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野依良治的视点】(9)国家科技政策与大学、国立科研院所各自的职责

已有 912 次阅读 2020-11-3 10:24 |个人分类:鼓与呼|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博主按:以下是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野依良治2017年的文章,他批评的某些现象,在我国也存在。我将其某些文字标为红色,供大家参考。

【野依良治的视点】(9)国家科技政策与大学、国立科研院所各自的职责

https://www.keguanjp.com/kgjp_jiaoyu/kgjp_jy_gdjy/pt20201019000002.html

2020年10月19日 高等教育

日本语

更多请看: “野依良治的视点”专辑

2017年2月24日

政策制定者与教研一线在认识上存在的乖离

日本的科技政策制定者与负责教研的大学教授之间的对话和沟通非常有限。其后果是两者在对一些基本且重要的问题认识上缺乏共识,进而阻碍了日本发挥研究型社会的巨大潜力。作为国家科技智库的JST研究开发战略中心(CRDS)也一直受着这种现状的困扰。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努力加深两者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信任。

作为政府,为维系和增进社会福祉、国家竞争力与履行国际责任,需要对科技创新政策进行顶层设计。制定科技创新政策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同时还要参考大学、经济产业界等各方主体代表的意见。但十分遗憾的是,日本的重要政策的落实总是遇到人才严重短缺的问题(博主:我一直认为,我国历次科技规划的重点领域选择还是较准的,但人才队伍规划与建设跟不上,选准的领域也攻不下来。。长期以来,日本的科技振兴政策与高等教育政策之间缺乏整体性,同时日本的大学在国家的创新活动中又缺乏主动参与意识

大学是崇尚自立与自律精神的学府。“大学自治”的原则以及日本《宪法》第23条,赋予了大学享有高度自由。与此同时,也意味着大学肩负着国民的重托。在科技方面,我希望大学能遵循本校治学科研理念的同时,也要充分认识到社会对大学的期待,在两者平衡点上为国民交一个满意的答卷

虽然日本经济长期以来增长缓慢,但是那些知名大学依然可以拿到高额的“投资”,依然可以储备了大量的科研领军人才,依然购置了大量的高端科研器材,并且居于科研信息节点的中心位置。一般来讲,大学校长要基于自己的远见卓识,并综合国内外各方的意见,来制定大学的基本运营方针。并且通过建立灵活的组织制度、在教学与研究上落实大学基本方针。十分遗憾的是,这些《学校教育法》(2015年修订)所赋予的大学校长的诸多权利在实际上受到了重重阻碍。“学部自治”依然是阻碍大学改革的最大症结

title

东京大学本乡校园(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研究生院的教育使命

如今,日本的研究生院的教育内容、教育质量让社会对大学失去了信任。研究生院里的过度细分化的学科领域教育并不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对学生来说,缺乏在现实社会生存的能力才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在日本,大多数的教授们依然在维护着旧的价值观和既得权力,秉承着论文至上主义。研究生院的教育,始终没有走出培养教授们的克隆替身型接班人的老套路,研究生院仿佛是座生产千篇一律的博士学位的工厂。虽然这种做法在全世界都很普遍,但是这却是中世纪门徒制度的产物,如若如此,有意见认为关闭研究生院都不为过。日本狭小的学术界所采取的“门徒式教育”,明显会阻碍学生扩大视野和培养价值观。

从事传统的基础科学研究的日本年轻人能够成长。不过,他们身上缺乏全球视野,而且对政策课题漠不关心。1999年,科学家们在布达佩斯世界科学大会上发表宣言,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即“科学植根于社会,科学服务于社会”。但随着日本的大学在国际上的存在感逐渐降低,社会所需的科技创新人才正在枯竭,这一问题非常明显。

学科领域在持续发展,核心课题也日新月异。具有人员数量限制的大学教师固定编制体制是否合理呢?学科的发展,需要在完善基础科学的同时,也要在学科的新陈代谢中取得发展先机。社会赋予了每一位大学教授在科研上的自由的同时,也对大学的教研活动提出了面向未来发展的需求,尤其是在培养新领域的科研人才方面,大学肩负着重要责任。让我一直很疑惑的是,为何日本的大学曾先于产业界就认识到了生物信息学、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AI)研究等的重要性,但迟迟未能培养出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呢?日本的AI学术论文的全球比重目前只有2%,远远落后于美国的57%和欧洲的18%。毫无疑问,研究教育制度的设计和实施上一定存在着重大问题。

国立科研院所的职责

日本的大学是自律型的组织,我们无法期待大学来承担那些目标导向型的科研活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大多数科研人员也选择放弃参与国家纵向型课题,那么究竟要由谁来落实当期的科技基本计划提出的“超智能社会”的任务呢?又由谁来落实对应《巴黎协定》及联合国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SDGs)》等公共课题呢?学术界如果不能灵活地开展多样化的社会合作和国际合作,就无法在国内外履行职责。

要落实科技创新政策,首先需要以“国立研究开发法人”为中心开展科研活动,并使其承担起相应的职责。政府与国立科研院所之间基于落实国家科研任务的契约,科研院所不仅要有组织地开展的目标导向型研究、新领域开拓型研究及国家共性技术的研发,还必须为此而持续培养人才。日本应该向中国科学院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学习,使国立科研院所有授予学位的权限,法律制度在国家利益面前需要作出让步。日本文部科学省除了与大学之间开展教育研究合作之外,还应努力克服政府部门之间的条块分割问题。

文:野依 良治(JST研究开发战略中心主任、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56894.html

上一篇:科学与政治的适当关系
下一篇:小时候演节目那些事

3 杨正瓴 刘炜 刘庆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2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