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四十余年磨一剑Rye-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九) 精选

已有 6633 次阅读 2013-11-30 11:5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文学创作,都需要有很多的独立个性,然而在传统的儒家思想里,这种观念是不被尊重与鼓励的,社会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打开了我们的思想,打破了我们的禁忌,升华了我们的观念,进而思考某些腐朽的东西对我们的羁绊,在人情练达,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并不缺乏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但缺乏付诸实施的环境。在科学的世界里,君不见许多的外国研究者一生只专注于某一微小的领域,并且乐在其中,终身不悔,以默默无闻的形式,以个体微薄之躯支撑科学的进步,其成就自有后来人评价,在当代反而容易模糊了世人的眼睛。在国内至少在经济地质领域,则很少有这样拨开芦苇荡,独自撑篙前行的人物了。科学主要是由好奇心驱动的,为实现某个目标,时间往往自由决定,纯粹是一种科学,里面没有人情,没有利益,沾染了任何不应该有的要素,都是对科学的一种亵渎与扭曲。那位“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李后主在晚年残存的岁月里,只能空留余恨双泪垂,凄惨吟咏“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今天我们要介绍的Robert O.Rye在他四十多年的生涯中用他一生一世的真情在同位素领域换他一生一世的真爱。


Robert O.Ryeafter chemical geology

Rye成长于美国的第二大城市Los Angeles,对地质的热爱源于他的父母对California高耸入云的内华达山脉深深的情。在假期的时间里,他和父母一起徒步旅行,共同垂钓,偶尔在山顶上、山坡上、山脚下会拾到火山作用形成的“亚帕奇之泪”—黑曜岩。在中学期间,他是学校的1英里赛跑记录保持者和成绩优异的优等生,即使到了1887年成立的私立性质的洛杉矶 Occidental College,他也是成绩佼佼者。在这里,他的老师Joe BirmanBill Morris说服他把主要精力放诸于数学、物理和化学上,由此打开了通往Princeton University(普林斯顿大学)的康庄大道,在那里,他有幸成为Heinrich Holland的第一个硕士研究生。Holland建议Rye在墨西哥的多金属交代成因的Providencia矿床进行稳定同位素研究,在此之前他的同班同学Sam Sawkins已经开始着手在这个矿床进行详细的流体包裹体研究。HollandRye安排到位于Denver (丹佛)的USGSIrving Friedman实验室进行稳定同位素分析,这项站在科学前沿的具有开拓性的研究显示了如何使用稳定同位素在成矿热液系统中进行流体的起源、运移和沉淀成矿作用研究,其成果令人振奋,在不知不觉间,坐地日行八万里,迅速将Rye推到了矿床研究的“峰头浪尖”上。在对Providencia矿床的S同位素进行研究中,Rye有洞察性的对共存矿物中流体包裹体和同位素分馏这两个重要地球化学参数进行了评价,这些在当时都是很有见解的思想。

Irving Friedman实验室,IrvingRye展示了稳定同位素示踪地球化学作用过程的令人不可思议的“魔力”,1964年为RyeUSGS谋得了一份职位,并且鼓励他建立自己的实验室,这一美好的愿望终于在1968年得以实现,在这短暂的几年里,他还向Fran求婚,抱得美人归。这个全新的实验室可以进行HCOS测试分析。今天利用多种同位素综合进行研究是一种常规的分析方法,并且这种方法在我们潜意识的拥有地球化学思维的大脑中根深蒂固,殊不知在50年前那个年代,只是利用其中的一种同位素进行单门独户的研究,在我们科学的灵魂里有这样多重同位素分析的烙印部分原因要感谢Rye所作出的努力。实验室独一无二的分析能力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经济地质领域的好手,也使得Rye身不出门,就能一晓天下矿床流体的万马奔腾。

在初到USGS后不久,Holland就介绍Rye联系另一位同样毕业于Princeton的硕士毕业生—— Hiroshi Ohmoto,在随后长久的合作岁月里,Hiroshi教会了Rye如何使用对矿体具有养育之恩的成矿流体热力学化学参数来对稳定同位素存在的生命价值进行解释。许多研究人士的到来,让许多冰冷的仪器有了人类的体温,并且形成一种“百花齐放”的生命意识形态,在饭桌上,林荫路上,他们笑语欢畅,讨论每天遇到的科学问题,只为在科学缘分的天空下有佛光闪现,顿悟事物的真谛。

1971年,Paul BartonPhil Bethke邀请Rye加入了他们在Creede研究的团队,这不经意的一邀遂成惊人40余年对基础成矿作用的合作研究。在鸟语花香,清风摇曳的Creede夏季里,Rye Phil看着孩子们洋溢着稚嫩气息的笑脸在一年一年地成长。当在野外行走到Summitville时,他们对已变换容颜的酸性硫酸盐蚀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进而一探究竟。当Skip Cunningham Alunite RidgeRye展示纵横交错,头绪不清的明矾石网脉时,问道:这些网脉对潜在资源有什么指示意义?这个“Skip之问”导致了Rye4人将这个区域作为天然实验室进行稳定同位素、活性气体、惰性气体综合研究以期揭示流体的来龙去脉。这个问题只到今天还在研究,即使走马换将、财政紧缩,对问题答案的不懈追求依然刺激研究者的大脑。


