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若干年前竞争情报专家王康乔对武夷山的一次访谈记录

已有 4262 次阅读 2007-10-15 07:17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

 

若干年前竞争情报专家王康乔对武夷山的一次访谈记录

康乔:这次访问我把这个研究的背景我给您说一下啊,这次研究主要是五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主要是国际国内竞争情报交流的现状;第二个方面是国际国内竞争情报教育和培训的发展状况;还有第三个方面是竞争情报在企业应用的状况;还有一个是这个竞争情报工具的提供商他们目前的状况;还有一个是竞争情报行业目前的管理现状和将来可能发展的趋势,您谈谈您的看法。这是我们一个总的研究内容,作为您来讲呢,我的一个简单的对您的一个了解及专家的推荐吧,他们在这边的竞争情报培训作的多一些吧,所以我们在交流的时候我把问题锁住在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您对国际上竞争情报目前发展的现状和将来可能的一个趋势,您谈谈看法;第二个就是说您对国内竞争情报发展的现状和趋势您是怎么来看这个问题;第三个方面的问题,也是我重点要了解的,您对国内竞争情报培训和教育这方面您是怎样一个评价(武夷山:嗯)或者说他将来可能是怎样一个发展趋势,(武夷山:嗯)来谈谈您的这个评价,(武夷山:嗯)最终想从您这得到这三方面信息。

武夷山 好的,我现在根据您的这三个问题谈谈看法,然后其它方面我要想说就再说几句。现在这个教育培训方面,我觉得“竞争情报”这四个字是与原文完全对应地翻译过来的,有些词翻译过来就不同了。(康乔:对)你读这个词的时候重点可以不一样,可以偏重于竞争,也可以偏重于情报,(康乔:对)那我觉得国内和国际都偏重于情报而没有偏重于竞争(康乔:对)这是我自己的看法。据我读的一些文献来看,当然我没有做全面的调查,即使在国际上面也是在图书情报学院教竞争情报的多,而工商管理学院开这门课的少。这是据我阅读在国际上是这样,在国内更不谈了,这样对竞争情报发展不利,如果把竞争两个字强调得更多的话,那么在工商管理学院里面开这门课可能会更多,那样的话,培养学生的方向,跟整个这一领域的受重视程度就会不一样了,这是一个看法吧。现在国内的话就是说,从外表看很热了,就是重视竞争情报的人非常多,比如说我今年带的研究生,目前他们自己选题,选择竞争情报或跟竞争情报相关的题目作为论文题目的研究生目前至少有四个。

康乔:这样的是博士生还是硕士生?

武夷山:硕士生,有的是全日制的,有的是在我们所这里在职读研究生的,他们对竞争情报的兴趣非常强烈,那么现在我觉得教学方面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教师缺少实践经验,包括我们国家竞争情报界的一些资深人士,你仔细分析一下,有的人也缺乏实践经验。象您这种情况是有实践经验的,但是您又没有进入教师队伍。现在我也没有深入调查,据我粗粗的观察,从事您这个行当的人的收入和教师的收入是不一样的,对不对?如果干教师的话收入会下降的。国际上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在国内,这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怎么样解决,我也不知道,但这是一个问题,就是老师没有这方面的实践经验,我自己也是一样,我跟你讲,我没有做过,我只是对这一问题感兴趣。其实,不光是在竞争情报方面出现这个问题,在很多领域也一样的,比如说美国,算是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了。美国的中学有很多科技类课程,他们是叫“科学课”的,我们叫数理化,他们叫Science,他们很多教师没有搞过科学,所以你让他们来讲传授科学知识,还要讲授科学方法,传递科学精神,他本身没做过科研,他怎么办?他们也存在这个问题。像美国那样的做法,就是号召那些博士、博士后去中学工作,哪怕你去过一段时间,让搞过科研的人和那些中学生在一块,那肯定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今后有没有这种可能性:通过哪一方面的努力,是竞争情报协会也好,还是哪些机构也好,搞一些哪怕是短期交流计划,就是让那些有实践经验的人进课堂,你让他完全改行当教师可能会影响他的收入很多,影响他在这个行当中进一步的经验积累,但是,短期应该是可以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挺重要的事情。嗯,还有一个,就是我说的时候可能和别的话题搅在一块了,(康乔:对,没关系)就是教育培训的发展和这个行业的发展应当是一致的,这个行当如果发展不好,你这个教育培训出来的人就没有好出路。我觉得竞争情报的发展,中国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独立的竞争情报行业。现在大家很重视的一个重点,我看企业也是受蒙骗了,就是重视所谓的竞争情报系统,好象给企业安了那么一个系统,去替我自动搜集一些东西来分析就可以了,缺少独立的第三方的做竞争情报的人,不是没有,是少,(康乔:对)不够重视(康乔:对)这样,这个行当就发展不起来或者发展得很慢,这样就对整个竞争情报事业不利,也对这个教育培训不利。因为现在经过竞争情报教育培训的人出去后,他可能到配备有竞争情报部门的企业去工作,而不是到一个独立的竞争情报部门工作。

