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忽有白鸽腾风起Rusk-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二) 精选

已有 9746 次阅读 2013-8-25 12:1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青年, 白鸽

记得上小学六年级时,父亲带我人生第一次乘坐火车到德州,火车是那种慢慢悠悠、哐哐当当最慢、最破的绿皮车。至今我已完全忘记了第一次坐火车的兴奋劲,就像我第一次忘记了看见妈妈是什么感觉一样,倒是那一天父亲先带我进电影院,又进录像厅,吃完午饭再进录像厅的景象历历在目。可能从那时起,我就真正迷上了电影,以至于每年寒暑假我都独自骑着自行车到离村10余里外的一个镇上把全年的《大众电影》都买下来。有年大学暑假,我在村子里看了一部叫《阿郎的故事》的电影,我不是Gay,但是我也被发哥那迷人的微笑所深深吸引,现在能给我这种感觉的可能就是汪峰在《中国好声音》里面的带有思考的华丽转身了。那部电影的片尾曲叫《你的样子》,是我最喜欢的歌手罗大佑演唱的,当时第一次听我就被那歌词、音调、唱腔所深深打动,以至于以后在山崖上,歌厅里我都会经常唱起这首歌。在吴宇森的电影中,你总会看到白鸽在枪声中、血泊中翩翩而起,飞向天际,表达着纯洁与和平,这一继承了张彻暴力美学的拍摄手法在吴宇森的许多电影中屡见不鲜。那么谁能把你的样子、白鸽还有地质完美地结合起来呢?这个人就是下面我们要介绍的Brian Rusk。


Brian Rusk

Rusk1996年本科毕业于詹姆斯麦迪逊大学(James Madison University)地质专业,在本科阶段,Rusk的成绩并不理想,GPA成绩只有2.8分(GPA全称Grade Point Average,意为平均分数,美国GPA满分4分,即A=4,B=3,C=2,D=1,精确度往往达小数点后1-2位),这样一个分数很容易就被那些主要招收研究生的大学拒之门外,而在现实中也确实如此,Rusk有点灰心失望,垂头丧气,恰在这时,他遇到了Mark Reed。

“你在格陵兰岛有项目吗?”

“没有,但是有一个地方比格陵兰岛更加荒凉,迷人,你想试试吗?”

“哪里?”

“Butte,Montana。”

“就这么定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Rusk就稀里糊涂地来到了Butte,Montana,至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Reed要招收他这样一位成绩较差的学生。在这里,他学会了开铲车,每天在尘土飞扬、肮脏不堪的仓库中挪动、整理那长数英里的岩芯,进行钻探编录。更为可气的是,许多岩芯上面沾满了一层厚厚的鸽子粪,他没有机会看到那些白鸽了,那些白鸽只出现在他的梦中,他也梦想有一天能冲破这樊笼,自由飞翔在广阔的天空下,看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Rusk生性豁达乐观,放荡不羁,“let’s go do it”这口头禅一样的话语却是他对科学以及生活的态度,这种态度把他带到了科学很远,很高的地方。他的穿着也特立独行,独树一帜,夏威夷衬衫和平底人字拖鞋是他的风格,无论是在会场里,校园内,雪花中,还是夏威夷那绳状的熔岩(pahoehoe)、阿阿熔岩(aa lavas)上。在Butte矿区的岩芯仓库里,Rusk一厘米一厘米地编录,一周一周地度过,忙活完一个夏季后,功夫不负有心人,具有个人风格与思想的钻孔编录终于大功告成,为他在Butte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8年,他与Mark Reed,John Dilles合写的发表在EG上的文献《Fluid Inclusion Evidence forMagmatic-Hydrothermal Fluid Evolution in the Porphyry Copper-Molybdenum Depositat Butte,Montana》获得了SEG代表年度最佳论文的Brian Skinner Award。

精神、生活上的独立精神也反映在了他科学的头脑里,他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老牛耕地般寻找需要的科学证据,即使许多证据开始看来是相互矛盾的,他谦虚卑逊,圆滑婉转固执己见,不给人反驳余地。一个成功的例子是他很早就认识到,随后被大量的包裹体资料强烈支持的具有独创性的思想:相对于超过一个成矿阶段的从最早的斑岩铜矿流体开始到后期连续的冷却演化而来的成矿流体,Butte的主要成矿阶段的流体是一种新鲜的后期岩浆流体。通过对浩如烟海、汗牛充栋般Butte数不胜数矿脉中流体包裹体资料的测试、分析,他把所有矿脉中的流体都最终归结为一种“母”流体,从650°-700°岩浆分离而来的岩浆流体,这正是上面提到的获得Brian Skinner Award的文献的主旨所在。


Butte区域地质图

Rusk的研究始于2002年,他当时所作的工作是应用SEM-CL(scanningelectron microscopy-cathodoluminescence) 技术分析石英脉,并从中提取信息,推演形成石英脉的物理-化学作用过程。Rusk还非常擅长耐心处理他使用光学显微镜、SEM、LA-ICP-MS技术所获得的最普通的成岩矿物信息资料。Rusk与石英富有罗曼蒂克的故事使得他去了USGS继续博士后科研工作,又去了日本东北大学(Tohoku University)著名的实验研究进行热液成矿研究。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特别是在澳大利亚的James Cook University工作期间,他把触角伸向了IOCG矿床以及其他更为宽广的领域。