来自Creede某银矿的闪锌矿矿石,紫色的为紫水晶(来自网络)

Rye虽然拥有自己的实验室,但是他从不进行鼓吹,他总是以身作则,自我要求严格,实验室向全世界的研究矿床的个人与实体开放,痴迷于矿床中存在的难解的问题,用最科学、有美感的文字展现最好的科研成果,在47年的实验室工作岁月里(1964年参加工作,2011年光荣退休),从不敢懈怠。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与辉煌的成就,但Rye从未被胜利冲昏头脑,他从不骄傲自大、自鸣得意,对人和蔼谦逊,积极鼓励年轻人追逐自己的梦想。从根本上说,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位置,有了他这个正确的人才得以使后来人使用稳定同位素对热液矿床成矿系统有了革命性的理解。

时空是一条隧道,无论我们怎么在隧道里前行,都发现Rye在路的更前方,就像孙悟空永远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样。让我们通过数据来看一下Rye在科学道路上的巅峰飞跃。Rye在至2013925日,共发表与矿床稳定同位素相关论文248篇,同时期Georef统计此类文献共有2480篇,10%!!!,这个数字足以震撼你的心灵。在我们写作一篇发表于peer-reviewed论文时,一般都要引用≧25篇的参考文献,Rye超过一半的论文引用次数超过27次,而有几篇更是引用次数超过了100次。2005年,Chemical Geology2152005)专门对Rye进行致敬,“高低温环境下的硫酸盐地球化学——献给Robert O.Rye”。共有16篇文献推出,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http://digitalcommons.unl.edu/usgsrye/下载查看。

从学术生涯开始,Rye就认识到样品分析在限制矿床时空框架经纬空间中的重要性,他也非常热爱天然实验室,Creede就是最好的事例。在天地有间,人更有缘的开放环境里,一群志同道合的科学家不断应用与提高那些用于确定有效揭示矿床起源的技术、工具与方法,这有助于产生解决具有挑战性问题的实验室适应能力。对Rye来说,人生最自豪的事情是创建了适于广大经济地质研究者使用的适宜的研究环境,几乎每年他都有一个新加入的合作者,只是在1970-19751985-19902000-2005三个时间段内只和几个研究者相互唱和。总体而言,至今(2013)和他合作的有60位不同的第一作者和154位不同的合作者。

RyeSEG历史上第一位获得青年经济地质学家Lindgren Award1973)、中年经济地质学家Silver Medal1992)和终身成就经济地质学家R.A.F. Penrose Gold Medal2012)“大满贯”的经济地质学家,时间跨度达40载,从“姣如玉树临风前”的潇洒美少年到如今“而今朽若惜流年”的鬓已星星的老者,想来几多感慨,由衷敬佩。人是情感的动物,在人生的历程中,我们应该展现两个最爱,一个最爱是是对家人的爱,特别是自己的爱人与孩子,Rye说“如果生活是一个求知的过程,那么在人生的某一阶段,我们每个人都既是老师,又是学生,我最伟大的老师就是我的妻子,没有她近50年的爱与支持,还包括后来的三个儿子,我将不会获得这样的成就。”另一种最爱是对事业的爱,是人生的追求,我的一位朋友说“当面前站着我喜欢的姑娘C,即使别的姑娘如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站在我面前,我也无动于衷;但如果拿我最喜欢的姑娘与我最热爱的事业相比,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事业。”事业是生命的源泉,有了事业,生命就有了活力,不要仅把事业当做一种职业,而是当做一种生活方式。Rye在这两面获得了巨大丰收,而现实生活中却有太多的处理不好的案例。有的人一事无成,有的人终身不娶(嫁)……

在青年经济地质学家身上我们看到的是青春与热血,在老年经济地质学家身上我们看到的则是睿智与豁达,他们可能话语不多,但是字字都为箴言,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内涵丰富,我突然想到任何研究都不能脱离实际,不能脱离野外这个大平台,特别是基础性研究。基础性研究应该主要在基础层面进行地对地的具体研究,而不是站在天庭用望远镜、千里眼进行天与地的遥远对接,它是长期的、缓慢的、持续的,其力不显,其果难以用任何具体的评价指标进行量化。在寻找矿产资源时,基础性研究更为重要,购买各种研究性仪器设备,而不是购买各种钻机设备,到处打眼。既然地质是一门科学,那就应该用科学的眼光、科学的手段,而不是弹指一挥,信口胡言,愉悦了执事者,忽略了做事者。

完稿于2013-11-30,6:30-12:00 廊坊。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45936.html

上一篇:前世今生皆有缘Tim—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八)
下一篇:飞鹤冲天现苍穹Perelló-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

13 朱志敏 谢亘 朱传卫 黄鸿新 付宁 邹少浩 吕杰 徐大彬 陈仁全 陈冬生 李宇斌 任胜利 蔡小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