旧医学;应用古方药,治疗新疾病。化古方为新药,化腐朽为神奇”[18] 的具体体现。其实,西医医院本身的功能,不仅是治疗疾病,还有研究的功能。例如在《美国外科学会印行医院标准手册》里,即在‘医院最低之标准’里,明确规定“须于一定之时间研究及分析各科临诊经验,应用所有病历(不论收费或免费病人),作为研究之根据”[19]1929年中国卫生部颁布的《管理医院规则》,及1944 年卫生署颁布的《医院、诊所管理规则》,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因此,苏州国医医院的研究工作,在当时是比较领先的。

6  苏州国医医院中医科学化措施综述

20 世纪三、四十年代时,中医科学化思潮盛行,其宗旨如下:“应将中医的学说和治病的方法,加以彻底的研究,使之由玄妙而变为确切,由虚理而进于实验,由非科学而成为科学。”[20] 中医科学化不但是思潮,也已经付诸行动,苏州国医医院即是一个典范。其具体所采取的方法是以统计方法判定经方疗效。其理论根据是:“理之真否,决于实验;效之确否,决于统计”。[21] 即中医光有疗效还不行,这是低层次的经验,还必须上升到科学层次。用西医原理进行解释之后,中医才能进入科学的殿堂,这是典型的以西医为标准来整理和研究中医的思维方式。

苏州国医医院的创建者们,在“中国医术须依据科学以为改进,年来(1939年)医界之论调已渐趋一致”[22] 的背景下,与时俱进,实施中医科学化的举措,受到著名西医人士的高度评价。余云岫称为:“医海慈航”。汪企张赞云:“苏州国医医院之工作在此,功绩亦在此。今后更冀望入室升堂,知新温故,宏途必无限量”。曾广方称赞是:“研求真理”。阎德润称之:“国医之光”[23]。余云岫和汪企张是废止中医的中坚人物。当时主张中医科学化的著名中医人士亦赞赏有加:施今墨云:“中医真正科学化,苏州国医医院有之”。秦伯未云:“研究方药,切实从事发扬光大,实乃当今国医界所作所为最有价值最堪纪念最值得颂扬者也”。郭若定云:“以实验明真理,以统计决确效”。张赞臣云:“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宋大仁云:“新法诊断之采用,药物生伪之鉴别,调剂用法之改良,以及注意看护等等,如非个人开业,所能办到者,是非设立病院不可。今苏州有国医医院⋯⋯庶可解决前面之困难问题矣。”徐放云:“甫阅半载,而成绩斐然”[24]。施今墨正是积极主张中医科学化、起草国医馆《学术整理会统一病名建议书》之人。苏州国医医院之所以得到中西医界某些人士的共同赞誉,即在于它“采用科学之诊断、检验,然后用中医治疗,信照日本和汉医学之先例,以促中医之进展”[25]

现在学术界多对中医科学化持否定态度,认为继续下去必定走日本灭亡汉医之路,或者走向解放以后的中西医结合之路。事情是复杂的,不能简单类比,否则难免失之偏颇。不管苏州国医医院的未来之路如何,至少在这半年里,它牢牢以中医的传统理论和方法来从事治疗,所以才“甫阅半载,而成绩斐然”[26]。成绩的取得靠的是中医的传统精髓,靠的绝对不是西医的科学方法,只不过是用之来评价解释而已。所以,苏州国医医院的宗旨与行动是不相背离的,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护士是医院的必要组成部分。中医要办医院,也必须设立护士这个职位。发行院刊及采用统计方法,是西医的基本科学方法。中医从古代社会走向现代社会,必须会吸收为己所用。所以,是否采用之,是时代和形势所致。与中医走何种改革之路无关,因为它只是具体的技术。最关键的是坚持何种路线,即以中医为主体还是以西医为主体。至于西医诊断之采用有可能助长走向中西医结合之路,也不是绝对的。关键仍是必须牢固坚持中医的主体地位,在此基础上采用西医的方法,是为了更好为中医改革服务,而不是为了以之改造中医。所以,不能把采取西医的具体技术方法,称之为使中医变味的工具,所以最关键的仍是路线问题,这才是中医改革最关键的问题。

苏州国医医院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其缺点亦在所难免。他们认为“中医之真正价值,厥在药物与方剂,其有深沉疑难危险之症,投方而能霍然者,此非国药方剂之功乎?”[27] 这种认识是肤浅的,思维方法亦是错误的。“运用中药来治病的究竟是中医,要求得中药治病的知识技能,断不能一下子把运用中药来治病的学理弃而不顾。中医的学理,诚然荒谬者多,其中却有若干部分骤看似乎很玄妙,换了一个方法去研究观察,有时却极新颖而有至理。”[28] 另外,他们的思维方法也过于死板。只知中医需要科学化,不知西医亦需要其他类型医学的补充。“医学大半是自然科学范围内事,哲学和其他若干学科对医学也有相当重要⋯⋯现代医学是建筑在自然科学上的,中医学大体上是由哲学方法去出发。我们大量吸收自然科学的成果来补充和研究中医学,同时也应研究中医之长,无论治学方法和临床成绩,都该拿去补充西医医学之短,开扩现代医学的心胸,提高现代医学的范围和境界。”[29]

参考文献

[1] 题字.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2] 本院院务会议录.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 12.

[3] 院务.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4] 叶橘泉. 今后之计划和希望.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5] 叶橘泉. 今后之计划和希望.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 1939, 12.

[6] 陆以梧.今后中医界应取之方针.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7] 叶橘泉. 整理中国医药须设医院实验说,北平:国医砥柱月刊社,中国医药论方选上集,1949,45.

[8] 叶橘泉.今后之计划和希望.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1939,12.

[9] 叶橘泉.住院患者之治疗实例.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 12.

[10] 卫生篇.卫生法规.内政年鉴,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4.

[ 11] 本院院务会议录.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 12.

[12] 编后语.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 12.

[13] 叶橘泉. 对于国医设院之感想.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 1939, 12.

[14] 叶橘泉. 对于国医设院之感想.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1939,12.

[15] 叶橘泉. 住院患者之治疗实例.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 12.

[16] 叶橘泉. 整理中国医药须设医院实验说,北平:国医砥柱月刊社,中国医药论方选上集,1949,45.

[17] 各种统计表.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18] 我们的宗旨.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19] 医院标准手册. 上海医药月刊. 1947,4.

[20] 记者.读了“独鹤”废止中医的商榷谈话后,上海医报,1929 年,121.

[21] 邓铁涛.中医近代史.广州:广东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31~32.

[22] 叶橘泉. 整理中国医药须设医院实验说,北平:国医砥柱月刊社,中国医药论方选上集, 1949,45.

[23] 消息.中国医药月刊1944,7 第1卷第1 期(重庆)

[24] [26] [28] 题字.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25] 我们的目标. 苏州国医医院院刊创刊号,1939,12.

[27] 何乃宽. 略论中西医学之特质及中西汇合问题. 北平:国医砥柱月刊社,中国医药论方选上集,1949,43.

[29] 何乃宽. 略论中西医学之特质及中西汇合问题. 北平:国医砥柱月刊社,中国医药论方选上集,1949,44.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66446.html

上一篇:[转载]论病证结合临床诊疗模式
下一篇:[转载]陈凯先院士:从仿制药到创新药,中国距离医药强国还有多远?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1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