科学要孤独寂寞,依赖灵感,探索真理(贵州大学许利群在矿床学群51308384上的言语)。作为一名科学家,所做的工作许多时候是得不到别人认可的,这可能是科学家的最大痛苦之所在。Rusk也常常扪心自问,我做这些真的值得吗?我所做的真的和别人不同或者有什么实际效果吗?还好,正在困惑之际,Rusk获得了SEG为他颁发的象征青年经济地质学家杰出成就的Waldemar Lindgren Award,算是对他10年来从事科学研究的一个肯定与认可。

虽然这个荣誉颁于个人,但是Rusk也知道如果没有其他人的积极配合,这个荣誉也是不可能得到的。Rusk很幸运地能够和世界上一批杰出的科学家一起从事工作,聆听他们的声音,听从他们的教导,开启自己的思维,激发自己的灵感,Bob Rye,这位1973年,Rusk出生之年的Waldemar Lindgren Award获得者,还有Mark Reed,这位10年之后Waldemar Lindgren Award的获得者,给了Rusk无私的帮助与倾心的教导,培养教导年轻人尽快茁壮成长是老一辈经济地质学家义不容辞的任务,也代表了这个学科涓涓细流,生生不息。

对于搞地质的人来说,因为常年奔波于野外,所以对家人的愧疚难以弥补,Rusk深深感谢来自他母亲及妻子的家庭的强有力的爱与支持。通过抚养自己的孩子Rusk想到了他的童年,母亲饱经风霜,含辛茹苦。对妻子的感激并非出于妻子Beth对他事业的支持,她总是在他面前唠唠叨叨,不要熬夜太晚,要经常去院子转转,要经常出去跑跑步,要带着孩子去学校,要自己烹饪晚餐,做完家务要看看电影,要学会享受地质,而不是痛苦地面对-------。有如此妻子,人生死而无憾啊!

把一个人带入科学殿堂的启蒙老师往往令人难以忘怀,心怀感激,无论自己学至何处,官至何位。上本科时一位叫做Lynn Fichter的老师就鼓励Rusk以后要做一名科学家,Lynn Fichter的讲课生动有趣,极富煽情,能激发学生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写到这里我就想到了当下许多大学的老师,他们到处搜集资料做一个色彩斑斓,内容全面的PPT,然后照本宣科,这倒不是说不好,总是觉得模板限制了人们思想的飞翔,思维的拖延,好像坐井观天,趴窝孵蛋,老师讲的口干舌燥,学生听得昏昏欲睡,还几乎没有什么效果。我觉得讲课不应该用教材,备了课也无须去看,在大致的框架下想怎么讲就怎么讲,哪怕许多与课程本身无关。民国时陈寅恪的讲课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人,还不是因为旁征博引,知识丰富,语言生动。林语堂讲着讲着就把腿翘到了讲台上,那是欲罢不能,性情所致。在学校里,像Lynn Fichter那样的老师属于稀有商品,少之又少,但是对鼓励年轻人成为科学家而言又特别重要。

我个人很喜欢Rusk,我觉得他有自己的个性,坚持如一,不随波逐流,像一只洁白无暇的白鸽,在万众瞩目中,腾风而起。上高中时,我有一件“花蝴蝶”一样的半袖衬衫,大学时有一件胸前标有“午夜狂奔”字样的背心,它们价格不高,但总觉得穿着有自己的风采。大学有一次夏天考试,我把自己的上衣脱掉,甩开膀子,开始答题,老师过来让我把上衣穿上了(大家不要学)。记得2010年在长春开矿床会议时,有一位大哥穿着迷彩的上衣,很随便的样子,然后坐在地上听那些大牛们的讲座,过后看到他和有些大牛,以及一些院士有说有笑,合影留念。还记得侯增谦老师那次也在,他做完报告后来到了我们旁边,也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的导师出野外,总是把一套迷彩服放于车的后备箱里,那登山鞋,都是廿多年扔在学校无人要的,这些日常的小事,都反映了地质人的情怀,地质工作性质之所在。我们喜欢喝酒,我们喜欢骂人,我们还喜欢---,这就是地质。经济地质在所有地质领域应该是最令人兴奋的,是最面向过程的,需要多学科知识的综合,真正体现了人类智力与体力的完美结合。    

Rusk 2003年博士毕业后先在Orogen的Bend市教书一年,然后又花费了一年去日本研究石英,又去USGS做博士后几年,后来去了澳大利亚的James Cook University当老师,因为离家较远,又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为了避免孩子们秋天吃不到新鲜的马铃薯,他离开了James Cook University,目前在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从事研究工作。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19554.html

上一篇:绿岩带里荡秋千Patrick-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一)
下一篇:青鸟殷勤为探勘Pitcairn-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三)

21 徐大彬 朱志敏 黄鸿新 吴锦宇 刘向冲 赵序茅 尚书勇 曹聪 李扬 廖晓琳 李土荣 王芳 邹少浩 余世锋 金喜龙 赵凤光 hillyuan yunmu gjs713 crossludo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3: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