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两千不务正业时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qitang

博文

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三个超短篇小说

已有 1638 次阅读 2016-5-6 20:02 |个人分类:翻译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Three very short stories by Alex Epstein

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三个超短篇小说

——选自《Blue Has No South》海瑞两千 译


1.荣格关于手表的梦魇

       要不是每一句话里都透彻着这个极易观察得到的词儿——“现实”,那么,在1926年那个遥远的夏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几乎就没什么可写的了。当时,心理分析学家卡尔·荣格,送给他的情妇一份礼物:一块没有分针的手表。他甚至要求她在睡觉时也戴着这块手表,他说:因为这块手表度量着爱的时刻。

     几天以后,荣格的情妇偶然撞见了荣格的老婆,当时,她正站在位于苏黎世一条林荫大道上的一家绘画用品商店前,向橱窗里望着。两个在一次派对上已经彼此见过一面的女人礼貌地握了下手。荣格的情妇不禁注意到:荣格夫人手腕上戴着的手表竟然没有时针。这次会面当然会对现实产生影响了,不过,正像我们知道的那样,现实比起它自己的影子来更加苍白。不管怎么说,在荣格诸多梦中,有一个梦:两个女人都彼此问过时间了。

   

 
2.生存的又一次考验

       在那个死去的安吉尔穿的那件夹克里面的衣兜里有一张明信片,上面说:他的器官应该捐献给艺术。

 
 

3.存储卡

    在这个故事里,时间也是为上路预备的。那年冬天,他们买了一个数码相机,准备给孙子们一个惊喜,可他们不知道如何把它链接到那台一年前买的电脑上。这期间,也就是说,直到孙子们来和他们一起过夏天的时候,老两口才能彼此拍照。三月份,老太太睡着睡着觉就死了。这位作丈夫的找来相机附带的使用说明,读后才知道“像素”、“数码变焦”、“.jpg和.avi文件”以及其他一些陌生而又叫人不可思议的概念。五月份,他读完了安装手册,把256M的存储卡从相机里拔了出来,把它放在了老婆的首饰盒里,盖上了盖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507975-975453.html

上一篇:什么是音乐社会学?
下一篇: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十个超短篇小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9 04: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