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划出优美迹线的飞盘Cooke—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三) 精选

已有 6371 次阅读 2015-3-18 09:0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美国San Manuel-Kalamazoo斑岩型铜矿勘探的成功催生了世界范围内寻找斑岩型矿床的热情,由此建立的Lowell-Guilbert模型成为许多经典教科书的宠儿。斑岩型矿床也被认为是成矿理论与勘探实践结合最为成功的的典范,时至今日,热潮未褪,依然如我家乡初春解冻的宣惠河水水波荡漾,生机盎然。在太平洋沿岸,一座座世界级的斑岩型矿床面朝大海、傲然矗立,恰似复活节岛的神像一样诉说着她们曾经的辉煌与伤感。为了追寻她们历史照耀的荣光,有志于一生为之奋斗的地质尖兵轻抚她们的脸庞,触摸她们的心灵。多年的有思进取诞生了SillitoeLowell等斑岩型矿床理论与勘探大师,为后来人景仰膜拜。板块构造理论的提出极大促进了斑岩型矿床成矿作用的理解,虽然她的基本特征如今已揭去海市蜃楼的面纱,但对某些细节人们还在苦苦千与千寻,况且斑岩型矿床对揭示俯冲区构造演化、岩浆作用、变质作用也具有很好的指示性。来自塔斯马尼亚大学的David Cooke是一位在斑岩型矿床领域颇有建树的中年经济地质学家。

笑起来有点儿“恐怖”的Cooke(张乐骏博士提供)

Cooke出生于英格兰,早在1960s就和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移民到了澳大利亚,作为兄妹6个中年龄最小的孩子自小受到了父母宠爱,虽然家境贫寒,但父母还是节衣缩食,支撑他上了大学。1990s初期在对菲律宾一个浅成低温热液矿床调查后他发表了一篇有关Au-Ag-碲化物化学模拟的文章,显示了他的地球化学热力学功底,遂引起当时还处于起步阶段的塔斯马尼亚CODES研究中心主任Ross R.Large的注意,于是将其纳入麾下。大出Large预料的是,经过岁月的洗礼与磨练,Cooke如今已成长为世界范围内一名卓越的经济地质学家,特别是在斑岩型矿床和浅成低温热液矿床领域独树一帜。

Cooke野外功底扎实深厚,尤其钟爱发育良好、特殊的地质现象,一旦目光所及,久久不肯离去,进入一种与天地融合忘我的精神世界,他所描述的岩石结构和地质现象都是妙曼而可爱,温柔而迷人,如古龙笔下香艳的女人,更似可口的饼干,有种儿甜甜的、脆脆的味道。把爱好变成一种习惯,把习惯变成一种生活,长此以往,必有所成。常年的野外奔波,不知不觉间Cooke已成为经济地质的经论手,既可以从容面对宏伟的构造演化,又可以游刃处置微观的矿物共生,并深度结合野外观察与实验室热力学分析模拟,从而获得对成矿作用寒冰刺骨,阵痛骨髓般的理解。在过去的5年里,他发起并参与了两期Economic geology有关斑岩型和浅成低温热液型矿床专刊的出版。

Cooke和他的团队在野外(张乐骏博士提供)

Cooke特别注意研究的实用性,多年来他的团队与矿业公司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自1998年以来,他先后领导了5个完全由工业界支持的重大研究项目,其中一个项目的赞助公司就多达21个,他和Bruce Gemmell共同领导的AMIRA研究项目于2012年获得了澳大利亚国际矿床研究应用特等奖。他将研究目标聚焦于不断提高成矿模式与勘探模式的精准性,以期在地表矿殆尽的今天发现更多的盲矿体,如若有一天一个类似于Olympic Dam的矿体被发现,那将不亚于San Helens再度喷发引起的震惊。让更多的地质技术人员了解有关斑岩型和浅成低温热液型矿床的理论与勘探知识,并应用于找矿与研究是他多年来孜孜不倦的追求,为此他举办了许多独具匠心的培训班,深得学员的钟爱,有关角砾岩与矿化的一次培训长期以来为人们津津乐道,那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

Cooke与他的学生在新西兰出野外(冷成彪博士提供)

Cooke在指导学生方面也别具一格,是Large眼中至今最美的导师。平时他与学生打成一片,交流无隔阂,尊师重教在这里有了另一种诠释。他经常和学生开玩笑地说,与新婚燕尔妻子的蜜月旅行就是带她去塔斯马尼亚西海岸边欣赏已被风化作用雕蚀改变了原有风貌的花岗岩。Cooke的手里经常会拿着一个看上去已经褪色,有些儿陈旧的文件包,这在中国多种场合下会被认为是收电费的,但里面却装满了学生提交的论文以及需要评审的文章,一有空闲,他就会拿出一支红色的圆珠笔在纸上飞龙走凤般圈圈画画,做着批注,写着评语,这让我们经常想起校园时穿绿裙樱桃树下读书的女孩,如今却改了风景,换了面貌。此种精神固然可嘉,但对拿到批语的学生却是一种痛苦,笔迹如张旭的草书,过于潦草,难以辨认。当学生向他反映这一情况时,他总是略带歉意并作无奈状:实在抱歉,这些年我只养成了这种批改文章的方式。学生只能报之苦笑并慢慢适应,但在毕业后的岁月里,多对老师这种独特的批注方式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塔斯马尼亚岸边的含电气石花岗岩(冷成彪博士提供)

Cooke如今是塔斯马尼亚大学CODES的副主任,是EG杂志的副主编,2014年他获得了SEG为他颁发的Silver Medal,以表征他多年在经济地质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近些年他常来中国,与中国学者多有合作,并发表了多篇文章。Cooke其性乐观豁达且富激情,思维缜密,心思敏捷,就连大名鼎鼎的Noel White都夸奖他聪明。除从事本职工作外,业余生活他喜欢音乐和运动,犹好Frisbee(飞盘),如今已成为他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每周都会固定安排时间去训练,曾经多次代表塔斯马尼亚州队出战。有时候到海外出差,也忙里偷闲,抽空去和当地的Frisbee team一起切磋。看着自己掷出的飞盘在空中旋转,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平稳地落到同伴手里,那种感觉真是太妙了,或许Cooke体验的正是这种美妙的感觉!可惜中国人这种美妙的感觉多体现在一饮而尽黄白色的液体里。

Cooke和他的飞盘队员(冷成彪博士提供)

CookeSilver Medal获奖感言中并没有过多谈及自己的成果,多是表达了一路走来对与之合作伙伴的溢美与赞扬之词,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能够深刻感觉到Cooke的性情、热情与激情,非同一般的体力、能力与感染力。单只看Cooke全身武装,站在山前,试于天公比高的豪情就足以让天地动容、你我折服。

站于高山之巅的Cooke(张乐骏博士提供)

致谢:感谢在塔斯马尼亚大学CODES求学的张乐骏博士及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冷成彪博士提供的有关David R.Cooke翔实而生动的文字资料与照片,同时感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陈华勇博士为写就本文所提供的裨益!

2015-3-17完稿于北京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875235.html

上一篇:山高万仞从头越Barker——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十三)
下一篇:转换思维 热点华年—地质大师Wilson的灿烂人生

17 冷成彪 柴广路 高文元 黄永义 贺治伟 董侠 杨正瓴 张为 李扬 高敏 朱志敏 强涛 邹少浩 陈仁全 zjzhaokeqin shenlu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3: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