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可见也不可见也Reich—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九) 精选

已有 3557 次阅读 2014-1-6 18:4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走进了书海,你可能明白不了书中的颜如意,理解不了书中的黄金屋,但无论你懂也不懂,久而久之,举手投足你就有了文化的味道;踏入了深山,你可能分不清地层的界线,认不全岩石的名称,但无论你知也不知,长此以往,字里话间你就有了山水的性情,此可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大地构造与矿床恰如唐诗与宋词,前者有一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经纬天地,不失于宽宏;后者有一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小家情怀,不失于细腻。人生还是要读书,至少说话做事有诗意,不读书,满嘴就像薛蟠一样只有“粗大长”。在我的记忆中,小的时候父亲总喜欢左腋下夹两瓶啤酒,右手拿一包花生米或者两个猪蹄回家,体现一种“人生何似在樽前”的快乐。我喝酒则最喜欢切一盘羊杂,最好找一个志趣相投的、酒量相当的朋友,把酒问天,举杯邀月,畅谈无忌,只是再也回不到北宋“且共从容”的年代。儿子如今也8岁了,经常看我喝酒,十年后相信也会饮酒江湖。父母那一代不知为何,不曾告诉过我们上学学习之余,应该多交几个朋友;进入城市,不要在火车站前住宾馆,但我的儿子长大了,我一定告诉他“小喝怡情,大喝伤身”的道理。有宽广的胸怀,有细致的思维,再加上潜移默化的学习与继承,对于一个经济地质学家来说,就是有了最好的品质保障,作为矿业国家的智利,地质人才前赴后继,人才辈出,也就不必大为惊奇了。前面我们介绍的José Perelló就自这个国度,下面介绍的Martin Reich,这位冉冉升起的新星也不例外。


Martin Reich(来自网络)

Reich生于长于智利,第一次接触经济地质和矿石矿物则是在Concepció大学大二时一个午后的矿物课上。当看到取自El Teniente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黄铜矿与斑铜矿时,他就急切地想知道这些矿物是如何形成的。直到2年后Reich开始做有关El Teniente的毕业论文时,他才坚定要深入研究,一探矿床形成的神秘性与复杂性。多年以后,这种影响对他人生至关重要,且根深蒂固,尤其是了解到El Teniente的第一篇文章竟出自Waldemar Lindgren——这位对经济地质学具有奠基作用的大师之手时,心中更是充满了敬佩之意,且有点儿沾沾自喜。


El Teniente(来自网络)

Concepció大学毕业后,Reich感觉有必要在带他起飞的斑岩型矿床面前歇歇脚,而去加深一下地质与地球化学知识修养,于是他到了密歇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学习与低温作用密切相关的Au矿床与Pb-Zn矿床。有幸在博士期间,得到Steve Kesler这位杰出经济地质学家的指导,从而有了用纳米地质思维探讨卡林型金矿中“invisible gold”问题的机会。借助Udo BeckerRod Ewing等的帮忙和使用高端技术装备和手段,Reich通过精密计算,测定了含As黄铁矿的稳定范围,确定了Au在其中的溶解度,显示了Au在这个限度以下,以固溶体存在;在这个限度以上,以纳米颗粒存在。这些研究澄清了低温环境下作为Au的寄主矿物的含As黄铁矿的角色,同时为卡林型金矿石的选冶提供了经验基础,一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明确了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的李后主在词的发展史中的地位与贡献。知道了成矿元素纳米颗粒的重要性以后,他研究的矿床类型也扩散到了浅成低温(epithermal)、卡林型(carlin-type)、IOCGiron oxide copper-gold)和斑岩型铜矿(porphyry copper deposits)。

在密歇根大学的那几年,Reich学习了许多尖端科学技术,形成了系统的地学思维,这对他的学术生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他明白了最好的科学来自“固相线”与“液相线”之间的穿越,也就是科学的交叉,从而有了用创新的路径来解决与矿床学及地球化学有关问题的思路。在科学的道路上,SteveUdoRod等给了他充分的探究自由,对他“走自己的路”都感到兴奋,鼓励他处置解决困难有争议难题。老师感到兴奋的是学生有了自我科学研究的新路,而不是一味遵循老师以往的老路,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有些是显而易见的,有些是潜移默化的。

2006年,Reich博士毕业后,到了智利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le),成了一名教员,在外来资金的资助下,主要从事表生过程研究。在刚当老师不久的青春岁月里,深深地为以前的Waldemar Lindgren Award的获得者George BrimhallRichard SillitoeAtacama地区所做的开创性工作所折服,因此转了一圈后,他又把兴奋点转移到了斑岩型矿床上来,以及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这项工作显示世界上一些大型斑岩型矿床形成于渐新世(Pleistocene)而非始新世(Eocene)到中新世(Miocene),并得到了广泛认可。他有关Chuquicamata厚厚的氧化铁帽中的I(碘)同位素的研究是这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在当今与气候相关问题占世界主导的时代,这项令人惊奇无比的研究成果再加上在Atacama硝酸盐矿床的研究成果共同展示了矿床形成有助于理解气候的历史变化。


KröhnkitNa2Cu[SO4]2·2H2O)矿石,来自Chuquicamata(来自网络)

Reich获得了2012SEG象征青年经济地质学家最高荣誉的Waldemar Lindgren Award,在获奖感言中他提到了三个感谢。第一感谢那些杰出的经济地质学家们,与他们为伍是他的荣耀,在感谢者名单里,特别提到来自中国的Huiming BaoJianwei Li;第二感谢他的学生们,感谢他们的热情付出与辛勤劳作;第三感谢他的家庭,感谢他们默默无声的支持,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后他才更深刻地理解了父母以及兄弟姐妹在自己生命中的意义。

在信息化膨胀的时代,科学也需要膨胀发展,有些已经旧貌换新颜。从1010-310-610-910-10在测试领地数量级的提高标志着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每一步科研人员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与辛勤的汗水。地质学作为一门传统而古老的行业,人们在“遵循传统”的同时,也在殚精竭虑思考“突破创新”,并且也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例如质谱技术、测年技术、遥感等的改进与提高。我们很容易想到通过地质学习可以看山看水,找矿找油,不容易想到通过矿床的学习可以反推地质作用的发生,反推地质进程中气候的变化,Reich就是这方面的先例与楷模。相信随着技术的进步,地质会有越来越微细的变化,也会出现更多的从事这些精细方面的专一化人才。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56501.html

上一篇:飞鹤冲天现苍穹Perelló-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
下一篇:独立小桥风满袖Halter—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十)

4 龙鹏 朱志敏 高敏 邹少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11: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