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宇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ly2014

博文

柴静和丁仲礼,谁是真正的爱国者?(八)

已有 3011 次阅读 2017-2-7 11:41 |个人分类:国际杂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讨论与国际上,特别是G8国家 来谈判碳排放量问题的策略


1、人均碳排放量

网络格言:重要的东西要重复三遍


当年,丁博士说:27个发达国家占44% 是“不公平的”。

在博文(二)中,若是按照丁博士的建议,以G8国家每年的人均排放量的80% 来设定中国和印度的排放量。一个简单的数值计算就会看到,中国从2009年到2050年的总排放量是2340亿吨,将会切走 29%的蛋糕(8000亿吨)【注: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实际排放量已经占到全世界的28%左右了。】;印度从2009年到2050年的总排放量是1510亿吨,将会切走 19%的蛋糕;也即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会切走了全世界 48%的排放量。

那么,他的这个方案看来也是不太对头的吧,在哥本哈根会议上也没人采纳。

而且,真是要是按这样的一个方案,还有其他“后发”的30来亿人,他们也要这样做,那么,要达到所谓的“8000”亿吨的限额,是根本不可能的。

2、历史累积排放量

2008年12月波兹南气候会议,和2009年12月份的哥本哈根会议上,中国代表团,提出了一个很有利/力的数据,那就是“历史累积人均排放量”。

我们现在来看,若是计算从1850年开始到2007年157年间的碳排量,那么可以看到,

世界上最大的10个国家依次是,美国、中国、俄罗斯、德国、英国、日本、法国、印度、加拿大和乌克兰。

美国是3391.74亿吨,占全世界的28.8%;中国是1059.15亿吨,占全世界的9%;俄罗斯是946.79亿吨,占全世界的8%;德国是811.945亿吨,占全世界的6.9%;英国是687.63亿吨,占全世界的5.8%;

日本是456.29亿吨,占全世界的3.87%;法国326.67亿吨,占全世界的2.77%; 印度288.24亿吨,占全世界的2.44%;加拿大257.16亿吨,占全世界的2.2%;和乌克兰254.31亿吨,占全世界的2.2%。


历史累积排放量(亿吨)

百分比

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吨/人)

人口(亿)

美国

3,392

28.80%

1102.3

3.077

中国

1,059

9.00%

79.6

13.31

俄罗斯

947

8.00%

663.5

1.427

日本

456

3.87%

356.5

1.28

印度

288

2.44%

23.7

12.14

【人口数是2009年的数据。】

从中可以看出,第一名美国的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是1102吨/人,而中国是79.6/人,印度仅有23.7/人。

若是基于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来考虑将来的排放量,即便是美国现在就停止任何排放,然后就等中国,印度来达到美国的80%的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那么,中国还可以排放10678亿吨二氧化碳,而印度可以再排放10417 亿吨。

也即,历史累积欠账中国和印度约 2.1万亿吨 的排放量。那么在未来的50年,实际上中国和印度就可以爱排多少,就排多少。

不过, IPCC的数十位科学家们的报告说,到2050年这四十来年,最多只能排8千亿吨,否则温度上升,人类要玩完。

还有若是补偿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的话,还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30来亿人口,呵呵,他们也算上去的话,那么还要再加欠账约 2.5万亿吨的排放量。(这还没计算人口的增长。)

显然,这样根本就没办法来谈判了。

因此,我在前面回复以为网友说,“讨论历史责任,是可以讨论的;或者说要资金和技术的补偿。但是以人家历史上的排放,来给自己找可以排放的理由,虽然也可以自圆其说,但是在现代世界是有点风格不高的。”

