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t194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ct1949

博文

悼李俊德老校长

已有 1190 次阅读 2020-11-15 08: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20-11-12,闻李俊德老校长米寿仙逝,哀之!

李俊德老校长,从上世纪60年代初,昭觉中学创办不久,就是昭觉中学的校长。

19627月,我从昭觉民师附小,考入昭觉中学,成为昭觉中学初65级学生的一员。

那时,昭觉中学还是一所初级中学,李俊德是昭觉中学的校长。校址在昭觉城北门外的城北乡,是为初创建的老昭中。老昭中四周是旷野,校舍简陋:四栋平房,土坝操场。近二百师生都住校,都吃伙食团。学校无围墙,四下来风;无供电,马灯照明;无供水,师生挑运。创业难啊!

读了三年的初中,参加全州的统一中考。由于昭觉中学近几年毕业的初中学生,在中考取得的优秀成绩,学校从19657月,升格为一所高级中学,成为凉山州的第三所完中。我们也荣幸成为昭觉中学的首届高中生,即高68级学生。

1966年初,学校从县城北门外的城北乡,迁搬到城区附近的新校址。李俊德仍然是昭觉中学的校长。

学校搬到新校址,新建了教学楼、办公楼和学生宿舍,办学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正当李校长和全校师生们,甩开膀子,准备大干一场,把昭觉中学办得更好时,文革开始了。19666月,州委工作队进驻学校,接管了学校大权。李校长就靠边站了。

三年文革期间,李校长被定性为“走资派”,多次被批斗。

19699月,工宣队进驻学校,继而成立了校革委。李校长和几位在历次运动中属于“运动对象”的“老运动员”老师,被划为“阶级敌人”,饱受牛鬼蛇神待遇:扫厕所是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更厉害的是在北风呼啸的数九寒天做煤球,规定只能用冷水和煤,只能用手捏,不准戴手套!当时,校革委、工宣队不准我和全校老三届学生一起下乡,我被扣留在校半年,享受了同样的“牛式待遇”。

19704月,校革委、工宣队终于批准放我到普格当知青。以后,我在普格,李校长在昭觉,就很少见到李校长了。

2011年4月1日,我在重庆家里,接到李俊德校长打来的电话,邀我参加4月15日上午10时在成都市三圣花乡满天星召开的第二届昭觉中学在蓉师生联谊会。我如期而至,见到了四十年未曾谋面的李校长和昭觉中学的老师同学们。师生、同学见面,分外高兴。李校长见了我,也很高兴,表扬了我这几十年的工作,一起回忆了当年我在学校的学习情况,还邀请我在会上讲了话。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联谊会,是李校长退休回成都后,大力促成的。目的,就是给昭中在蓉师生,以及在外地的昭中师生们,提供一个见面交流的机会。

以后几年,到了三四月,李校长都亲自或委托他人打来电话,提醒我去成都参加联谊会。所以,每年四月,凡是能够抽得出时间的,我都会去成都,参加一年一度的联谊会。每次去,都会看见李校长,坐在报到桌旁,向每位来参会的师生打招呼,问好。同年级、同班的学生照相,邀请李校长参加,他总是有求必应,乐意参加。

在昭中师生的微信群里,李校长也以一位长者的态度,发言点拨,不时拍拍关注的同学。

德高望重的李校长,永远活在学生的心中!

试作一挽联,以表达学生哀悼之情:

悼李俊德老校长

办学以厚德载物,爱生爱校,栉风沐雨,砥砺前行。数十年心血在此!

师恩似江海甘露,润人润泽,承先启后,始于足下。万千名学子不忘!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48125-1258394.html

上一篇:太原“郝刚刚羊杂割”
下一篇:2021海南避寒之一:2020年最后一次寒潮

12 朱晓刚 张晓良 尤明庆 刘炜 冯大诚 宁利中 李学宽 姚远程 杨正瓴 王汉森 王安良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2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