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他们在读什么

已有 1238 次阅读 2020-10-7 07:19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他们在读什么

武夷山

(发表于2002329日《科学时报 读书周刊》

 

多莉绵羊的培育者、英国爱丁堡罗斯林研究所的威尔穆特教授最近一直在读DNA双螺旋结构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弗朗西斯.克里克写的《多么狂热的追求》(Basic Books, 1990)。威尔穆特已经读过DNA双螺旋结构的另一位共同发现者詹姆斯.沃森写的《基因、女孩和伽莫夫》,现在想看看这两人对事件的描述有何不同。他也喜欢读小说,刚刚读完Melvin Bragg的《士兵返乡》(Sceptre, 2000)。威尔穆特出生于英格兰北部,出生时间与该小说故事背景的发生时间差不多,所以他觉得读起来既熟悉又亲切。另一本使他着迷的小说是Ian McEwan的《持久的爱》(Vintage, 1998)。威尔穆特说,“作者的心理描写引人入胜”。

 

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牛津大学生理学教授弗朗西斯.阿什克罗夫特女士曾著有《极限状态下的生命》(HarpeCollins, 2000)一书,她的读书兴趣极广。她说,“我床边的一大堆书中,有小说、诗集、科普作品,还有机场卖的那种畅销书”。这堆书的最上面一本是Simon Blackburn的《思考》(Oxford, 2001),“这是一本名家写的哲学入门书,真的让我思考”。

再下面一本是Kazuo Ishiguro的《剩余时光》(Faber, 2000),这个迷人的故事讲述的是社会阶级之间的隔阂和失去的爱。另一本爱不释手的书是《致马克先生的夸克》,这是Maurice Roirdan Jon Tirney 二人编辑的关于科学主题的一本诗集 (Faber, 2000)。目前她阅读兴头最高的是法拉第的《蜡烛的化学史》(Cherokee, 1978)。这是法拉第于1849年在皇家科学研究与普及所向少年儿童做的6场科普演讲的内容。阿什克罗夫特说,“我学到了关于蜡烛和化学的好多东西”。

 

(武夷山根据20011215日《新科学家》杂志上的有关内容和若干网上资料编写)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53434.html

上一篇:[转载]新发现的曹禺74年前在美讲演稿
下一篇:为J. D. 贝尔纳辩护的一篇论文(一)

9 许培扬 杨正瓴 李毅伟 刘炜 张淑扬 程少堂 周忠浩 黄秀清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2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