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政府、个人,何者为重?(外二则)

已有 2446 次阅读 2016-4-4 06:10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政府、个人,何者为重?(外二则)

武夷山

 

   BritishJournal of Philosophy of Science杂志1992年第43567-571页发表了Richard C Jennings的书评,评的是Aant Elzinga1990年的编著,In Science We TrustMoral and Political Issuesof Science and Society(我们信仰科学?科学与社会之道德和政治问题)。书评说:

   该书欲区别于20世纪5060年代贝尔纳、普赖斯等所开创的老式风格的科学元勘。

   现代科学元勘强调科学知识自身的阐释性和社会建构性,于是,人文维度和价值维度就被推到了前台。

   一个典型的例子。1986年,瑞典的Metropolitan Project收集了大量个人信息。项目完成后,项目负责人考虑到当初向被调查对象收集其个人信息时向他们做过的承诺,决定销毁部分数据。但是,由于项目是在国家资助的公立大学里开展的,从原则上说,那些收集到的数据属于国家。因此,国家档案馆要求将这些数据移交给他们,作为档案保存。最后,项目负责人考虑再三,还是销毁了部分数据,此举后来获得了政府首席检察官的辩护。

 

学术与闲术

   《读书》1993年第8期有阿城的文章“轻易绕不过去”,文章里有一副对联:

   前现代现代后现代管它世代时代

   读闲书读书闲读书无关新书旧书

   文章还说:

   学术何时成为“闲术”,知识也就恢复平实貌了。

博主:关于“闲”,董桥在《中年是下午茶》当中说:

   文学艺术的社会功能是消闲;“闲”中自有使命。

   董桥还有一句话不是直接谈“闲”,但与“闲心思”有关:

   知识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教人怎么创造转圜的余地,不是教人怎么开拓冲刺的空间。

 

议政与骂政

   同一期的《读书》上还有吕澎的文章“最是文人不自由”,文章说:

   “议政”不懂政治操作容易滑向“骂政”,“文化批判”又由于缺乏“述学”之功底也容易变为道德批判。

 博主:此文好极!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967691.html

上一篇:科研质量的概念层次
下一篇:我的朋友怀念其奶奶的文章,感人

12 谢平 李竞 徐令予 钟炳 姬扬 尤明庆 黄仁勇 陈楷翰 史晓雷 徐晓 陆绮 董全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8 1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