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飞越时代的巅峰Smirnov—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五) 精选

已有 4199 次阅读 2016-4-13 06:5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人类很早就注意到矿物并在实践中逐步学会了利用这些矿物,且开始思索矿物的形成,特别是金属矿物。受知识和社会意识形态的局限性,为了迎合当权者和上帝的旨意,经过冥思苦想,早期的哲学家终于有了自认满意的答案。古希腊哲学家Aristotle(亚里士多德)认为是太阳的光芒导致了金属的富集,而另一位哲学大贤Plato(柏拉图)则认为是地球内部的地火最终形成了金属。以此为根据,中世纪欧洲的炼金术士千方百计设法使铅锌等贱金属变成黄金,由此推动了化学的进步,更有甚者认为地球内部存在一颗巨大的“金树”,矿脉是枝干,河中的块金是果实。现代经济地质学公认出现于16世纪中期,德国内科医生Agricola(阿格里科拉)写了一本有关矿业的《De Re Metallica》(《金属论》),第一次对矿床按形态进行了简单分类,他被后人尊称为矿物学之父,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位矿床学家。经过18-19世纪漫长水火不容的争论,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悄无声息中,在矿床成因理论方面俨然形成了若干世界性科学学派。最主要的有注重构造研究的美国学派、注重矿物研究的德国学派、注重区域含矿性研究的法国学派、注重火山成矿研究的日本学派以及注重矿床与围岩关系研究的苏联学派。

随着上世纪苏联的解体,苏联学派渐趋没落,派系林立纷争局面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欧美学派一统江湖,泱泱大国中国也终于没有脱颖而出,自立门派,依然若地质在中国之初,亦步亦趋,紧紧跟随欧美的步伐。但苏联学派的身影也未完全消失,春风化雨,零落成泥,散落于各个角落。中国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曾经派出大量技术人员到苏联学习地质、矿产知识,苏联许多著名的地质学家也曾到中国指导地质工作,他们那种求真务实、实用主义的精神作风深深地影响了新中国第一代地质学家,翻阅陈国达院士的《成矿构造研究法》和袁见齐先生的《矿床学》等著作,痕迹可循。耳熟能详的苏联地质学家包括柯尔任斯基、查瓦里茨基、毕利宾、斯米尔诺夫等等。苏联地质工作者依靠世界科学的成就,以及经常与各国学者交流的经验,发展了矿床成因理论,使苏联地质学思想在世界上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弗..斯米尔诺夫),尽管现已成为寒烟,不复从前。历史不能忘却,精神还需发扬,今天我们介绍Vladimir Ivanovich Smirnov(弗拉第米尔.伊万诺维奇.斯米尔诺夫,简称弗..斯米尔诺夫,下文称斯米尔诺夫)这位曾经站在世界矿床学巅峰的苏联巨人。

1 Vladimir IvanovichSmirnov(1910-1988)(文献1)

斯米尔诺夫1910131日出生于俄罗斯的一个贫困工人家庭,家庭事务由他的母亲做主,他的母亲是一位经精力充沛、坚决果断的女人,这种性情也潜移默化于斯米尔诺夫的性格中。斯米尔诺夫年轻时,社会动荡、物资匮乏,经济困难。1926年,他去莫斯科机器制造厂当了一名工人,1929-1934年,他先后进入莫斯科矿业学院、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学习。由于他提早的职业定位,良好的身体条件,善于观察思考的头脑,镇定沉稳的性情,异乎寻常的勤奋等因素,在学习期间,就成绩突出,能力出众。1931年担任北高加索Elbrus多金属矿的一名主管,1932年,担任西伯利亚Pezas地区金矿勘查的一个地质队队长;1933年,担任远东Verkhnii铅锌矿的矿产地质学家。

1934年,在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毕业后,斯米尔诺夫参加了在中亚,主要是天山一带的找矿勘探活动。在那个年代,马是地质队员最好的伙伴,一般地质队会在养马的农场主那里租赁健壮的马匹,对斯米尔诺夫这位来自城市的居民而言,骑马照顾马都是一种新鲜的体验,斯米尔诺夫很快就学会了,并且终生对马充满了热情。有一匹马给斯米尔诺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1931年在北高加索地区工作时,地质队有一匹叫Karagez(意为“黑树”)的马,这匹马性情暴躁,难以驯服,地质队长、总工程师,还有一些儿喜欢骑马的地质队员都败下阵来。斯米尔诺夫艺高人胆大,决定冒险一试,那匹狂怒的马试图把斯米尔诺夫掀下马背,但斯米尔诺夫双手紧抓缰绳,双腿紧夹马肚,即使摇摇晃晃,身如醉酒,但终没有掉下来,后来这匹马成为斯米尔诺夫出野外的亲密伙伴。这也让我想起了一匹马,2001年,我在新疆中天山巩乃斯一带从事找矿任务时,曾经半夜和一名年轻地质队员同乘一匹马,山险峻,路陡峭,风哽咽,水呜咽,缰绳扔,马自行,穿密林,趟急水,平安到达营区,所以在我的人生中对马心存好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米尔诺夫接受了人生最大的一次职业考验。位于DonbassNikitovskoe 汞矿落入敌人之手后(汞是生产炸药的重要成分),国家面临着需要尽快再找到一座汞矿山的紧迫任务,这项重担落到了当时三十而立的斯米尔诺夫身上。在时间仓促,资金缺乏、人手不足、资料难寻的严峻不利条件下,他殚精竭虑,迎难而上,几乎从无到有,硬是把位于乌兹别克斯坦战前微不足道的Khaidarkan汞矿发展成了国家最主要的汞矿生产矿山,满足了国家的战时需要。无论经历怎样的艰难挫折、心路历程,始终不渝服务国家、献身科学方是为科学家之精神,我突然想到了丁文江、翁文灏那些中国地学先驱者的精神及其所作出的贡献(有兴趣的朋友推荐阅读刘强主编《百年地学路几代开山人—中国地学先驱者之精神及贡献》)。

