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我拿矿业赌明天Alberto-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十九) 精选

已有 5482 次阅读 2012-7-27 10:1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世界, Alberto

他的名字在一般的与矿床有关的书籍上很难见到,他的名字的长度在这些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当中可能也是绝无仅有的。正因为如此,当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要了解的欲望,这个名字是Alberto Benavides de la Quintana,一个南美人的名字,一个美丽的名字,他的长度似乎超越了许多含矿石英脉的长度。不仅仅如此,这个名字还收集了自EG1905年创刊以来的所有期卷,只此一点,就值一书。

Alberto小时的岁月我们无从得知,英雄不问出处,我们又何尝知道楚留香家住何方,师从何人。我们开始了解Alberto这个人就已经到了他在Harvard的大学岁月。Graton教授是Alberto在大学的引路者,后者之所以引起前者的注意可能源于后者糟糕的语言水平。Albertoharvard完成第二学期的学习任务后,Graton教授告诉他如果他在那个暑假去野外接受实践学习,他就可以获得硕士文凭。但前提是,他还得在Harvard再学习两个学期。Alberto欣然应允。

Cerro de Pasco 铜矿公司老总Harold Kingsmill先生的大力协助下,Alberto在新泽西锌矿公司谋得了一份差事。有一个故事常常被Alberto津津乐道,故事是这样的:Harold Kingsmill先生要求Alberto陪同新泽西锌矿公司老总McCann先生一起吃午餐,在就餐期间,两位老总一直在就金属的价格和采矿业的明天交换意见,之后,Harold Kingsmill告诉McCannAlberto就是那个要在他公司里工作三个月的男孩。McCann说一起都安排好了,正好他要去Franklin那边的公司两天,Alberto可以一同前往。到达矿山时差不多已是中午时分,McCann领着Alberto先去了招工办,后来又去了员工宿舍,并给Alberto安排了一个舒适的房间,然就就去吃了午饭。Alberto想也许公司下午会问他一些有关矿床的知识。

下午两点,Alberto去了招工办,受到了招工办主任的接待,“年轻人,我知道你在Harvard大学读书,并且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学生,我不想再说废话了,你在这里能得到的全部家当就是一把镐头和一把铲子。”Alberto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他在开玩笑,但是想到McCann先生对他不薄,而且还用专车把他带了过来,就忍了下来。第二天,Alberto被要求铲除矿区的淤泥,并装车,即便在半个月的良好训练后,Alberto依然不能胜任这项工作,多亏了一位来自东欧小伙子的帮忙,后来Alberto又随铁路工人装了4个星期的木材。一个偶然的机会,老板发现Alberto语言不够熟练,就要求他“go to the upper lever”,得到一个“sky hook”, Alberto却以为只是从三楼上到四楼这样简单的事情,他照做了,结果许多工友都笑话他。两周后老板要求他拿一个“fish plate”,而Alberto的回答是“去死吧!”。老板正要解雇他之际听到了这个故事,也哈哈大笑,多么可笑的一个故事啊!(可能是语言的隔阂,至少我没有发觉一丝可笑的因素啊,也不知道那几个词语如何翻译为好)

四个月后,Alberto离开了那里,回到了Harvard,得到了Graton教授的支持,在度过两个学期后,如愿以偿拿到了硕士文凭。在HarvardAlberto有幸碰到了后来成为印第安纳大学矿物学教授的Donald Henderson,他们促膝长谈、展望未来,Don的志愿是成为一名“传道解惑”的人民教师,而Alberto则想在Cerro de Pasco 铜矿公司有一个完美的人生或者做个专家顾问,从来未曾想过以后开办公司对他当时来说“天方夜谭”的事情。

