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泸沽湖的水、山和云

已有 4675 次阅读 2010-9-8 09:10 |个人分类:山川与月|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泸沽湖

吕乃基

旅游不照相,见感悟张家界(上),说的绝对了。照相,可以不拍人,但要拍景。留下的照片在事后对当事人的价值,几乎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可以对着照片忆当年,一再触景生情,回到当时的语境,唤醒蛰伏的情感。

旅游,有时的“悟”是在当下,瞬间的屏息、震慑。然而若以此作为旅游的最高和唯一的境界,同样绝对了。很多情况下,需要事后的慢慢品味。正如科学革命。近代科学革命是以新视野一下子打开了新世界,正如在鲁迅先生所说的“黑屋子”打开了一扇窗,一扇“机械”的窗,参见近代科学革命,那里发生了革命?(走出中世纪之五)。而20世纪至今的科学革命则是一件件新发现(如“两朵乌云”)渐次形成新观念:系统、生态、非线性、涌现、复杂性,等等。人们往往认同量子力学和相对论是科学革命,而此后的一系列进展却不认为是革命,实际上更为深刻,由物理学到整个科学领域,由科学到整个社会和人的心灵。可以说,如张家界那样在当下即有震撼之感的景色毕竟并不常见,否则在持续的“震撼”之下便会麻木;大多数旅游有待事后的消化和提升。

山和水,是旅游的两大核心要素,在旅游者一方,素有“仁者”和“智者”之分,在具体感受上也会有所差异。山,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是静静的“摆置”在哪儿,以其历史的久远给旅游者以瞬间的冲击,以其凝固的空间形态和配置使旅游者得到感悟。当然不是没有回味,只是回味大致是瞬间冲击的内涵渐次得以释放、显现,换言之,事后的回味基本上已经包含于最初的震撼之中。若是旅游者自己的内心不变,则感受亦不变。

水,则不同。首先是变动不拘。其次,这种变动不拘不仅在于其本身,而且在于水无限的包容性。山、树、云、日月……,本来就样样入景,但一经水的包容,水的折射,水的映衬,以及水的涟漪,便有了格外的风采,别样的韵味。而且,这种风采和韵味全都飘忽不定,需要旅游者用心去捕捉和发现。风声雨声读书声,怎样才能声声入耳,关键是心;青山绿水白云,如何一一融入景中,关键也是心。这或许是智者爱水的原委。一旦回过头来,把景色中的景物逐一把玩,不亦乐乎,回味无穷。参见天目湖的光和影

对我来说,此次游泸沽湖,就是对着照片,慢慢品味。

照片由上而下为:泸沽湖即景、半岛、动静、湖中水墨、猫,以及藏幡。

“泸沽湖即景”大概止于美感,半岛向着湖中的伸展体现了某种渴望。我较为心仪的是“动静”和“湖中水墨”。前者,船之动与湖之静对比。不过,行进中的船因其体量之小,速度之缓,以及数量之少,与湖之大、之静、之宏不可比。特别是小船行将靠岸,归于宁静。后者,当泛舟湖面,在一个特定的时刻,特定的处所,以及所有这些要素彼此间特定的配置;这特定的一切,仿佛就是为了特定的我。旅游归来,每每看到“湖中水墨”,在心中都会勾起无边的遐想,泛起莫名的战栗。正如我愿成为张家界群峰之一员,愿悄然入水,融入那山、水、云,融入水墨之中。

6张照片中,那只猫饶有情趣。对湖光山色不闻不问,生存才是第一位。与此成为鲜明对照的是满山的藏幡,以及对自然,对一切神秘之物的敬畏之情。

 















游记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0844-360725.html

上一篇:迷茫的博主
下一篇:游走于底线的生存状态

22 赵美娣 武夷山 孟津 王桂颖 赫英 阎建民 陈绥阳 罗帆 杨秀海 刘立 黄晓磊 苗元华 李学宽 鲍海飞 李泳 唐常杰 刘晓瑭 齐霁 丛远新 刘广明 黄锦芳 王随继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2 09: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