 

 

康乔:这是一个认真复杂的问题

武夷山:很实在的问题。到现在为止,接受竞争情报培训的我觉得一般不是企业老总,比如说我过去带的一个研究生,现在是在央视网络工作的,(康乔:央视国际是吧)对,他做的事情属于竞争情报分析,写的报告有的给我看过,是一些竞争情报方面的事情。他说他觉得很失落,就是他们头儿根本不重视。凡是他主动的选题,头儿根本不重视,而他头儿重视的一些事情也可能不一定适合用竞争情报方式来完成。

康乔:这样的话应该找找央视的广告部主任郭振玺(武夷山:嗯)郭振玺同志(武夷山:郭振玺同志是吧)

康乔:(同笑)因为当时我们在哈尔滨的时候搞了一个医药企业的论坛,我当时讲的是医药企业应该重视竞争情报,然后讲一些基本的理念,当时跟郭振玺一块去的,因为医药企业是他的大户嘛,当时就是其他的课题他都听一部分,唯独我做的这个他整个都听完了,(武夷山:噢)(康乔:笑)回来的路上,我们俩同一架飞机,他还说你演说的这个挺好,哪天做个节目吧。

武夷山:唉,好啊,哪天你抓住他的话,如果在电视上做这个节目的话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康乔:对,大概说这个是两年前的事了

武夷山:那我觉得你应该钉着他,如果真的做节目,那就不一样了,现在电视传播效果这么好

康乔:对...,所以我说他应该找找郭振玺,什么拐弯什么渠道他应该…

武夷山:你说他是什么部?

康乔:广告部主任

武夷山:广告部

康乔:对,央视都知道这个人,

武夷山:央视的广告部主任

康乔:唉,

武夷山:中央电视台里面的广告部?

康乔:对,中央电视台里的广告部,他们台也有做研究的一些部门(武夷山:嗯)也可能有这方面的需求吧,要是觉得重要的话到广告部看看?

武夷山:(笑)

康乔:这是说一些题外的话,刚才说的是企业对他的重视程度,这个刚您提到的您的这个学生遇到的这种情况代表着什么呢,代表着一个企业里从事竞争情况工作人的一种生存状态(武夷山:嗯)那么您刚才说的是一个点,(武夷山:对)您能说说这个面上状况呢?

武夷山:整个面呢我不是太了解(康乔:是这个企业里的)也只是有时候听人说说,我自己接触的还是不多,(康乔:对..)(武夷山:嗯)

康乔:那么国际上呢?国内是这样,那国际上他们这些人在企业的地位

武夷山:国际上那肯定是要比我们发展的好得多了,你像这个摩托罗拉,他搞了一个这样的职业发展系列嘛。过去,比如说你是搞情报的,你顶多做到某一层经理就上不去了,但是你做财务的就可以做到财务副总裁,你在研发部门工作,最终可以做到研发副总裁,等等。他们已经开始了一个专门的系列,就是搞竞争情报的人最后还可以继续往上升职,这就大不一样了,(康乔:这也是给他们的职业规划)这也是跟领导的重视程度有关系了。

康乔:其实作为我这次访谈来讲,就是这个专家分了好几组,(武夷山:嗯)更多的是想了解教育和培训这方面的一些状况,从您这边我基本上得到了一些想要的东西吧,因为这个访谈更多的是配合我们定量研究的不足,所以我们这个问题重点就比较突出一些,在我问的这些问题之外,您觉得还有什么关于竞争情报方面值得来交流的一些东西,值得去评价的一些东西?

