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青鸟殷勤为探勘Pitcairn-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三)

已有 3890 次阅读 2013-8-31 10:41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青年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一念相思,一念执着”,只想说这执着。“执着”原为佛教用语,指对某一事物坚持不放,追求不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上过初中的人可能都对这句话记忆犹新,常作为那个羞涩年代的座右铭,写在别人离去的留言簿上。二十年后,面对现实,迫于压力,要想做到何其难,大多都随波逐流了,随波逐流的好处是不容易受伤,否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执着于某一事,哪怕是一件小事都要付出艰辛与毅力,比方说减肥,每天跑步5公里,跑一两天并不难,难得是风雨无阻,坚持不懈,很少有人做到,像阿甘那样一跑三年的,不是傻瓜就是疯子。夸父追日,愚公移山,可谓知难而进,有志竟成。卧薪尝胆的勾践,闻鸡起舞的祖逖,历尽苦难取来真经的玄奘,月黑风高,成功越狱的安迪(肖申克的救赎)每每想来令人唏嘘不已,一时之间令你我也斗志昂扬。真正的爱一个人是无条件的,为了片刻的欢愉相见,我们可以从北京到廊坊,真正的爱一门学问,也是无条件的,凄风苦雨,乐在其中。正因为心中有所牵挂与思念,独处才不会觉得寂寞。我们经常会嘲笑别人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与做法,然而多少年的坚持发现人家对了,我们错了,盲目性地执着固不可取,知识性地执着不妨一试。今天介绍的Iain Pitcairn,并无华丽之处,却有朴实之在,天才毕竟是少数,多数人是靠后天勤奋努力而成就其终身事业的,这是做人的道理,也是科学的真谛。


               Iain Pitcairn                              金矿石

当为孩童时,Pitcairn就对户外大山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与向往,别人在赞美高山的雄伟挺拔,峰峦叠嶂,争论适于攀登还是滑雪时,Pitcairn就在思考:它为什么矗立在此,它来自何方。他的身为科学家的父母潜移默化地向他灌输对大自然的强烈的好奇感,让他心中对大自然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并提出种种疑难问题,并尽力用科学的方法来回答这些棘手的问题。长大后,Pitcairn去大学读了个地理学专业,然而地理学是关于地球及其特征、居民和现象的一门学科,它只关心地球的表面,是对地球表面自然景象与人文环境关系的写真。Pitcairn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要想充分认识,更好理解山脉的形成,就得去学地质,因此他很快就弃地理而去,跑到了爱丁堡大学学习地质。在那里他春风得意,如鱼得水,在课堂上,田地间吸天地的精华,日月的神奇,成为一名优秀的地质学家成了他人生奋斗的目标!

Pitcairn开始对矿床感兴趣,是在作为伦敦奥运会中国奥运代表团主训练基地的利兹大学读地球化学方向的硕士期间,Bruce Yardley和Lianne Benning一起教了一门有关金属在热液中运移的课程,Pitcairn深深地被吸引住了,从此打开了他的研究之路,跟随Dave Banks研究火山气体中的Cl同位素和卤族元素的系统分布。这项研究惊人地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难题,这也让他对研究有了偏见,认为研究就是应用复杂棘手的分析方法,这种偏见贯穿于他在南安普顿大学做博士论文始末。

Pitcairn的博士论文研究方向是在新西兰南岛Otago片岩中调查造山型金矿(orogenic gold deposits)的成矿金属元素与热液的来源,这是一个新瓶装老酒的问题,就是用全新的方法研究老生常谈的问题。变质流体从地壳中汲取金属元素形成造山型金矿的观点由来已久,但是在成因模式中常因研究者个人己好而有所涉及或忽视它的存在,意念模糊,好似那久埋地下,难以见人,羞于见人的“深部隐伏的岩体”。有时你不知道它是否存在,但是你又很难抛弃它的存在。它就像那月中的嫦娥,看到她衣裙漫飞,长带飘飘,其实都是幻觉,现实中许多研究者却喜欢用这幻觉来研究矿床的成因问题,似乎只有找个深部的岩体这热液、金属的来源就有了着落,依附名门,交接权贵,可以自抬身价,有了岩体,这矿床的成因也就顺理成章,功德圆满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用人云亦云的观点作为理论根据,也就凄风中飘零的落叶,虽在空中优美旋落,却是无娘的孩子,最终无人管,有人弃。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金属、热液在造山型金矿中的来源问题,但是Pitcairn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显示他倔强执着的一面,用科学的态度对之进行科学研究,并尽量使之定量化,这是一种非同一般的尝试。大多数经济地质学家擅长寻找Au和其来源通道,而Pitcairn却努力在整个造山带中发现Au的缺乏和亏损,寻找丢失的Au这在以往研究者中并不常见!

