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挠头的问题一大堆(外二则)

已有 4370 次阅读 2009-1-20 07:06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挠头的问题一大堆(外二则)

武夷山

 

挠头的问题一大堆

Stephen R. Axley(美国西伊利诺伊大学工商与技术学院管理学教授)和Timothy R. McMahon ( 俄勒冈大学) 在《管理教育杂志》(Journal of Management Education2006年第2期发表文章,题目是,“复杂性:管理教育的前沿”。文章说:

复杂自适应系统充满了有待管理的悖论。领导者和组织机构经常遇到的悖论包括:长期与短期;计划与实验探索;专家与通才;创业家与团队成员;领导与追随;独立与相互依赖;人与生产率;冲突与共识;稳定与变化;简单性与复杂性;秩序与脱序;创造性与效率;授权与可交代性(accountability, 这个词很难翻译。这个悖论指的是:授权之后,如果被授权者将事情做砸了,谁来负责任?怎么交代?);竞争与合作;意图性与偶然性(chance);人事技能与技术技能;集中化与分散化,等等。

P. H. Mirvis 1998年在“练习即兴行为”(Practice Improvisation,请注意:“即兴”与“练习”是相互矛盾的)一文中曾建议说,领导者们要努力实现以下这些相互矛盾的东西:“排练”出来的自发性;焦虑的自信;集体的个性;计划出的“歪打正着”(serendipity)

博主:以上这些悖论,每一个都是令人挠头的问题呀!复杂性概念引入管理学,能有多大的实际作用,我不知道。但此举至少有助于帮助领导者们保持头脑清醒,省得头脑一发热,就搞各式各样的大跃进。

 

集体性腐败是怎么产生的

 Donald PalmerMichael W. Maher(两人都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管理研究生院的教授)在《管理探索杂志》(Journal of Management Inquiry2006年第4期发表文章,题目是“建立集体性腐败的过程模型”。文章说,关于如何防止集体性腐败犯罪,人们通常提出的对策无非是治理改革与道德伦理教育,但实践表明,这些对策的效果很有限。

提出“治理改革”的对策,其实是基于这样的假定:人们走上犯罪道路之前,进行了理性的本利分析。提出“道德伦理教育”的对策,其实是基于这样的假定:人们走上犯罪道路之前,进行了规范评估。事实上,很多人犯罪之前,并未做本利分析和规范评估。他们不是经过算计,而是一不小心就“滑入”(slip into)了犯罪之路。

博主:我国像厦门“远华案”这样的集体性腐败案子为数不少,我们迄今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因此,像以上研究这样的认真探讨是值得关注的。

 

亲自救火的总统

约翰. 亚当斯在1797-1801年期间担任美国总统, 是美国第二任总统。1801120,即在他连任竞选告败的几天之后,老财政部大楼起火,亚当斯操起水桶就加入了救火队的行列。他是个心态很好的人,在给他的荷兰老朋友Francis van der Kemp(荷兰“爱国者”运动的激进领袖之一)的一封信中他写道:Grieves upon grieves! Disappointments upon disappointments. What then? This is a gay, merry old world, not withstanding.

我的译文:悲伤复悲伤!失望复失望!那又怎么样?这个旧世界照样喜悦欢畅。

出处:David McCullough John Adams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USA Today, July 2007   

博主:有很多人当了个什么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看看亚当斯总统吧。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210831.html

上一篇:柏拉图寓言的计算机类比和组织类比
下一篇:希望奥巴马离任时别听到这样的话(外二则)

16 周可真 李侠 杨玲 黎在珣 王桂颖 刘玉平 郑融 刘进平 陈绥阳 俞立平 曹聪 杨秀海 迟菲 张风帆 iwesun djiang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2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