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杰弗逊拓荒纪念馆重访 精选

已有 5530 次阅读 2014-7-4 09:50 |个人分类:历史与时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探险, 杰弗逊, 拓荒

上月初,我有缘回到了曾经工作生活过五年的圣路易斯市,开会的地点就在拱门下的一个旅馆里。从前台领了房卡来到旅馆房间,拉开所有的窗帘,感觉豁然开朗。从阳台上望去,密西西比河江面尽收眼底,让人顿时忘了旅途的劳顿。看看离天黑尚有两个时辰,便带上兔子直奔拱门去了。

 

第一次见到拱门已是15年前的事情了,那年我们来美国整十年,仍是一无所有,若是算上愚公同学读医学院欠下的贷款,净资产是个大负数。然而我们自己感觉很富有,有两个儿子和熬夜无数读下来的博士学位。那年我们要把家从北卡搬到圣路易斯,便把不满周岁的老二放在了新泽西的弟弟家托父母照管,带着三岁半的大儿子,开着一辆83年的老爷车,驱车1300多公里,先是翻越了阿巴拉契亚山,然后继续一路往西,于黄昏时分来到了密西西比河边。看见河对岸不锈钢的拱门如一道长虹般高耸而立,在夕阳与绯红色晚霞的映衬下熠熠生辉,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这里就是我们未来五年的家了。

 

在圣路易斯的五年里我们去拱门的次数并不多,除了初来乍到时全家一起去看了次新鲜,其余几次都是陪朋友和家人去的,每次带着小朋友边看边聊,做浮光掠影走马观花游。此番独自一人故地重游,正好可以把当年拉下的课补上。

 

坐落于密西西比河西岸的圣路易斯市,在历史上曾是西进必经的门户城市(Gateway),几个中文网站把它比作嘉峪关,有点取其“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味道。圣路易斯在1804年的“路易斯安那购买”中正式归美国所有,随着西部开发热的出现,曾一度成为美国第四大城市。圣路易斯拱门,又称 The Gateway Arch,就是为了纪念西部开发而建的一座纪念碑,是占地91英亩的“杰弗逊拓荒纪念馆”(Jefferson National Expansion Memorial)最醒目的地标建筑。

 

以杰弗逊的名字来命名这个纪念馆,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仅因为他成就的“路易斯安那购买”将美国领土扩大了一倍,更因为他还颇具远见地组织了史诗性的“刘易斯·克拉克探险”,为日后的西部开发奠下了基础。杰弗逊是我最喜欢的一位美国总统,我曾在不止一篇博文中提到过他。这位“独立宣言”的撰稿人,在总统任期内创下了泽被后人的业绩,却在自撰的墓志铭中对此只字不提,而是将创办弗吉尼亚大学写了进去,在我眼里是位不折不扣的书生和理想主义者。然而有次和愚公同学聊起杰弗逊,他不同意我的看法,说:“杰弗逊不是个理想主义者,而是个visionary,有把理想付诸实现的远见卓识!”打那以后,杰弗逊的目光在我眼里多了些许睿智,总是落在了凡人所不能及之处。

 

 

 

 

 

穿过上面两幅巨大的以西部开发为题材的油画,我从“拓荒博物馆”入口处的那尊杰弗逊铜雕那儿,又一次欣赏到了他凝视远方的目光。“拓荒博物馆”位于拱门地下,整个博物馆以入口处杰弗逊的铜雕为圆心,一圈一圈的半圆形呈放射状拓展开去。围绕着圆心的部分,展示的是“独立宣言”和“路易斯安那购买”。中间部分是许多照片和实物展,然而内容已经不仅仅是西部开发了。既有早期探险者们使用过的望远镜和指南针、西部牛仔的各种行头、拓荒者们的大篷车,也有航海的罗盘和登月的飞船。拓荒,在这里被赋予了更广义的内涵。

 



秀一张我家小帅哥当年的照片


 

博物馆的最外圈,则以大量的史料,讲述了美国的开发史,有图片,也有文字记录。若是要仔仔细细地看过去,还真是要花上不少的时间。然而馆内静谧的灯光,营造了很好的浏览气氛,令人沉迷。瞧这些上自习的老老少少,他们的神情是多么认真!

 






最外圈一大半的空间,都用来介绍“刘易斯·克拉克探险”了,沿着顺时针的方向转过去,一幅幅巨大的西部风光照片,带人们走过探险队历经过的征途,从起点圣路易斯,一直到哥伦比亚河汇入太平洋的入海口。每一幅照片的旁边,都有一面茶色的玻璃镜,上面镌刻着探险队员的日记摘录,让人一窥探险之途的艰辛。于无声处,自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史诗。我的摄影技术,到这里也只能把兔子当笔记本来用了。

 

探险的路线


 

杰弗逊给刘易斯的信


 

刘易斯给母亲的信


 

征途上的生日

 

掩埋队友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一个凛冽的早晨……


 

听到了太平洋的涛声!


镜面里的时空重叠


 

不觉间在博物馆里已泡了两个多小时,离开的时候馆里已经空空荡荡的没有几个游客了。我站在馆外朝里面又望了一眼,拍下了这张杰弗逊的背影。



 

拍拱门的计划告吹了,上一张为科学家伙们拍的工间照充数吧。照顾肖像权,上张黑脸儿的。


 

 

相关链接:仲夏江边怀古(5):探险史诗




游记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1126-808902.html

上一篇:感时花溅泪
下一篇:养兰二则

48 吴飞鹏 郑永军 李笑月 陈小润 朱晓刚 武夷山 鲍海飞 陈湘明 肖海 黄永义 雷栗 刘艳红 侯沉 李学宽 强涛 张能立 史晓雷 庄世宇 钟炳 赵美娣 陆俊茜 王善勇 杨正瓴 王春艳 刘立 罗德海 张忆文 杨远帆 李轻舟 陈楷翰 侯成亚 杜振亭 褚昭明 应行仁 吴吉良 王晓明 水迎波 包德洲 王锟 陈筝 科苑往事 shenlu yunmu biofans jiareng Vetaren11 htli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