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聊聊大学(10)——与网友互动:向马后炮然并卵说不 精选

已有 6861 次阅读 2015-7-29 20:36 |个人分类:聊聊大学|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反面教材, 聊聊大学

下面是在《聊聊大学(6)——“带着手机上自习,八小时做一道题”》网友评论里的国科大小朋友的留言,当时看到他的留言我就突然感觉自己特别忙,手头事儿特别多,只能稍后回复,于是两个月过去了,嘻嘻。


不过说话还是要算数的,下面简单做个互动:


[44]pay  2015-5-27 02:22

我就是那个坐在边上拿具体实验分析然后提议根据具体实验个性化要求实验报告,还有复议线代的那个。。。看评论说起线代的事情,没忍住想说几句:八个小时理论上是存在的,或许还真和手机没什么关系(当然承认平时的学习一定程度上收到了电子设备的影响)。果壳的线性代数用的是科斯特里金的那本。说是线性代数其实学的时候有好多近世代数群环域什么的的内容,而且难度真的是蛮高的。跟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平时聊起学习,感觉我们学的线性代数和他们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主要是侧重点不同吧,从平时他们问的线代题就能看出来。真的不能拿看普通线代的眼光去看待。没有学过科斯特里金的不懂我们的痛→_→书上的习题好多都有一定的难度,有些题助教给我们明白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还记得上学期某次习题课一道题不得不用比内柯西定理然后当时就补充了这个定理还顺带证明然后......),这学期的习题课助教哥哥说某题这步的构造如果你们学过数论的话或许还比较容易想到些,如果没有这的确对你们是很大的挑战。
       然后提一下所谓八小时的事情。自认为还能在果壳的线代混个中等水平,然而经常作业会碰到一些极其难想脑洞大开的题目,上学期期末前一道缺项的范德蒙德的行列式当初没思路想了一下午,当时并没有手机电脑打断思路,然后尝试各种方法,后来突然灵光一现,然后写完真的就三个多小时了。经常作业里还有些到交作业都没思路的题或是自以为做对了然后听助教讲了才发现没考虑什么什么情况或是根本就不对。。。那么如果有人说线代做8个小时,我觉得还是理论上存在的,毕竟有些就是高中高生物竞赛啊化学竞赛出身的,可能在本专业内有极高的水平但是在线代方面可能稍弱了些,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当然真的纠结一道题非要搞出来的还是少数的,有些人瞎跟着吐槽附和起哄倒也是蛮讨厌的。然后再解释一下线代作业多的问题,看着其他班吐槽线代我也是醉了。。。主要是六个线代班中的某一个作业比较多(没错就是我们班!!!)当其他班每次作业五六道的时候,我们班作业每次都是十余道,而且经常最后一道是这样的:教材某某页的某某某某某......题。基本题目就两页A4纸的样子。再算上那些题下的一二小问。基本每次作业要做很久。我一向坏毛病,步骤写的精简的要命,上周的线代作业即使这样还是写了11页稿纸,而且上周作业也就是线代作业的平均水平,计算稍多,难度稍低,并不是最多的一周。然后计算就出现了类似诸如1856sqr(113)/30849的数字还是在中间并不是最终结果,而且还是软件并不能帮忙算的那种计算。助教都说他算到最后算错了差点就没耐性算了→_→我们班作业真是奇多无比啊啊啊啊......
       老师说过:“我每次给你们留练习的时间占了我备课时间的一半”。
       然而做着每周这么多的线代作业,怨言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心累了吐个槽然后转头再战!!!而且,练习虽多,但基本是每一道习题每一个小问都是有着重要价值的。冯老师说过“我留的练习都是线性无关的,只有都掌握了才能生成整个线性空间。”真的去认认真真地做那些线代作业,真的是在无遗漏的复习的感觉,很多地方就直击你学的知识的薄弱点,然后你发现:啊!这道题涉及的什么什么我的理解还不够透彻这样子。而一些计算题也真的训练了计算能力和对于一些计算方法的应用。所以即使作业多,我们也都是去奋力完成的。因为真正去做了才发现,这作业他多的有道理,多的有用,从这些中你能得到很多收获。即使是不会的题引导你去思考了那些方面也是对于这门课的学习有着极大帮助的。(冯老师真的在很用心的留作业!!!点赞!!!)当然,作业多自然会有吐槽,然而大家都是吐吐苦水然后转头再战的人!!!倒真不是说吐个槽说作业好多啊不想写了就真的不写了或是不认真写了,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罢了,谁都会有的吧。
       觉得吐槽本身并不是什么大事也并不意味着就真的存在那么大的问题,只是日常的情绪宣泄,而且有些是一些自我调侃。当然也肯定有人借着吐槽夸大一下事实,给自己找个借口什么的,就像小时候明明昨天就发烧好了,然而可能还是想找这个借口逃一节课一样,谁都或多或少不自觉的有点惰性。所以可能吐槽内容有部分夸大,而且有些吐的槽不了解背景可能很看起来很可怕,其实没什么。然而可能内部吐槽流传到外界看起来事情很严重的样子。。。竟然连校长也惊动了也真是吓到了。。。其实还好啦。。。
       貌似跑题了的样子,最近变话唠了。。。在空间里看到这篇然后点了进来,然后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小伙伴们倒还真的有点小委屈的,然后大家说谁去解释一下我们的线代。。。
       我们的确在接受着高于大多数高校的教育,我们也在用心和努力的学习,毕竟黄埔一期是个不小的压力在身上。然后大家在努力的时候,可能蛮希望听到的是“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加油哦,未来属于你们”之类的话语,然后看到评论什么的,类似“我又不是没学过线代哪有那么难这完完全全是在找借口嘛”之类的话语,说实话大家心真的有点小受伤的。当然并不否定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对学习和生活造成了一定的甚至很大的影响,相反觉得这的确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反思和改正的问题,这的确是存在的普遍的不可争辩的不得不去正视的事实。然而,轻飘飘的一句“找什么理由”“时间都去玩手机了”之类的,一棍子打死完全否定了我们的努力和辛苦的部分,也的确是蛮让人心塞塞的......
       最后总结一下:一道题八个小时是完全可能存在的。果壳的线代的确可能跟大部分人所学过的不太一样难度上可能也有差别希望网友们多些理解。我们的确有时候贪玩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然后就是希望大家在毫不留情的指正的同时多些理解和支持就更好了。
       哦不对我本来是来解释线代的→_→话唠一枚多多包涵。
       另:早睡晚睡白天一样起而且并不困然而晚上效率不高所以总是晚上做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比如现在来回个评论什么的怎么破。。。求学长大人支招。
       最后顺便感谢上学期给我们写的关于物理学习的那些事(虽然大一看朗道对于数学知识跟不上的我还是有些艰难的......),以及对我们长久以来的关心。(我才不会说我是为了窥您的真容才去的物理实验吐槽大会呢→_→)。
       最后,学长晚安。(或者要说吴老师晚安?然而觉得学长喊起来比较亲。。。)