武夷山:啊,因为我今年带的另外的一个研究生,她做的是政府在竞争情报发展方面的作用,我觉得到现在为止,从全国来讲政府不重视。但各地差距很大。北京市是属于比较典型的,市政府算是比较重视的,云南也是,但是总体说,政府不重视。中国的国情,政府重视不重视大不一样。所以,对于竞争情报业内的人,尽管从中国目前这个市场需求来看,这个行业的人已经感到竞争情报挺热了,这个日子也比较好过了,但是要把事业发展得更好的话,我们还是要有意识地推进政府适当介入。像美国的做法,那种院外集团了,Lobby的那种方法还是要用,怎么样想办法让政府重视起来。比如说象国外有一条经验,就是当年做军事情报的人后来进入竞争情报界,中国我想可能没有,(康乔:对,至少没听说过)对,没听说过,那这样的话,假设现在没有的话,假设是体制上的原因,那就要想办法消除这样的限制,要不然就是,一个民口的人,退休了可以干这个干那个,军口的人,由于不合理的规定限制,不让干,那不就是浪费嘛,是一个很大的浪费。

康乔:对

武夷山:我一个研究生把这个题目做完了,还有一个研究生是在研究国家竞争情报这个概念。上海情报所副所长缪其浩,他已经在做了,我这个学生他也在做,那么国家竞争情报跟企业竞争情报当然是很不一样了。如果确实把这个概念立起来,那么政府就会更加重视,对吧,只要政府重视了就好办,以后政府搞竞争情报的人退休了,可以到这个竞争情报企业去工作啊。反正,政府还是需要好好地推一下。

康乔:听您一说,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武夷山:嗯)就是说这个行业的管理的问题,(武夷山:嗯)就是说在政府的至少目前感觉来讲,现在从这个形式的源头来讲,从军事这走过来,应该科技情报的这样一个微构下,但是竞争来讲,竞争更多的是市场方面的问题,(武夷山:嗯)就是您对目前这个行业的管理或这个行业管理发展的现状来讲,管理这块有什么评价或者希望将来管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武夷山:我觉得只要把它跟咨询公司看成是一类的就可以了,也不用干涉太多,现在不是已经有中国科技咨询协会了嘛,(康乔:对)这个组织也挂靠到我们所了(康乔:对)中国科技咨询协会也在立好多关于行业自律方面的一些规矩,指导性的文件,我觉得以后专业化的竞争情报公司就可以归到这一类里面了。

康乔:对,为了大家咨询方便

武夷山:对,我不觉得需要单独的搞一类,单独的搞一类好象在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先例,(康乔:对)那当然把这个中国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发挥它更大的作用,那么以后这方面的资格认证,它肯定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康乔:对),那肯定是。

康乔:对,任何一个产业或行业都要经历很多的这样一个发展的阶段,就目前来讲很多提到竞争情报这样一个领域也好还是这样一个行业也好,反正就是这样一个东西,目前来讲处在一个起步期,刚刚过了扫盲期,从您的这个角度来讲,竞争情报在中国的发展,将来可能是一个什么样的节奏,怎么样趋势?

武夷山:我自己觉得,我可能对好多事情比别人悲观点,就是觉得这个起步期比较长。

康乔:您估计可能是怎么样一个时间段?

武夷山:啊..时间段,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康乔:对)我想3年之内还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吧,基本上是按现在这种态势,就是再往前走还不会有一个重大事件,一个突变,但是假设中央电视台真的做一个竞争情报专题节目的话可能会改变,(一起笑)

康乔:对...,那么这个阶段过了以后,可能会是什么样一个情形?

