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科学的素养

已有 7811 次阅读 2014-8-6 12:5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976年农历七月十一日,阳历8月6日,我出生于河北吴桥的一个小村庄,今日是2014年农历七月十一日,阳历8月6日,我坐在廊坊工作的办公室。还好,无繁忙业务往来,我有时间写这篇文章来庆祝我阳历与阴历第一次重合也可能是我在人间两者最后一次重合38周岁的生日。

网络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模式与生活方式,电子版书籍的盛行使我们有机会更加深入广泛地了解哲学、科学、文化等方面的知识。人们在享受物质文明带给我们的便利之时,也在不断吸收精神文明的胜利果实。年龄的增长使得我们已经不再满足于教科书上的不痛不痒的只言片语,我们希望更深刻地了解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牛顿、爱迪生……这些我们虽然耳熟能详,但是对其生活阅历几乎一无所知大师们深处的灵魂。我们不是仅仅追求遍地开花似的对各门知识的蜻蜓点水,我们需要深入骨髓的思想来更为清晰地看待现代文明带给我们的冲击。科学不但教会了我们知识,更重要地是带给了我们思考,知识与思想的耦合我们称之为科学素养。

大西洋的季风将丰富的养料源源不断地吹入地中海,那个地形如骷髅手一样的希腊最早地感触到了它的气息,于是在他们并不富饶的土地上涌现了灿烂的哲学思想,即使到如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名字依然如阿尔卑斯山顶的积雪一样光芒耀眼。随后这样的思想通过意大利、马其顿等一直向欧洲北部大陆深处蔓延,在千年的宗教主义统治的黑暗世界后,终于迎来了文艺复兴的光明时刻,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医学、物理学、化学、地质学、数学、心理学……如今我们顶礼膜拜的科学世界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时至今日,即使怀念凌波微步,羽扇纶巾的美好,留恋美人卷珠帘,灯火阑珊处的意境,也忘情陶醉于茹玉乳酥的科学春风里,感受海天盛宴般的豪华大餐。纵然乐不思蜀,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佛教也还在我们心头缠绕,除偶尔吟咏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情人诗篇,更多地是在教堂、寺庙、茶馆或站或坐聆听它们带给我们内心深处的教诲。科学若郭美美一样并非纯洁之物,自其诞生之日,就夹杂着宗教、艺术、炼金术这些有时候看起来的不合时宜与甚而荒唐。

由于太平洋板块向亚欧板块的俯冲,在靠近大陆的海洋里产生了一系列的火山岛,由此有了日本、台湾、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的存在,狭促的岛屿,有限的资源与土地,时常遭受地震、海啸等灾害的侵袭让生活于岛上的人们天生就对阳光、空气敏感,心灵无比强大又内存悲悯,骨子里具有忧患意识与忧郁思维,浸透“菊与刀”的精神。“野蛮之血”浇灌的唐朝文化天生就有一种包容与混杂,所以才会诞生李白、杜甫那样伟大的诗人,也才会有鉴真东渡,鉴真东渡彻底打开了当时还处于奴隶制瓦解,封建制初建,没有自己的文字与文化的日本人的混沌头脑,在随后260余年的时间里,13次派出遣唐使与僧侣,源源不断、如饥似渴学习当时中国先进的生产、政治、经济、哲学、文化、建筑等知识,今日看日本的文字、街道的名称、妇女穿着和服的样子我们都能零零散散感触到中国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可惜这些在国人身上现在却几乎难觅身影,她们更多地喜欢美美容,装装酷,找个主顾想陪伴。19世纪60年代,日本人感受到了中国文化腐朽的一面,认识到西方工业革命带来的深刻变化,于是他们又开始自下而上、大张旗鼓进行政治、经济、文化的“第二次改革”,这段时期历史上称之为明治维新,这次改革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走上工业化道路的国家,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

