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转载]乘风破浪的女杰从美国归来,头像印到了日币上

已有 1715 次阅读 2020-7-1 11:21 |个人分类:东鳞西爪|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乘风破浪的女杰从美国归来,头像印到了日币上

https://www.keguanjp.com/kgjp_shehui/kgjp_sh_bestseller/pt20200626000004.html

2020年06月26日 文化历史

1908年4月24日,火车在滚滚蒸汽中驶入了终点站横须贺,人们纷纷下车,只余一位绅士在座位上垂头酣眠,他在梦中似乎去了很远的地方,一个连乘务员的惊叫声都无法传达的地方。

这位绅士叫津田仙。他在东京站上车,本应在镰仓站下车,却因为突如其来的脑溢血,一路坐到了人生的终点站。

在津田仙留下的提包里,装着一棵月桂树的树苗,今已亭亭如盖,就栽种在日本基督教团镰仓教会的会堂旁。

同年4月28日,青山学院大学在讲堂里为津田仙举办遗体告别仪式,新渡户稻造、内村鉴三发表追悼文,称这位为日本农业、基督教做出过长远贡献的人为“大平民”。青山学院大学名誉教授气贺健生也在著作中对其不吝赞美,罗列了许多褒扬之词。“生涯不要任何称号、终生在野、以平民自居、豪放磊落、义侠性格、直情径行、天真烂漫、行动力超群,情深而容易落泪、令人又畏又敬、大平民。”

不过对于现代日本人来说,津田仙的名字早已没入历史的洪流难以打捞,他们只知道一个津田,即将在2024年成为日本五千日币头像的津田梅子。

title

1871年12月23日,蒸汽船“美国号”从横滨港出发,计划经太平洋驶向旧金山。港口乌压压地站满了前来送行的政府官员与争着挤着看热闹的群众。这是明治政府首次派出的访察美国及欧洲各国的使节团,由岩仓具视担任特命全权大使。

在这107人组成的使节团里,居然有一名刚满6岁的小女童。这一发现很快在人群中传开,“这是谁家的孩子啊,爹妈可真够狠心的!”人们惊叹着、议论着、比划着、观望着这个日本史上年龄最小的女留学生——津田梅子。

梅子的父亲津田仙,出生在佐仓藩的一个武士家庭,自小习学荷兰语与英文,梅子是他的二女儿。在梅子不足3岁时,他与福泽谕吉、尺振八等人作为幕府翻译,奉命前往美国订购军舰——东舰,这是日本海军的第一艘铁甲舰。此次赴美经历,让他真切感受到了美国的进步,当得知明治政府同意女子作为留学生跟随岩仓使节团赴美,便毫不犹豫为梅子报了名。

在海外生活了11年,梅子于1882年回国,日语几乎不通,英文派不上用场,长久的离国别乡,让她对日本社会、对自己的家人都感到格格不入。她是远方的归客,却也是故乡的浪子。

当年做为使节团副使与梅子同船的伊藤博文,见她一时间全无用武之地,便邀请她做翻译与家庭教师。1885年,华族女学校诞生,伊藤博文又推荐她成为该校的英文教师。然而华族女子们全无学习欲望,只是希望掌握简单的英语,便于嫁给外交官或权臣,为鹿鸣馆的社交舞会锦上添花。

在出国前,昭憲皇太后曾召见梅子及其余四名女留学生,嘱咐她们学成归来,要成为日本女性的楷模。然而这楷模之路没有先例,国家与社会也无法为她们提供合适的平台。与梅子同去的女留学生中,有两名年满14岁的姑娘,先后以想念家乡和水土不服为由中途回国,另外两名年岁较小的尽管与梅子共同在美国生活学习了11年,但回国后也经家人介绍分别嫁与了男爵与伯爵。梅子急于做事、成事,誓要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却在开拓的过程中处处碰壁。

title

1889年,对华族女学校失望,对日本女性教育制度失望的梅子二度赴美,进入宾夕法尼亚州的布林莫尔学院研究生物学,指导教授是托马斯·亨特·摩尔根。该教授于44年后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

在这所学院里,梅子的远景规划逐渐清晰,开始在同学与教会的帮助下开展募捐,成立“日本女性美国奖学金”。

1900年7月,在父亲的协助下,梅子于东京创建了女性高等教育机构——津田塾大学,不分阶级地面向社会招生。校内不仅有英文课,还教授时政、音乐以及新渡户稻造的《武士道》,彻底改变了以家政学为中心的日本女性教育制度。津田塾的教育理念是自发性地学习、思考与行动,培养出了众多女性社会活动先驱者。

1944年5月,校舍被军队征用,门口挂上了军队的牌匾。数名女学生在夜色掩护下,将军队的牌匾摘下,扔进了学校附近的多摩川,令军部高层极为震怒。当时夏目漱石的孙女正在该校就学,回家后将此事说与母亲听。母亲大赞,“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津田的学生。”

津田塾女学生的反骨精神,无论是战前还是战后,都是一以贯之。毕业自津田塾的女政治家,在日本国会里被叫做“津田黑手党”,既含偏见,又不乏敬畏。

1969年,津田塾设立了全日本首个国际关系学科。少而精的招生理念,令该大学出了名的难考,有了一个“女东大”的封号。要说津田塾沾光东大,可真就未必。在《东洋经济》2011年10月公布的各大学生涯收入排行榜里,津田塾毕业生的收入不仅高过东大,还高过京大、一桥、庆应与早稻田等名校。

title

52岁那年,梅子因糖尿病住院,病情反复,2年后她不得不离开津田塾,搬到镰仓稻村崎的别墅里静养。“没有工作活着就没有价值,我想做的事情太多,做成的事情太少,现在让我离开岗位实在是残酷啊。”

2019年4月,日本财务省宣布,新五千日币的头像人物为“日本女性教育之母”——津田梅子。但从公开的纸币样本上可以看出,财务省是将津田塾大学提供的梅子的照片反转后印刷到纸币上。这一不谨慎的做法引起了极大的社会争议,“如果是伊藤博文的头像,你们也敢反转后再使用吗?”

五千日币上的头像,拍摄于津田塾大学成立那年,即梅子36岁的瞬间定格,为的是纪念夙愿得偿。如今回顾,这竟只是生涯奋斗的一个节点而非顶点,道阻且长。

title

梅子64岁在镰仓去世,死因与父亲津田仙一样,是脑溢血。遵照遗愿,友人们将其墓地安置在津田塾大学小平校区的东北角。

津田塾里有个流传至今的校园传说——只要去梅子墓前凭吊,便会一生与恋爱结婚无缘,每届新生都至少被学姐们“警告”过一次。因为这位勇敢的先驱者,她终生未婚。

供稿:庄舟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40178.html

上一篇: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信息计划政府间理事会第七届会议情况
下一篇:[转载]民国初就有“新发地” 并非平坟而得名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