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人民网新闻:肖传国:“方舟子花钱收买病人闹事”

已有 4869 次阅读 2012-3-17 02:00 |个人分类:肖传国案|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反面教材, 肖传国案

 

人民网深圳频道3月16日电(记者王文锋 实习生李护彬)日前,本网对肖传国的专访,引起广泛关注。针对一些网友的疑问,肖传国再一次进行了回应。

肖传国当法人代表违法?

3月14日,方舟子在微博中质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2011年5月31日(当时肖传国刚出狱)核准肖传国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深衡岳投资有限公司”,违反国务院《企业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第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法定代表人,企业登记机关不予核准登记:(四)因犯有其他罪,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三年的。”

对于“老对手”的发难,肖传国说,他来深圳成立公司、开医院,都是严格按照《公司法》规定的,详情可查阅《公司法》第147条。“显然,有人试图混淆视听,不知是何居心。”他强调说。

“从行政许可的角度来看,我可以肯定的是,该医院符合许可的标准和规定的程序。”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简称卫人委)医政处处长廖庆伟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卫人委曾以多种方式研究深圳神源医院能否获得执业许可,在审批过程中按照法定的流程对其申请进行了专家论证、在社会进行了公示,还特别找申请人了解情况。“媒体上他与其他人有矛盾和纠纷,并不能成为行政部门拒绝其申请的理由。”

“方舟子花钱请病人当医闹”

3月15日,方舟子在其微博上再次质问肖传国:如何解释“试图杀害方玄昌”一事。

“几次鉴定都是轻微伤!”肖传国显得有些激动。他说,方玄昌头上确实受了伤,但那是在打斗中受的伤,并非他自己所说的。而且,那两厘米长的口子,只是普通的头皮伤。他说:“那几个农民只是想打他一顿。”

“他(方舟子)的钱为什么不敢公布呢?大部分都用来收买病人了。”肖传国说,以前他们开新闻发布会时,武汉的(治愈)病人,每次都是一个电话就过来了。但2010年中,他们再次邀请病人出席发布会时,都不来了。

他告诉记者:“有一个病人家属对他说:‘肖教授,我们可以去,但您可不可以给6万块钱的出场费呢?’

‘啊?你们怎么要这么多钱呢?’

‘他们同意给我们5万块钱,要我们起诉……我们要把这钱退回去,才能给你作证。所以我们想,6万块钱也是合理的。’

‘你们滚蛋吧!’我当场就心寒了。”

面对方舟子“肖宣传的成功病例也被发现无效,未发现一例成功……有100多例是同一时段的全部患者,无一成功”的质疑,肖传国说:“几个带头医闹患者,我有把握他们疗效极佳。以靳冰岩为例:有手术前后照片可作对比,还有征婚等,我去年开发布会,就公开邀请这位医闹头头靳冰岩;而另一位遽彬彬应该也恢复不错,去年还结婚了。这种病人如果大小便失禁不解决,不太可能结婚。”

“至今,所有所谓‘肖氏手术受害人’,无一例已做医疗鉴定,或愿意做医疗鉴定。从而至今,无一例够条件被各级法院正式立案受理。”他说,郑州有关部门以及卫生部都建议他们作尿流动力学检查,作医疗鉴定,以明确是否有效,是否造成伤害,但被方舟子及其律师和当事人坚决拒绝,还召开媒体见面会抗议。

附录:

部分病人证明书(肖传国提供。为保护隐私,证明人真实姓名已作处理):

我是张伟(化名),曾用名张豪(化名),海南省临儋州市人,我家小孩张小强(化名)于2006年在郑州神源医院做了肖氏反射弧手术。

2010年初彭剑去我家找我,看了我家小孩的脚和背部伤口,问小孩病情怎么样,我说好了很多,但没有完全好。后来他拿一份东西让我直接签字,他说签这个字没有关系。他说他走到哪里都要签个字,回去给领导交差,我没有签字,坐了不久他就走了。

然后,有很多自称病人家属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家小孩病情怎么样,我说好了很多,但没有好完。还有人打电话给我,叫我站出来起诉肖传国教授,他们就说小孩病情不好,我说我不参与这种事。还有人打电话给我说,站出来起诉肖教授,就给我5-6万元钱给小孩治病。我说我不要,然后他们经常打电话给我。就说这个事,我每次都说不要,我家小孩手术之后比手术之前好了很多,我家小孩现在肾功能正常,现在也很少感染。

张伟

2011/04/25

尊敬的卫生部领导:

我叫赵子豪(化名),是山东临沂人,我的孩子在出生时身体后边(腰部)有一个包,到县医院诊为脊膜膨出。随后做手术,留下大小便失禁,他出生的十几年时间我到处求医,但都不根治,给家庭和孩子造成极大的伤害。96年到省医大附属医院做过膀胱扩术,花了很多钱,无效果,绝望之中,在网上查到武汉协和医院肖传国教授,04年4月在协和做肖氏反射弧手术,半年复夏查,效果明显,一年后基本恢复到正常人水平,现在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去年10月份,我到北京办事,同时声援肖教授回来的路上,接到陌生电话,叫我们不要出面证明这种手术有效,并说有人出5万元,我没答应,我认为做人要讲良心,不能为钱害人,说假话。

赵子豪

2011年4月

(责任编辑:周璇)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0147-548558.html

上一篇:【水木十大系列】白天做院士的梦,晚上回家打老婆
下一篇:【科●反】一个北大女博士生的悲惨故事(含补充)

15 杨和平 孙根年 蔣勁松 李学宽 骆小红 廖俊林 赵福垚 张文卓 张晨欣 杨洋 tuner MassSpec1688 anonymity ddsers zhanghuatian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12: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