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语言学穷青椒收到人生第一个internship申请该咋办? 精选

已有 7719 次阅读 2014-2-10 10:35 |个人分类:笑侃科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今早到图书馆(没错就是图书馆,语言学的穷青椒是莫有办公室的!)按平时工作惯例先查邮件,第一封邮件就把我吓了一跳,标题是Application for Intership under the topic ... 以为是垃圾邮件,在恼火着学校邮箱已经把“过滤”这个动词转化为虚词的同时想随手删掉,转念一想,这些天忙活社科本子,我很久没看英文的内容了,既然这是封英文邮件,就看看吧,哪怕是垃圾邮件,好歹也是native speaker写的啊,多看几篇没准我还能总结总结垃圾邮件的语篇特征,整出篇SSCI来。

一看,更是吓了一跳,是来自印度一个大学的school of mechanical science的大三学生写来的,他想跟我做internship,简历还不错,那一系列的C++、Java和Matlab等程序语言技能对我这个只过了C语言二级的文科堆里的理科生来说颇有吸引力。他的这份申请让我虚荣地的自豪了一把,这是有人来跟我说,请你当我老板吧,听起来多帅啊。这可是有人‘求包养‘耶!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多男性听到‘求包养’这个词都会自我感觉那么良好了。媳妇熬成婆的感觉确实有那么点让人飘飘然哈。

他之所以找到我是因为看到我发在Critical Discourse Studies上面一篇关于网站演变跟高校市场化之间动态关系的文章。那篇文章因为不是SSCI,在学校算科研量的时候貌似只算一篇国内中文核心,连语言学核心的边都没蹭上。可能蹭上边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反正我觉得我花掉我的所有脑细胞都搞不清楚科研考核,与其把我那数量有限的脑细胞用在琢磨怎么蹭上语言学的边,我还不如用在多写两篇论文上。像这次一不留神撞个马运,竟然吸引来国际实习生。虽然严格意义上这个印度学生撑死算个亚洲实习生,但一挂上国际,那听起来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亚洲也在国际之内的嘛,以大概小总没错。

我手头的研究和要打算做的研究项目确实需要一个能写程序和懂网页设计的人来帮我做一些事情,因此我好想马上回邮件, please please please come。不能用超过三个please,因为事不过三。再者,我还是要矜持一点,不能让印度一大学生感觉我一堂堂中国语言学者如此迫不及待地寻求印度技术支持,那会助长他们气焰的,我大中国的技术也是刚刚的。可转念一想,人家来到我这个中国的南海边连西北风都没得喝,我那听起来吓死人的省社科项目只有可怜的3万块,倒是够他从印度飞到广州,回去估计就只能够飞到新加坡了。可我当时战战兢兢地填那项目经费预算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能有国际实习生主动送上门来给我干活,哪怕我有先知先见想到了,据说也不符合繁荣国家社科研究的各项政策要求。

那我怎么办?送上门来干活的马就这么打发走了?舍不得啊!看完邮件的头30秒我都已经把我后面30年研究都畅想了一番:以这个实习生为我实现跨学科研究辉煌未来的起点!在理工大学混迹多年的我很清楚我这个不幸被发配到social science的人只要能沾点science的边,挤进理工研究的地盘,哪怕踩着边随时有坍塌或被甩出去的危险,我就能申请那听起来让人还有点奔头的各种面上项目,据说还有横向项目可以申请,这样我就不用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挤出点私己钱去开个学术会议了。据说现在science funding的行情没有我读书时候那么好了,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啊,science funding的零头都足够我们这些social science苦行僧锦衣玉食了,更何况我就惦记着个驴而已。

舍不得打发,难不成我就只能把人家忽悠来免费给我干活?靠着我这么些年在语言学山头修炼的功夫,能忽悠成功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万一万一他来了以后发现这个号称已经崛起的中国其实严重贫富不均,搞science的人能大鱼大肉,搞social science的人连粥都喝不饱,虽然地球人都明白,这不是中国的错,但这要是传出去一定会被某些不怀好意的国际极端分子利用,恶化中国的国家形象。更严重的是,他这个science student要是真的来了,发现我这个被他求出来的social science老板的那篇文章是撞蛇运发出来的,忽悠成份太多,从此丧失了对social science的兴趣,更甚者将social science踩在脚下,万年不得翻身,这样的话后果可就不是恶化国家形象那么简单,是将C. P. Snow 的the two culture的social science推向毁灭的道路,成为减少世界多元文化中重要一元的推手之一。

梦醒时分,决定告诉小帅哥,感谢你想让我当老板的这份鼓励,感谢你对中国,对social science的兴趣,但经济基础决定学术研究,俺这个穷青椒没当老板的资本,建议你往资本主义国家寻找机会,不管你的新老板多么富豪,也不管前路多么艰难,请不要放弃你对social science的热情,它会让你发现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wonderland。

继续社科本子,据说今年青年项目都有20万,饼画着放在那,只要不那么执着,非饼不吃,我想,我还是不会饿死的。

[说明一下,本文纯属工作无聊之际自找乐子的调侃,如有引起阅读不快请自行转其他严肃博客获取正能量调节。对于担心我当真的老师,谢谢关心,我没当真。这年头不是很流行一句话么,认真,你就输了!]

[最后记:吃了个午饭回来发现还是有人担心我上当,难不成非得我把我那练得炉火纯青的新加坡英语回复贴在这里你才相信我不当真: hey, there, no money internship, you want come or not? Want come, come. Don't want, ok ah. 如果让我当面跟他说,那就变成hey, dare, no money indernship, you wan gume or not? wan gume, gume! don wan, okei ah.(试试把t换成d,c换成g,把尾音的t吞掉,印度英语也不是那么难学的哈!)好了,自娱自乐了一把,闭关回归社科本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79982-766181.html

上一篇:考研英语的贝多芬之伤
下一篇:穷并淡定着

14 廖晓琳 刘立 王春艳 徐大彬 平文丽 李侠 谢其峰 曹建军 曹聪 李粒 董焱章 张强 zhangcz07 wangdecai198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1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