反观中国这个泱泱大国,由于地理环境优越,土地富饶,人民勤劳,曾经给世界带来了灿烂文明,指引世界前进的方向,但到了近代,国人依然不能从洋洋自得,自大自满中解放出来,宫廷文化、奴才机制所导致的闭关锁国,自以为是,使得发展的步伐已经远远落后于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欧洲强国。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爆发,使欧洲列强彻底轰开了大清帝国紧闭的大门,即使人数不多,但有洋枪洋炮做保证,照样在中国的大地上横冲直闯、无所顾忌。西方列强的闯入固然是中华文明的一段屈辱史,但是反过来看,他给中国人民长期禁锢的头脑注入了思想的活力,即使抽的是鸦片,那也是舶来品。一些有识之士,开始蠢蠢欲动,呼吁政府改革,“师矣长技以制夷”。但是中央政府此时还没有从颤颤巍巍的震撼性阴影中走出来,等他们踉踉跄跄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时,已经是20年后的洋务运动了,这20年的宝贵时光,就在一种彷徨与无奈中白白流失了。即使如此,开始于1861年的洋务运动,也和日本明治维新是同步的,也不至于落后太多。问题的根源在于国人头脑里始终有一种“天生优越”的神经在作祟,他们认为他们只是大炮、铁路、船舰等不如欧洲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还是要优于他们的,他们认为西方也好,日本也好,都是一群“洋鬼子”,从内心深处就没有放于平等地位。在日本与中国争端之处,几乎所有西方列强都认为满清将战胜日本,小小的日本无法同国力强大的满清抗衡,但是当时的德国“铁血宰相”卑斯麦却有着相反的见解。他说:“日本人到德国来向我们请教的是机器运转的原理和科学技术的研究方法,他们总是孜孜不倦的学习各类体制结构,希望能回国谋求发展。而满清的官僚对这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兴趣,他们只是问枪炮的性能,以及价格多少,所关心的不过是买回的洋机器是否值当,因此日本必然是胜利者。”日本派往满清的间谍在考察后也认为中国政府软弱无能,官僚吃私贪污、买官卖官,老百姓也多有大米里掺沙子、猪肉里注水等欺行霸市行为,总之中国人心涣散,毫无凝聚力。果不其然,事实正如卑斯麦所言,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了,当时世界第七的满清海军被世界第十一的日本海军打得大败,由此导致了《马关条约》的签订,赔款割地,丧权辱国。所以日本弹丸之国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打这场看似不可能胜利的仗,实际上手里已经有60-70%的把握,只是外在的假象迷惑了我们世人的眼睛与头脑。这场战争让我想到了1588年发生在西班牙与英国之间的海战,当时西班牙是海上霸主,英国只是个稚嫩的主,但英国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打垮了西班牙海军,从此一跃而为欧洲强国,西班牙则开始没落。两者相比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著名案例,值得思考。

日本人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久居日本本土并非长远之策,但只火山地震就有可能让他们成了庞贝之城。他们需要找到一块圣地,能够辗转纵横,有回旋余地,于是他们很早就把眼光瞄准了中国东北,东北的好处并不只在于山清水秀,土肥地美,而是叠嶂的山川里蕴藏有丰富的矿产宝藏,日本能够获得这样的认识是与其长期研究西方矿床学知识分不开的,我在《追忆经济地质的似水流年》已经提到,在1913年至新中国成立之时,日本长期处于订阅Economic Geology除美国本土外世界第一的地位。1931918日,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标志着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开始,在日本人占领东北的日子里,他们不只仅仅在打仗与修建铁路,他们派出了大量地质学家,在那片富饶的土地上开展地质找矿,直至今日许多重要的矿床都是日本占领时找到的。2007年,我在丹东-大连一带调查修建铁路沿线的地质概况,设计路线要经过一个废弃的金矿坑道,找到当地一位农民给我们做向导,他说出了一句话至今让我噤若寒蝉、不寒而栗的话,“要是日本再统治中国一些年就好了。”我不想去过多的责怪这位善良的农民,他的本意是如果日本再统治中国一些年,可以发现更多的矿产,那么他也就可以发财致富了。1937年由于日本军国主义的盛行,以“卢沟桥事变”为契机,日本开始全面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即使今日,也难抹去。但中国毕竟属于落后的传统农业国家,不像工业国家,只要摧毁几个重要城市,水电难以供应,就等着被动挨打了。农业国家的好处是没有固定的大中心,每个家庭都可以自给自足,成为小中心,所以钱学森的老丈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校长蒋百里很早就提出“论持久战”的思想,断言日本必然被赶出中国。假设当时日本如果不昏了头,侵略全中国,而只是霸占着中国东北,情形又会怎么样呢?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是我可能不会去沈阳上大学。