也即,我们可以 以历史责任,来要求美国、日本、德国等G8国家,给我们(发展中国家)技术、资金上的补贴和援助,那是讲得理直气壮。

但是,若是说:你们历史上排了这么多,我们现在也要排,我们风格高一点,就排到你们的80%。

若是这样的态度,其他各方就会认为,这根本就没有谈判的基础。

因此会议黄了也是自然的。

另外,关于人均历史累积排放量”的事,还有争论,看如下引文:

http://discover.news.163.com/special/percapitaemission/

【自从在波兹南气候谈判会议上中国抛出独家炮制的“人均累积碳排放”概念,这一提法一度成为中方与发达国家责任撕扯不清的挡箭牌。有环保组织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认为提出这一概念很是高明,它可以在谈判桌上为中国带来更多回旋余地。但气候谈判需要的是积极诚恳的态度,而非这种文字游戏。

中国提出的“人均累积碳排放”其实就是将历史上一段时期内各个国家累积的碳排放量求和(中国使用的是1900年-2010年),再除以该国当前人口数。事实上通过这一公式计算得出的结果在责任主体方面并不一致,从科学的角度看本身就是个错误的概念。[如果必须计算所谓的“人均累积碳排放”,正确的方法是用各个国家累积的碳排放量求和除以这段时期内各个国家曾经出现的人口数字总和,但这是个根本无法统计的数字。]

数据上看,在计算人均累积碳排放时,近年人口变化的因素被过度放大:比如俄罗斯这样的国家,1990年至2010年间,俄罗斯人口数降低了4%,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28%,“人均累积碳排放量”却增大了。可见使用这一概念这在国际谈判中需要计算历史责任时并不公平。】


**********************************************

在 我的这一系列的博文(三)中,有蒋大和教授的评论:

[2]  蒋大和  (2017-1-3015:09)

建议博主找找,读一下印度环境主义学者Anil Agarwal(已故)和Sunita Narain合著的书“Global Warming in an Unequal World ~a case of environmental colonialism”,看看发展中国家是怎样看待碳减排问题的。

博主避开历史责任,就是发达国家的立场,是不会得到发展中国家的赞同的。

从美国CDIAC数据看,中国大陆2006年起二氧化碳的总排放量超过美国了。博主怎么不说说2009年时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几倍?(现在是4.33倍)把人口数量计算在内,中国碳排放量不应当超过美国吗?

即使是燃煤,按人口算,现今中国大陆人的耗煤量和美国人也是相当:1比1!烧油和烧气呢?

中国这些年经济社会发展很快,但落后地区仍然很多。博主有没有想过他们的家庭和孩子们应当过好一些的日子呢?

中国发展迅速,存在许多问题,正在努力改正,但是发展权是必须争取的。

美国人没有经历过发展的阵痛吗?请去纽约市里看看,环境很好吗?飞机上都可以拍到紧邻的新泽西炼油厂的灰色烟流;印第安人那里耸立的高大烟囱也是景观之一。

博主回复 (2017-1-30 23:40):

蒋教授,讨论历史责任,是可以讨论的;或者说要资金和技术的补偿。但是以人家历史上的排放,来给自己找可以排放的理由,虽然也可以自圆其说,但是在现代世界是有点风格不高的。

当然,你可以说是“生存权”重要,风格的事情不能当饭吃。也是的。

不过,对中国减排、发展清洁能源, 或者说得更大一点,调整经济发展路线,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人家“逼”我们,我们才做的。[不一定要那么高的GDP啊。]

若是我们能顺势而为,在人家眼巴巴地求我们合作的时候,狠劲儿要价,然后“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可能反而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而且是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

可惜的是,国内这方面的学者大部分是只会领会领导意图的学者,而不是独立的学者。

想当年钱学森老先生发表亩产万斤的文章,理论上也没有大错,支持了当时的形势,但是后来,他应该为那篇文章后悔莫及了吧。

关于累计排放量的事情,我有时间写后续博文时,会讨论的。其实,我认为那没有很强的说服力。

至于印度,说得直白一点,若是他们继续这样“瞎搞”下去,首先他们自己遭殃,然后邻国遭殃,然后全世界遭殃。

**********************************************


这不是学术论文,是草草写的,因此,有错误或不严谨之处,请批评指教。

【待续】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374168-1032098.html

上一篇:向中国人民致歉 - 许多事情是不需要那么“上纲上线”的
下一篇:特朗普骂美国法官,遭中国法官责骂“与恶棍无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