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ql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rql

博文

范洪义:漫谈研习量子力学的信、达、雅

已有 466 次阅读 2020-3-19 14:0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文/范洪义


       人们常说翻译外国文学作品,要做到信、达、雅。我的体会,“信”,忠于作家之原意也;“达”,译者表达至周也。“信”似乎是指直译,标准是通顺,原文与译文的语句几乎一一对应;而“达”则容忍意译,译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外语水平可有限的发挥。据说,李白的《静夜思》(Quiet Night Thoughts)就有几十种不同的译文,而且都是高手翻译的。 但是,“信”与“达”两者很难划分得很清,因为不达何以奢谈忠信呢?即译者表达的东西不是或未能尽原文的本意。信、达已经够为难人的了,几十种《静夜思》的译文哪一个好呢,众口难调,于是只好看雅不雅了。

       回过来说研习量子力学,大学者们(如玻尔,费曼)异口同声地的说,没有一个人懂量子力学,不懂即不信,懂了才言信。为何如是说呢? 因为量子物理是别出心裁的、类似于"碰运气"的文化,其一,量子世界发生的自然事件是几率性的;其二,不能同时精确描述互为牵制的两个物理量(以算符表征,排序不可交换)。我将其概括为 "算符排序缠不休,同时观察象模糊",算符排序有先有后告诫我们不能同时"睁开双眼"观察,如若不然,那么看到的东西(象)必然是靠碰运气,模糊的,统计性的。例如,先测微观粒子的动量p和先测其坐标q的结果不同。这说明测q时影响p,测p时影响q。形象地说,一个人能用p眼看世界,也能用q眼看世界,然而当他同时睁开双眼,他就会目眩了。
       我国古代早就记载了"目不能两视而明",即双眼可以同时看清一物,却不能看清两物。古人又说,"厌目而视者,视一以为两",意思是用手按眼睛,使得眼球变形,此举使得一个物体就被看成了两个。可见,量子力学违背常理,难以置信。
       但物理学家还是想在“达”上下功夫。海森堡用矩阵力学去表达它,薛定谔建立波动方程去说明它,狄拉克引入符号法去统一前两者,范洪义又发明IWOP方法发展其符号法,以达尔其详。奇才费曼则创建路径积分去阐述量子力学。这些努力都是为了在“达”的基础上实现“信”的目的,一个理论有多种阐述和理解方式,你应该相信了吧,但是固执的爱因斯坦依然不信,甚至把上帝也请出来为他佐证,说上帝不玩骰子。能劳动上帝,也是够雅的了。

       相比海森堡的矩阵力学和薛定谔的波动力学,狄拉克的符号法简洁,可以说是高雅的了,但高树多悲风,要信它也不易。


按:范老师研习量子物理五十年,对量子有独到见解,这是不言而喻的。此文中范老师从两眼同时观察两物具有排斥性这一常识入手分析了量子物理中算符的不可对易性,使抽象的物理学概念得到形象化的阐释。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63968-1224272.html

上一篇:范洪义:比较韩愈和范仲淹谁的古文好
下一篇:范洪义:费曼为什么中断对分子生物学的研究?

1 任飞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2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