1945年,斯米尔诺夫有关中亚汞矿的博士论文通过了答辩,并成为全苏矿产资源储量委员会的主席和苏联地质部副部长。1950s早期,他成为了苏联公认的最著名的矿床地质学家。他清晰的思路,果敢的决断,在冒有风险的重大决策时,往往最终证明为正确的抉择。1946年苏美冷战初期,寻找铀矿迫在眉睫。地质部门选定了位于乌克兰的Krivoi Rog铁矿盆地作为优选地区。当时委员会成员都为全苏杰出的地质学家和管理人士,形成了两种找矿理念。一种理念建议开采深度为300-600米,为此要挖掘40千米的隧道和10个竖井,这需要昂贵的开销和十年左右的时间,大多数人都赞同这种观念。另一种理念则认为先要进行综合研究,辅以适量钻探,这样会获得更好的效果,当地的一些儿专家支持这种观念。斯米尔诺夫力排众议,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第二种理念,最终证明是正确的决断。

2 Smirnov(5)Krivoi Rog铁矿盆地(文献1

长期巨大的工作负荷使得斯米尔诺夫患上了心肌梗塞,也因此因祸得福,使他逃过了苏联当局1949年开始的逮捕地质学家的行动,避免了和许多老师同事同样的命运。患病后,他离开政府部门,去了学术研究部门,主要在国立莫斯科大学和苏联科学院从事教学研究。在学校里,斯米尔诺夫有机会在实践中应用他所掌握的丰富的地学知识和教学管理才能。他在国立莫斯科大学带头建立了矿产资源地质与地球化学系,这走在了时代前列,他的与众不同的职业道德精神与异想天开的地质思想令许多人惊愕。在课堂上,他讲授的矿床地质学课程非常受欢迎,里面有许多独创性的见解,是对前人资料、当前最新理论和自我矿床学认识的系统集成,后来成书出版,这就是著名的《The Geology of MineralResources》(矿床地质学,在苏联出版过四版,1985年地质出版社翻译出版了第四版)。

在斯米尔诺夫《矿床地质学》出版之前,经济地质研究领域的权威是C.ParkW.EmmonsR.MacDiarmidW.LindgrenH.Schneiderhöhn,主要是美国和加拿大学派矿床学家统治着这个领域,他们强队对地质构造的静态研究,成矿作用过程常常简单描述或不予考虑。在总结了世界上各种实验和分析资料后,斯米尔诺夫改变了只是描述矿床的作法,而是加入了成矿作用过程的物理化学条件分析。地球化学、实验矿物学、岩石学、岩相学等内容都成了成矿作用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在书中,斯米尔诺夫强调了矿床形成的多阶段性和复成因性,每个矿床都是有生命的,都是独一无二的,辨别每一个成矿阶段(矿物共生组合等)对理解成矿作用演化特别重要。这本书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受到世界范围内专业人士的好评,在日本举行的矿产教科书国际比赛中,该书超过美国、德国、法国和瑞典的著名教授的名著而获得第一名。可以确切说,斯米尔诺夫在那时已经成为矿床学界的领袖,并且一直维持这个角色直到逝世。

在区域成矿问题上,斯米尔诺夫支持毕利宾、S.S.斯米尔诺夫的见解(苏联叫斯米尔诺夫并从事地质研究著名的有好几个),而没有成为投机政治矿床学家,支持当时政府要员的意见。在成矿分带问题上,斯米尔诺夫也坚定地认为先要分析成矿环境,在分析矿体组构,然后才是成矿分带,最后是矿床成因。板块构造才提出时,斯米尔诺夫对将板块构造思想用于矿床成因持批评意见,他认为许多支持板块构造的人对矿床成因一无所知,根本就没有矿床知识,仅仅那些熟知矿床,能够描述矿床,区分主要矿床特征的人才能处理矿床成因问题。虽然对支持板块构造者持反对意见,但也正是他促进了板块构造理论在苏联的传播。当一个出版社让他推荐外国地质书籍并翻译成俄文时,他推荐了当时最顽固的板块构造学者A.MitchellM.Garson的《Mineral Deposits andGlobal Tectonic setting》(《矿床与全球构造》,有汉语版),还让他的同事参与了翻译工作。