武夷山: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这个要发展的话需要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假设我们现在开始重视推广这个独立的竞争情报公司的作用,那这个独立的竞争情报公司成功的故事、成功的先例,假设是电视台做一次节目也好,或者是某一张报纸的整篇报导也好,而且也确实引起了轰动,假设有这么一个事情的话,那可能是一个转折点,那就是说,这次的某一个宣传,影响到很多人,大家都会重视去找第三方的专业的公司去做竞争情报调研的话,那可以会对中国竞争的发展有一个很大的推动。要是没有这样重大的事情的话,那可能还是要慢慢地从量变…,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看法。

康乔:那是总体的一个趋势,那您可能是说,有一个具体的事件来讲会加快它的进程,(武夷山:对)但是它肯定有一个大的趋势,这个可能不是某个事件影响它的,只能说这个事件能影响它的快或慢,但这个趋势已经有一个趋势。

武夷山:那这个趋势我猜测是国外的同行进来之后,来一个冲击,产生大的改变(康乔:对)我现在看,目前的决定因素还不是我们自己的公司,尽管现在有做得很好的,但没人知道,但是国外的公司大概很快就会进来,他们进来后,他们会宣传有哪些成功的案例。

康乔:对,除了这些问题之外,您觉得在这个业界还有什么值得评论的东西。(一起笑)

武夷山:啊..工具问题是吧(康乔:对,工具)工具问题非常重要,整个这个领域非常重要,都非常重视,但是目前存在的现象就是过于重视,一个是价格太高,不利于自己的推广

康乔:这个竞争情报工具里面,我这边有一个简单的划分,(武夷山:嗯)划分为三类,(武夷山:嗯)一类是竞争情报的搜集工具,再一类是分析工具,(武夷山:嗯)再一类是这个一揽子系统解决方案(武夷山:嗯)从这三个类来讲国内目前大概是一个什么特点,将来这个三个方面应该向哪个方面发展更能为它应用所接受。

武夷山:嗯,搜集工具这方面本身,在竞争情报行当本身不会有什么大的突破,因为这主要依赖于检索这方面,还是靠情报学自身。这方面,整个检索领域,中国跟国外的差距就太大了,也包括这样一个因素:过去图书情报学这个行当离企业太远,现在倒是搞竞争情报的人跟企业相对说来近一些了,但是搞检索的人离企业总体来说,还是太远,美国那边搞检索的行当,每年有一个会议,简称是TREC(文本检索会议),就象大比武似的,各方面搞检索的人到一块来开个会,就要把自己的检索系统拿出来,都可以比的。在规定时间之内,查全率是怎么样,查准率怎么样,很多企业来参加这样的会。如果企业看着某一检索系统好的话,当场拍板:你现在还是一个开发阶段,后面进一步开发的钱我出了!中国离这阶段太远,所以到现在为止,竞争情报搜集依赖于情报检索这方面的能力,我们这方面能力比较弱,但是,由于中文检索有特殊性,按说中国人应该搞得要比外国人搞得好,不过也未必,这是由于国家整个来讲对这个领域重视得不够。

康乔:分析工具呢?

武夷山:分析工具应当是竞争情报内部的人应该起更大的作用,可以把已有的经验、智慧结合进去,应该能做得到,但是现在我没看到,哪怕是稍微象点样的,我也没看到。

康乔:大家都说有这样的需求,但是好像没有真正拿出来。

武夷山:我想,国外这方面目前的状况肯定比我们好,但是也没有什么很像样的,所以,总体来说这方面的工具非常重要,肯定要有人不懈地去做,但是从整个行业来说肯定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期望值不要太高,还是应该主要依赖大脑。

康乔:也许能有解决的方案?

武夷山:能有解决方案吗?我觉得现在所说的这个东西都是虚的嘛。(一起笑)

康乔:对...,行,我今天想请教的问题主要是这么多问题。

武夷山:嗯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8976.html

上一篇:推荐一首古体诗
下一篇:是否可信?是否可乐?

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2 0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