2014年,距离第一次鸦片战争已经过去了174年,距离甲午战争也已经过去了120年,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是,中国大众的科学素养还是非常低,在农村甚至很难言有什么科学素养,他们依然相信妙法与偏方,他们依然相信所谓的大师,他们信奉教派的唯一原因也就是能够不用吃药就可治病,他们还有着传统男尊女卑的思想。即使在城市,那些读过大学的人们,他们也不知道许多事物的内在关联,他们看不到蝴蝶效应产生的影响,他们也很容易被别人的忽悠牵着鼻子四处乱转,而缺乏科学的判断力。他们内心深处信奉雨水般纯洁的美好,排斥浑浊的河水更宽泛的包容性。由此我也认为初生的岩浆水不可能是成矿的根本流体,在其流经通道上的演化才是最为重要的。前几天看了一篇文章,内容是说中国作为经济大国与强国,为什么拍不出好的科幻电影。一个致命的原因是从业人员缺乏科技素养与科技意识,更缺乏想象力。多年的实践证明:他们更适合拍古装与农村题材的影片,让拍《红高粱》的人去拍库布里克的太空歌剧,真的勉为其难。拍科幻片需要强大的工业基础,尤其是发达的制造业,中国虽然能搞出精致的玩具,与“薄而透”吸引大款官员女人的服装,但要去做变形金刚与钢铁侠,真的有点儿痴人说梦,望尘莫及。这东西不只是钱所能砸出来的,没有先进的工业设计就没有好的科幻电影,钢铁侠后面有德国克虏伯和美国洛克希德公司的深度参与。而工业后面的设计,更是要有艺术、哲学与宗教的沉淀,这中国更玩不了,得,还是去搞搞房地产、建建经济开发区、开发开发旅游区这些外表光鲜的东东比较实在。你一定看过英国BBC拍摄的海洋世界、野性非洲等纪录片,你一定为那些摄影人员为拍摄一个场景苦等几年甚至十几年而感动,甚至你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说,即使你等十年,你也拍摄不了,因为你根本不懂要拍摄什么,怎么连贯地显示这些动植物的习性与拍摄的技巧。你觉得中央电视台的科教频道与国外的这些纪录片有可比之处吗?故弄玄虚,蒙上神秘主义色彩,吸引人们的眼球。

我固执地相信只有科学才可以支撑中国的强大,房地产也只是如打了一剂鸡血,只能短暂维持,虽然中国的经济还能维持到7-8%,但总给人一种不稳当的感觉。没有强大的科技,就没有繁盛的国力,今天我们的繁荣固然有其可喜之处,但也应该深刻沉思其不足,我们对鸦片战争、甲午战争都没有过好好的总结,从而认为国家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我们要实现的是国家的长治久安,而不要被一时的鲜花盛开蒙蔽了你灵动的双眼。即使到如今,我们也只是学到了西方科学的皮毛,笛卡尔很早就说过,一旦某一领域的知识探索得以突破并以公式形式准确表达,该领域即被划入科学的行列,科学带给我们的不只是知识,还有无尽的思考,进而上升为哲学,让人类有了智慧。国人赶快从圆周率比国外早几百年,张衡发明的地动仪(我更愿意说那是个艺术品)比外国早几百年只不过雕虫小技的幻梦中惊醒吧,深刻学习西方的科学艺术,积淀我们的科学素养,强化我们的综合思维,从而强盛我们的国家。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817500.html

上一篇:追忆经济地质的似水流年(下)
下一篇:飞扬的地质年代

43 朱志敏 张骥 王鸣远 朱晓刚 吴卓晶 周永胜 史晓雷 彭真明 杜春云 陈楷翰 甄一松 张强 文克玲 吕喆 黄永义 曹聪 明波 刘军胜 罗汉江 袁刚祥 王琛柱 韦玉程 蒋永华 宋泽阳 陈敬朴 田云川 张德元 张启峰 王荣林 李宇斌 关法春 邹少浩 庄世宇 zhyzh htli yunmu fdd096030079 eastHL2008 cuiyujun LongLeeLu cloudyou supervolcano jianweich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2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