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万水千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odeng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博文

远山呼唤(日志二十一) 精选

已有 3219 次阅读 2020-10-10 22:22 |个人分类:考察随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江达, 昌都, 地层, 化石, 动物

远山呼唤(日志二十一) 

全天赶路,所以想早一点出发。但江达也是山谷中的县城,只是比德格稍微宽敞一点,房屋分布在字曲两岸。7点半日出,到了8点半仍然昏暗,太阳光只能照到山巅。县城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店铺开门,我们也就吃不上早餐。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是9点半上班上学。好嘛,再等等。可到了9点半,还是静悄悄的。再一打听,为纪念昌都解放70周年和举行第六届三江茶马文化艺术节,全市从109日至15日继续放假7天。

 

我们终于上路,317国道依然是一条风景线,幽深的峡谷、碧绿的扎曲,不仅有多变的地形地貌和森林草地,还可以沿途观察地层。在前往昌都的路上,红色的侏罗纪地层绵延不绝,异常醒目。虽然车行很快,我还是努力睁大眼睛,希望能在岩层面上看到有恐龙脚印。之前在这套地层中发现的蜥脚类恐龙脚印最长达1.8米,被鉴定为雷龙足迹(Brontopodus)。巨型的恐龙在水边漫步时,在泥泞的地面留下脚印。

 

不仅有化石,现代的动物在这样高寒的地区依然活跃。那些大型的鸟类,金雕、蓑羽鹤、天鹅、斑头雁都被观察到飞越过珠峰,更不用说鹫了。一只胡兀鹫(Gypaetus barbatus)的通体黑色的幼鸟停在河滩上,它还在练习生阶段?胡兀鹫是因吊在嘴下的黑色胡须而得名,这只幼年个体的胡子还不太长。它需要5年才能完全成熟,那时候不仅有长胡子,头部的羽毛也变成淡褐色。胡兀鹫的一大技能,是为了取食腐尸上其他食腐动物不能消化的部分,会把骨头从高空抛向岩石打碎。我们就看见这只幼鸟扔炸弹,可惜它还学艺不精,扔到水里了,溅起好大一团水花。

IMG_7888linshi.jpg 

我们在路边休息时最容易见到的是棕颈雪雀(Pyrgilauda ruficollis)和高原鼠兔(Ochotona curzoniae)。雪雀在草地和溪边活动,喜欢站在突出的石头和裸岩上鸣叫,一点都不怕人。我要拍一只雪雀,它直接蹦蹦跳跳向我靠近,弄得来我把长焦镜头缩到最短都无法对焦了。拍鸟时最常见的情形是鞭长莫及,没想到今天反而近到手足无措。棕颈雪雀与高原鼠兔可以说是一对好搭档,雪雀不仅经常在鼠兔的洞中活动,甚至把巢穴建在被鼠兔废弃的洞内。

IMG_7925.JPG 

高原鼠兔身材浑圆,尾巴短到没有,体色灰褐,善于隐蔽。它们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种,数量特别大,只要你朝土质绵软的草地甚至土壤疏松的坡地走过去,就会惊动一群东奔西突的鼠兔纷纷逃回洞去。有时候谁慌不择路跑进了其他鼠兔的洞穴,还会被撵出来。由于鼠兔打的洞太多太长太复杂,因此被认为是草场退化的元凶,一直被当作鼠害消灭,虽然它们属于兔形目而不是鼠类的啮齿目。

IMG_7918.JPG 

中午过后我们赶到昌都,这里已经发展成为西藏东部的大都会,其建设规模与内地的城市相比毫不逊色,并且有鲜明的民族特色。70年前的106日,昌都战役的序幕拉开后,解放军在高原上纵横跨越四川、青海和西藏三个省区,最终于1024日结束战役,解放了昌都。五星红旗从此在雪域高原冉冉升起,成为西藏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西藏各族人民筚路蓝缕,在世界屋脊上开拓着现代文明的奇迹,我们今天在昌都看见的就是一个充分的展示。

 

下午我们向南继续赶路,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温度也在逐渐降低。中午在3200米高度的昌都还在体会夏天似的炎热,傍晚到达4300米的八宿县邦达草原就完全是一派冬天的肃杀和寒冷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43751-1253900.html

上一篇:远山呼唤(日志二十)
下一篇:远山呼唤(日志二十二)

13 郑永军 徐长庆 黄永义 黄河宁 杨卫东 张晓良 宁利中 卢小康 刁承泰 孔玲 吴嗣泽 康建 冯大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05: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