来到公司后,生活完全不像Alberto当初想象的那样美好,他只不过是一个有着地质硕士文凭的采矿工人罢了,但内心深处他热爱地质胜过了采矿。7年后,公司决定放弃Julcani矿山的租赁合同,而那时Alberto已经32岁了,有老婆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倔强,最终他竟然说服了Julcani公司获得了该矿山的租赁合同,但公司提出了一个极其无理的要求,租赁期限仅限1年!另外公司人员又要求他购买矿山及其设备。Alberto没有放弃,在艰难面前他挺直了腰,接受了这份苛刻的合同。人在困难之时,常有惊人之举,这份举动绝非一时头脑发热,而是有其长期的思考酝酿,正是这个决定奠定了Alberto一生事业的基础,并在后来拥有了自己的矿业公司Buenaventura

那一夜,星月当空、万籁俱寂,远山的轮廓依稀可见。Alberto依坐家门,黯然长叹,失落之情,溢于言表。谈判就花了2个月的时间,好似在谈判10年的租期。Alberto想如果有利可图,就再租1年,如果一团糟,就再不涉足商业。机会来临了,何尝不一试,他在心中默默念叨,也在为自己默默祈祷。

在租赁期满的时候,Alberto竟然足足赚了10万美金,在1953年这对一个32岁的人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大数目。Alberto算了算经济账,购买这座矿山需要30万美金,要购买运营则至少需要40万美金。Alberto决定建立自己的公司,需要本金20万美金,另外决定从矿石购买者那里再借20万美金。20万本金通过积极筹款,终于凑足,另外20万,矿石的购买者Cerro de Pasco 铜矿公司决定提前预付,这样公司经过积极努力、八方支援终于组建起来了。

Cerro de Pasco 铜矿公司地质学家估计Julcani矿山矿石储量仅有11,000吨,而且品位还很低,但是在此工作过的地质学家都认为这个地区还有很大的找矿潜力,建议进一步勘探。但是在1950年那个特殊的年份里,地质学家终不知此地有多大的潜力,所以还是建议Alberto暂时放弃,他的简单而充分的理由是:矿化露头区在270m中段范围为直径400m的圆,矿化面积直径300m;在300m中段(270m中段下30m),矿化面积直径减小为100m;而到了330m中段,已经无矿可见,从而认为此矿山的矿体整体为一“漏斗状”。

恰在那时,Alberto读到了Mclaughlin1939年撰写的发表于EG Vol.34上的《Geological factors in the valuation of mines》一文,在这篇文章中,Mclaughlin提出了“extramensurate deposits”这个概念,并简单定义如下“某些矿山在真正的开采前,难以仅凭地质证据对之做出适当的评价,这甚至反应在整个矿山生命周期内。” 这让AlbertoJulcani矿山持乐观态度,他坚定认为Julcani就是“extramensurate deposits”。到2000年,矿山累计开采了300万吨矿石和生产了8200万盎司的Ag。但也在此时,勘探再也没有发现可以开采的矿石,矿山被迫在这一年闭坑。

Julcani为依托,Alberto后来又发现、开发了Recuperada矿、Orcopampa矿和Uchucchaua矿。所有这些都是Mclaughlin认为的“extramensurate deposits”。后来,Alberto又幸运地参与了秘鲁北部Yanacocha金矿的发现与开发,在Newmont矿业公司的专家指导和有效管理下,Yanacocha金矿成为拉丁美洲最大的和最盈利的矿山,而且找矿前景依然巨大,这对秘鲁而言再合适不过,Alberto身心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远远超过矿山储量数字所体现出来的满足。

政府允许采矿活动私有化后,Yanacocha金矿走进了崭新的时代,而全国也进入有史以来最轰轰烈烈的找矿热潮中,从此在安第斯山脉南北人潮涌动、钻机轰鸣,成果捷报,国家为之疯狂、世人为之瞩目。2000年左右,秘鲁陷入了紧张的政治格局,但人们依然信心满满,坚信漫天的乌云会很快风吹云走,艳阳普照。秘鲁需要采矿业,采矿业也为秘鲁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发展和人们就业的机会。秘鲁一如既往,敞开心扉,欢迎有志之士的到来。

