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聊聊春晚

已有 13928 次阅读 2016-2-8 12:04 |个人分类:嘻哈搞怪|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反面教材

首先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晚年幸福。


今年央视的春晚,实在是惨不忍睹,我个人认为春晚如果增加弹幕功能,收视率肯定翻好几倍,大伙光看弹幕吐槽就够笑一晚上。——央视导演要是能看到的话,考虑一下,明年咱们就这么干吧。


相比而言,辽宁春晚的这只猴子真心好看,见下面的视频:


http://v.qq.com/page/n/4/m/n0184goac4m.html?__t=1&ptag=1.sina&_out=1

 




下面转载一篇评论,我觉得写得挺好:


王五四: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对着春晚的脸:啪啪


2016-02-08


大家过年好!


微信老有人问什么时候写写今年的春晚,真是不好意思写,写了很多朋友会说,你居然看春晚,而且还评价了,那意思就像你不但吃屎了还写食评,真的很丢脸。我的确看了春晚,但真没时间写,因为当时我在忙着写入党申请书,2016年的春晚或者说是2016年中央电视台曲艺版新闻联播,激发了我内心深处潜在的党性。党性不强的人欣赏不了这届春晚,因为看上去这届春晚最大的赞助商是马云,其实是马克思,多少年轻人看着看着就找来了纸笔开始写入党申请书。


这届春晚无疑是段子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往年段子手们卯足劲尽情嘲笑文化课代表,没想到今晚是政治老师监考,大家槽点满满,但在如此宏大和一本正经的政治气氛下,无言以对,春晚不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再是当年那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识形态宣传工具,今晚它就像朝鲜刚发射的那枚火力十足的火箭,来势汹汹,但却显得可笑。据不完全统计,今天有超过1亿人盼着李谷一老师早点出来唱《难忘今宵》。


没有哪一年春晚像这届一样,主题生肖被如此淡化,猴年春晚,猴子戏份并不重,反而多了些妖魔鬼怪,后来一想我才明白,这届猴年春晚不是演猴戏给你看,而是把你当猴耍。不仅生肖主题的淡化属首次,就连讽刺节目也在春晚彻底消失,有人说这只是春晚堕落的第一步,言重了,从来就没高尚过哪来的堕落。以往有几届春晚不管是否批判,但总能反映些当年的现实,今年的春晚则彻底反映了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完全处在一种不知所云、狂妄自大的虚无之中,它不是向外界展示自身的强大,更多的是向国内炫耀武力和继续蒙蔽,它不是像朝鲜那样向外界发射了一枚火箭,而是在国内放了一百万枚钻天猴。


对于此次春晚大家不需过多惊讶,更不必由此引发对比称赞往届,一样的臭味只是今年更浓郁。早在去年九月份,央视台长就对春晚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春晚是党和国家交给中央电视台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要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抓紧推进2016年春晚各项筹备工作。”,所以说,春晚从来不是农村庙会的大舞台,它是一项极其严肃的政治工作,对于观众而言它是一枚药丸,让你笑只是药丸表面的糖衣,你们不仅没资格有任何抱怨,反而要感谢他们在如此宏大而严肃的场合,给你穿插了相声和小品节目,让你更为顺畅的服药。


对于普通人而言,春节总是承载了太多的个人情感意义,而春晚作为春节的重头戏,编排者总要强加赋予你更多的集体概念和政治要素,春节对于个人而言是家,但他们希望你想到的是国,各种怀旧与抒情、各种歌颂与赞扬、各种看上去的朴实与乡土,都是合成主旋律必备的各种元素的杂糅,再加上那些为了登上春晚舞台而产生的三四级利益勾兑,使得整台晚会既不真诚又令人生厌,春晚开场演出的刘雨欣,她那张整容脸,就是对整台春晚最好的概述。


每个人都需要温情和真诚,尤其是从远方千里迢迢回乡过年的游子,对于春晚,个人当然可以寄望,但这样的环境里,要清楚没有什么是单纯的,或者说任何一样由官方推动的事件都不可能是单纯的,你可以小粉红,但不要强逼别人相信,小粉红们最爱说的就是,你们知道准备一场春晚多不容易吗?要提前几个月准备,很多人为了表演不能跟家人团聚,带病坚持彩排,放弃了休假,你们却在这说三道四,你们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看一场春晚吗?这些小粉红们的意思大概就是,你知道食物变成屎要经历多么复杂的工序吗?你们别抱怨了好好吃吧,实在不行吃的时候可以不学我们吧唧嘴。大过年的,抱歉这么比喻……。


春晚总导演吕逸涛说自己对这次春晚很满意,他会打一百分,我的评价其实也差不多,对于这次春晚,导演我会打一百分钟。


以前的春晚是媚俗,现在则是媚上,以前尚有审美争议,现在则直接跌入审丑比拼,从网上大面积的吐槽和一边倒的差评来看,这届春晚终于成功地让南北方观众统一了认识,或许这届春晚将是一个分水岭,早已勃起的意识形态通过春晚的舞台正式向全国人民拜年:我们不再含情脉脉。接下来我们将避之不及,嬉皮笑脸将不被允许,春晚的节目将不再好笑,春晚本身会更可笑,但我们或许不再敢笑。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955107.html

上一篇:今晚先发这么多。。。
下一篇:聊聊大学(17)——理论物理专业是个啥?

31 张鹏举 李明阳 董焱章 柳渝 戴德昌 李桂顺 武夷山 刘波 梁庆华 李颖业 秦志远 陈永金 陆绮 马红孺 俞立平 柏舟 侯成亚 陈楷翰 田云川 刘全慧 孟庆仁 王涛 wangqinling mxt110 biofans ncepuztf nipy rlxahz anran123 gaorenye ideal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6 19: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