斯米尔诺夫的会议论文常常内容丰富,措辞得当,逻辑严密,往往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能感觉到他许多思想并非临时起意。他习惯于会议前精心准备论文,会议后,总要耽搁两三天才离开,根据会议所谈再次认真修改论文,以投递给杂志,为此常常拒绝朋友的热情接待。别人对斯米尔诺夫的成功之处颇为好奇,有一次,一些儿记者贸然闯进了他的办公室,询问这位教授的成功之道。斯米尔诺夫回答到:“我成功的秘密只有两个字:钥匙!我忘记了锁上门,才让你们闯进了我的办公室,打扰我的工作。”这些记者灰溜溜地鱼贯而出。

在晚年,斯米尔诺夫主要专注于矿床类型演化、成矿时间、成矿作用研究。他出版了一系列有关硫化物矿床形成时间的文章,强撑了成矿时间的长期性,并对褶皱前后的成矿作用提出了个人见解。他认为矿床学家的基本任务是揭示矿床形成的全部历史,包括从矿物堆积以前的地质作用,经过矿床形成阶段,最后到后生阶段。

斯米尔诺夫是一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他的授课细致全面、说理透彻、概念清晰简洁、声音抑扬顿挫,一名30年前听过他课的学生依然感觉授课过程历历在目。斯米尔诺夫也是个幽默自控能力极强的人。1972年,他去日本参加国际矿床成因协会会议,野外考察Au-Ag矿入住一个小宾馆,吃饭时,他穿着房间内为女人准备的和服就出场了,看起来滑稽可笑,但他保持镇定,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带头的艺妓对他另眼相看,跳舞时选他当了舞伴。他是非分明的个性吸引了许多年轻学生的目光,但也得罪了不少当权者和同事,但他从没有屈服。科学有时是与政治捆绑在一起的,但他没有示弱,德国矿床学家H.Schneiderhöhn的《Ore Geology》就是在他的建议下翻译成俄文并为之作序,这在当时是一项很难完成的任务,因为这名德国矿床学家在二战时为德国纳粹出力颇多,但在斯米尔诺夫眼里,真正的科学是没有国籍与种族界限的。

Smirnov(黑衣服)在第比利斯参加国家矿床成因协会会议

(右1为加拿大金矿地质学家R.Boyle)(文献1

除研究矿床外,他还有许多业余爱好,欣赏油画,石刻艺术品、收集邮票、阅读小说、踢足球、打冰球等等。他对幸福的理解就是人有目标,为目标奋斗,并取得显著成绩。

19886月一个寒冷的日子,斯米尔诺夫因病告别了他心爱的矿床学,与世长辞。

在斯米尔诺夫55年的地质生涯中,他去过33个国家,共考察和研究361个矿床,其中热液矿床占55%,黄铁矿类矿床占12%,变质矿床占8%,层控矿床占4%,岩浆、伟晶岩、风化和砂矿床各占2%,碳酸岩和钠长岩矿床各占0.5%。在国内外地质考察中,共乘飞机飞行37.5万千米,火车12.8万千米,汽车7万千米,航海1.95万千米,乘船600千米,骑马9300千米,骑骆驼、驴、象237千米,坐马车450千米,步行1.65万千米。他培养出3500余名学生,40名副博士,15名博士。他撰著854篇论文,单独或合作著有28部书,主编书66本,在苏联科学院科学通报中,有1960篇手稿及1095篇其他不同印稿件。

他做了系统的科学组织领导工作,历任采集员、工程主任、地质队长、大队长、矿山总地质师、地质局长、国家储委主席、地质部副部长等职。1958年当选为科学通讯院士,1962年当选为院士和最高成员,组织了10次成矿学术会议,组织出版了30部科学论著,主编《矿床地质》杂志达15年之久。2次当选为国际地科联副主席,2次选为国际矿床成因协会第一副主席。荣获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金质奖章、3次获列宁勋章及其他勋章、奖章,获苏联地球科学领域最高奖章—A.卡尔宾斯基金质奖章。

顶礼膜拜,五体投地,同样是搞地质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参考文献

1.D.V.Rundkvist,V.I.Starostin.Leaderof Ore Geology-On the Centenary of the Birth of Academician V.I.Smirnov.

2.姚振凯.苏联著名的矿床学和成矿学家—弗..斯米尔诺夫。

3...斯米尔诺夫.矿床地质学。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969742.html

上一篇:实验岩石学革命巨匠Bowen的故事
下一篇:白水飞虹带雨来Simmons—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六)

10 孙启良 张家峰 黄鸿新 徐义贤 强涛 朱志敏 王毅翔 邹少浩 高敏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