2000年时,SEG把象征终身荣誉奖的Penrose Medal颁发给了这位在找矿实践活动中做出了突出贡献的经济地质工作者。当听说获得这个奖项时,Alberto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自己既没有在研究领域有什么主要贡献,又没有执教鞭于学堂,培养富有成就莘莘学子,更不敢言称自己发现了Buenaventura矿业公司所拥有的任何一座矿山。而Alberto知道自己所做的就是投入极大的热情支持在这个行业努力工作的人们,自己只是这些人们中的一个代表,想到此处,Alberto又觉得自己无愧于这个奖项。

Alberto在多年的找矿实践活动中,一直信奉“四个原则”。第一、谨慎小心面对否定性的结论,小心求证它们的合理性,例如在Julcani矿提出的“漏斗理论”。第二、时刻准备着,当机会来临时,特别是面对Mclaughlin所认为的“extramensurate deposits”时,要毫不犹豫地把握住。第三、要对沼泽、砾石、冰川堆积等露头下的东西持有好奇心。这是因为除了一些较为明显的矿脉和其他岩矿石突出部位外,大多数矿床露头都比围岩硬度小,从而冰川、河流等通过侵蚀选择其为通道。第四、要牢牢记住矿业市场风云变幻。20年前开采无利可图矿山随着技术、市场等的变化今天成为市场的“香饽饽”;反之亦然,20年前为之疯狂的矿山今天可能变得无人问津。冶炼技术也至关重要,任何一名有责任心的经济地质学家在对矿床进行评价时,都不应该忽视这个因素。

人获得成就总有贵人相助,这个贵人并非在指定的位置等候你,而是你孜孜不倦的努力所获得的回报。一往直前会带动周围的介质随之涌动,跟随了你的频率,对矿则形成“矿脉”,对人则形成“人脉”。“人脉”中的分子大多数都是随波逐流,但总有几个会推波助澜,人人如此,Alberto也不例外。Cerro de Pasco公司的老总Robert P.KoeingAlberto影响深远,主要是因为Robert始终保持着开矿的热情与对秘鲁深深地爱,他为公司的发展呕心沥血,做出了非凡的成就。正是这份对事业的热情与激情激励了Alberto。再就是他的老婆,Alberto的老婆Elsa陪伴了他55年,但是在这55年中,Alberto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他老婆在一起,而是一直在关心着矿山的发展和新技术的应用等。

Alberto还认为遥感影像当解译正确时将在找矿的天地里发挥巨大的作用,同样地也适于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调查技术。但前提是这些技术要被知识丰富的地质学家正确地应用。

Alberto不同于我们前面所介绍的其他经济地质学家,如果非要找出一个与之相比,那估计就非Lowell莫属了。Alberto没有什么重要的理论留给我们,也没有执着于某一矿床类型孜孜不倦地追求,更没有什么专家、教授等头衔,也不曾听说在世界各地有什么活动,而是一直在秘鲁,一直深入野外一线,做地质找矿工作,而且硕果累累。Alberto在找矿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激情与勇气令人敬佩,为之折服,特别是以破釜沉舟之势、年轻之躯,在Julcani矿山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淘到了第一桶重金,随之为自己打开了胜利之门,有了属于自己的矿业公司,开始大展手脚,最终赢得了世人的认可,得到了SEG的垂青。在读文章时就能获得灵感、就能获得勇气,从而有了动力,在中国尚不曾听说有此类事情发生,眼见为实,人们更相信钻探、坑探的威力,而忽略了知识的力量。大地构造背景→具体成矿地质环境→矿床类型→找矿手段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而我们在实践中却不遵循这基本的规律,许多更是“就脉找脉”,明明所见是透镜体小脉,也要设计许多钻孔,打它500-600m,结果许多老百姓的纳税钱就这样被糟蹋了,但是地质找矿的不可预知性太大,也难保这成千上万的钻孔中不发现1-2个大型矿床啊。

   资料来自《Economic geology》,此文断续完成于青海西宁市和都兰县。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596328.html

上一篇:潜读“Introduction to Ore-forming Process”两遍后的思考
下一篇:不虚此行三十年Bodnar-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

14 王善勇 王正庆 朱志敏 苏德辰 李欣海 肖振亚 刘亮明 刘继顺 王云才 冷成彪 方琳浩 laokanke hahabaicai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