       最后的最后。。。关闭数据连接从我做起!(终于码完字了,这么话唠会不会被打死。。。不要打我!)

——————————————————————————————

反面教材:


1、两个月过去了,你现在回头再去看我那篇文章,你会发现那并不是一篇控诉贴、吐槽贴或批评贴。而更像是你进考场后考官念的考前须知。当考官要求你关闭手机时,聪明的你一定不会把他的话理解成对你会进行考试作弊的臆想,而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至于做一道题到底会不会花8小时,这并不重要,醉翁之意不在酒。


2、我写博客快10年了,早已过了追求点击量,追求热点话题,追求知名度的发情期。一篇文章,我可以现在写,也可以3年以后再写,骗到的点击量是一样多的,这种点击量的时间平移不变性说明它对我而言是无所谓的。


但对你们则不同,我现在把问题提出来,聪明的孩纸看到了,懂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我要是几年后才把文章贴出来,你们都毕业了,这不就变成马后炮然并卵了?


3、国科大的本科教育模式让我感到很兴奋,我要是能有这样的老师,用这样的课本教,早就一个人躲在墙角偷乐去了。


所以,请记住:珍惜现在,掌控未来。遇见国科大,遇见未来不可思议的女朋友自己。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909204.html

上一篇:聊聊大学(9)——与网友互动:王侯将相眼高手低乎?!
下一篇:聊聊大学(11)——遇见国科大,遇见未来不可思议的自己

14 曹聪 李万峰 郭战胜 武夷山 肖传国 赵凤光 黄永义 李宇斌 贺鹏 张球新 王春艳 董焱章 曹广福 dsgw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6 1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