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

陆仲绩
访问数:613368
研究领域:信息科学->计算机科学->计算机软件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全部博文

补胎

匆匆出门,时间上打好提前量。推自行车的那一刻,发觉坏事了,车胎没气了。 这个时候要找一个修自行车的地方,比起满大街的房屋中介机构,还真不好找。方圆五百米是没有的,好在还有时间,就推着去吧。气喘吁吁的一通忙乱,打完气,骑上就走,没几步又没气了。显然,不是漏气是要补胎了。 赶紧把车放在路 ...
2019-12-9 16:50

一束金银花

天阴沉沉的,还冷飕飕的,那是老天在捂雪的节奏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窗台上那些“凡花俗草”,经过粗粗修剪施肥,算是要把它们都送入“冬眠”状态,原本就杂乱,更是显得冷清和落寞。只有一盆不知名的小草,刚摘来不久,栽下去时也没多大指望,反倒看着她正硬朗起来了。那天路过一家大学的住宿楼,门卫 ...
2019-11-30 16:52

五里桥,我们的家园

善解人意的居委干部小焦给借来一本《打浦桥:上海一个街区的成长》。 一书在手,门前打浦路就从清同治《上海县志》的肇嘉浜上一座小木桥,“门前公路小河浜,载晓轻篙点水忙。透过石栏蹲对远,青青麦甸野茫茫。”。一瞬那间,就慢慢走到了如今魔都的“栖五里长廊,赏一江春水”…… 打浦路不长,从原本属于法 ...
2019-11-27 20:31

我的咸齑梦

…… “想吃点什么?” “咸齑、弹涂,加些韭菜。” “还要什么?” “咸齑大汤小黄鱼。” …… “哎!哎!手舞足蹈的,做梦了吧?做什么梦?在吃什么了?咋吧咋吧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等着上菜,就被老伴推醒了。啥情况!做梦吃咸齑,看来今天又没有这个口福了。一场心仪已久的美味 ...
2019-11-22 20:28

找回宁静的自我生活

这个学期的课就要结束了。 好多年了,原先都是到年底要作年终工作总结,退休后进了老年大学,当了一个学生,又回到了以学期作为阶段的那个年代,说来奇妙,得来全不费工夫,当然也得好好珍惜。 要说学生,我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在外面忙乎,搞得三天打鱼二天晒网的。总是努力安排上课的机会,但还是记得 ...
2019-11-13 21:25

手表惹的事

地铁8号线的起点站,上车的每一个人都有座位。这里大都是些中转的乘客,忙碌过后显得有些疲惫,等待发车的时候,眯着眼,倦怠懒散的模样。 车开动了,摇摇晃晃中,人就稍许打起了精神。觉得对面有位大个子有些面熟,打量了一番,想不起来,眯着眼再想,还是想不起来。牛仔夹克衫,高大魁梧,头发花白稀松,前额 ...
2019-11-8 16:44

开光:从一张毫无表情的镜头说起

莫兹尤辛是俄国的名演员,库里肖夫给他拍了一个毫无表情的特写镜头。 库里肖夫把这个特写镜头分别接在一盆汤、一个作游戏的孩子和一具老妇人的尸体镜头前面,出乎意外的是,他发现观众看到了演员的“表演”:“莫兹尤辛看着那盘在桌上没喝的汤时,表现出沉思的心情(饥饿);他们因为莫兹尤辛看着女尸那幅沉重悲 ...
2019-10-22 07:57

青蟹,红了

阿姑总是这么大气、客气,送来一张宁波“蟹大人”的青蟹提货单。 青蟹,学名锯缘青蟹,古代被称为蝤蛑 。苏轼写过一首《丁公默送蝤蛑》,其中“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应该是好友丁公默给他送了两只青蟹,看把他给高兴的。要换,也得看有这等名望和水平啊。可见青蟹在历代美食家和诗人心里,该有 ...
2019-10-17 19:52

风·水

风·水 ﹍﹍ 致我的童年、憧憬和祝福 ﹍﹍ 风似风,水似水。 “岗墩”风,“新漕”水。 “岗墩”秋风入梦境, “新漕”乡水沾湿巾。 风非风,水非水。 南北风,九龙水。 南北秋风游子梦, 九龙湖水思乡愁。 风是风,水是水。 东海风,三江水。 ...
2019-10-14 09:03

“玩”

早上起来,看到孩子昨晚拿来的一束花搁在窗台上。别致的宁静,洋洋洒洒的张扬,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窗外的紫薇花还有一枝硬伸着“脖子”,高高的,在孤零零地开着。说紫薇花是“百日红”,可一般临近秋日,就很少再有开花的了,这花顽强的有些倔有点“轴”。 看到有朋友在圈里发了一张正在打篮球的照片, ...
2019-10-7 08:52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