这个项目蕴含严密的地球化学方法,巨量的岩石像喝醉酒的醉汉任Iain摆布,经过十分周密细致、不厌其烦地工作,这些岩石被破坏,只为得到新鲜岩石中最为新鲜的部分。提取运送几百千克的片岩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样品必须得进行无污染处理。最为重要的要分析这些岩石中的极低含量的Au,需要有完美高超的技术,Pitcairn恰恰就有这些,Au的检出限可低至ppt(partsper trillion)水准. Pitcairn一直忙于这项工作,可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之一,他既是一个一丝不苟的实验室人员,又是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野外实干家。什么是科学的态度?科学的态度就是精雕细琢,精益求精,为了追求真理,而不惜体力、物力、财力。让我们去想想一下那几百千克的巨大的石头被完整地运送到实验室,再进行处理分析,这需要一个人怎么地心平气和,需要一个人怎么地任劳任怨。可能科学家只有心中的执着目标,而不在意这巨量的额外付出。我相信许多搞科学研究的人是不懈于去做这种体力工作的,他们即使做,也会让岩石尽量地变小,分析结果,天知地知自己知,也可以写出不错的文章,投于国内的高档期刊。

Pitcairn的工作没有白费,取得的结果是振奋人心,令人羡慕的。随着变质级别的增高,某些金属在变质岩石中系统性的亏损,最显著的变化发生于低级的绿片岩相和中级的角闪岩相之间。同样的系统性亏损也出现于造山型金矿中:Au、As、Sb这些元素变化最为明显,而贱金属就不会被活化迁移。这是科学上第一次用定量分析取得的证据支持造山型金矿从地壳中汲取金属的模式,而岩浆作用则没有对之有任何贡献。

博士毕业后,Pitcairn并没有离开那个项目,他还有许多未了的情缘,他想知道造山带岩石中什么矿物对造山系统贡献成矿元素。他去了加拿大皇后大学跟随Gema Olivo做博士后,他使用微探针系统钻研细粒岩石,识别分析金属矿物,许多岩石我们以前都不知道存在这种金属矿物。Pitcairn的固执与坚持很快有了成效,他有了自圆其说,令自己满意的金属活化的科学故事。2006年发表在EG上的《Sources of Metals and Fluids in Orogenic Gold Deposits: Insightsfrom the Otago and Alpine Schists, New Zealand》则是他多年透彻分析、一丝不苟科学研究的一个高峰。这是一个困难的旅程,但是Pitcairn从来没有退却,甚至踌躇也不曾有过,他脚踏实地克服了一切技术上的障碍,达到了他的目标。他让我们更为深刻地理解了造山过程中Au的活化,变质作用和变质流体的运行机理。

Pitcairn获得了2009年SEG的Waldemar Lindgren Award,获奖的原因是Otago矿床成矿模式的提出以及金的分析技术的提高。Pitcairn特别对DamonTeagle、Steve Roberts 两位南安普顿大学的导师、Dave Craw指导他Otago项目的导师和Gama Olivo进行了感谢。Damon鼓舞人心,带有灵感,经常会有不可思议的崭新思想。Steve成矿系统知识丰富,Dave对新西兰南岛地质知识的熟悉程度令人惊愕,且对Pitcairn一贯支持,Gama的热情具有瘟疫一样的感染力,给他提供崭新的视野,拓宽他的知识面,培养作为研究者的独立性。

现在Pitcairn正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Stockholm University)从事研究工作,面临着在学院获得终身位置的困难时期,这个奖项来的正是时候,其研究受到同事们的重视。这也让Pitcairn获得了更大的自信,知道自己的工作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Pitcairn去到不同的造山区测试“Otago model”的实际效果如何,探讨为什么一些造山区矿化密集,而另一些却什么都没有,到底是什么控制了造山型金矿的分布。Pitcairn的工作多具有开创性,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对造山型金矿的成矿机理了解的更为透彻。

Otago金矿成矿模式

我是不相信有什么欲速而达的简单易行的学习方法的,我也几乎不去关注那些“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到处宣扬方法有多么好的那些鼓吹者的言论。学习就是要有“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的。现在的人们白天都忙于习惯性的事物,只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独坐窗前,静心思考。学习的过程是闷苦而寂寞的,学习的结果如果放弃功利性的目的都是美好而甜蜜的。我很喜欢在那浑河岸边吟诗诵词,很喜欢在那秀水湖畔听二手玫瑰高歌一曲,很喜欢在东大的校园里从北门走到西门,这种感觉不是很多,但是却可以对思考产生潜移默化的催化的作用。我们看看Pitcairn,他做事执着如一,完成别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非常殷勤,从不偷懒,真正是走自己的路,任凭别人怎么说,但是其成就却令人赞叹。我们许多人都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我们放下并不高傲的头颅,低下并不伟岸的身躯,摒弃杂念,一心为学,哪怕口念阿弥陀佛,也是会做出令人艳羡的成绩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21176.html

上一篇:忽有白鸽腾风起Rusk-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二)
下一篇:蜻蜓飞立少年头Tomkins-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四)

6 邹少浩 黄鸿新 龙鹏 朱志敏 rosejump zhongjw2004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