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金属矿床与板块构造Sawkins-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四十八) 精选

已有 5517 次阅读 2019-3-3 08:5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山水相逢,人生有归处;海陆变迁,矿床有来源。板块构造的问世卓有成效地解决了岩石系列及岩石组合的成因问题,但最初根本没有人去想把矿床的形成与板块构造结合起来。20世纪70年代初期,这种状况有所改变。南美安第斯山的斑岩型铜矿,富硅质火山岩(日本黑矿)和玄武质海底熔岩(塞浦路斯)中的块状硫化物矿成为地质学家最早研究的矿床类型,岩浆弧、大洋中脊则成为最早研究的赋矿环境。1984年,Sam Sawkins抱着尽可能把世界重要矿床纳入一个宏观适宜框架,有助于学生充分理解的试试看的想法,出版了《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一书,遂成为从板块构造观点探讨金属矿床的那个时代的经典。如今三十余年弹指一挥,板块构造也已一统江湖数载,但它散发的光芒依然如母亲的怀抱温暖每一个地质人的心灵。

2016-10-21_SamSawkins_400x460.jpg

Sam Sawkins(1935-2016)(来自网络)

Sawkins1935915日出生于南非开普敦,开普敦始建于1652年,是欧洲殖民者在非洲南部建立的最早殖民点,以桌山、好望角等美丽的自然景观与码头闻名于世。Sawkins在开普敦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期,作为一名有抱负的年轻人,他之身前往埃及开罗并在灌木丛中呆了好几个月。开普敦大学毕业后他到了英国,进入了历史悠久的伦敦矿业学校,后来他又去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在那里获得了经济地质博士文凭,再后来又回到英国,在杜伦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在秘鲁利马稍作停留后,他于1968年前往明尼苏达大学,在那里教书育人,直到1991年退休。

Sawkins的科学兴趣主要集中于理解岩浆与矿床之间的关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早期真正理解板块构造与矿床联系的研究者之一,为获得崭新的见解,他和他的学生多次到野外徘徊于错综复杂的板块边界。即便流体包裹体的化学与同位素组成提高了他对矿床成因的理解认识,但更确切地说是在世界各地对岩石的细心观察获得的难以名状的直觉能力在他成功的道路上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Sawkins声名鹊起主要来自他出版了针对非地质专业学生的《The Evolving Earth(1974,1978)以及获得广泛赞誉的《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19841990)。一个人若想系统获得与板块构造相关的矿床学知识,就不得不把后者放于睡榻之侧。此外,他还出版了50余篇文献。为表彰他的丰功业绩,2016年南非地质协会授予了他Des Pretorius Memorial Medal,这是他一生的骄傲。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两版封面(来自网络)

经济地质学家很早就注意到金属矿床不是岩石与流体随机耦合的私生子,而是血脉相承,祖宗在深部。某种类型的金属矿床也总是与特定的岩石组合相伴,板块之间的作用恰恰能产生多样的岩石组合,这对勘查地质学家辩证认识岩石组合及其中赋存的矿床大有帮助。金属矿床在最近几十年取得了长足进步,特别是流体包裹体、稳定同位素、放射性同位素测年以及勘探技术的提高大大拓宽了我们的视野,这些进展有利于我们建立不同矿床类型富有成效的勘探模型。但Sawkins也提醒地球化学如果不与地质相结合,作用将大打折扣,甚至会将研究人员带入死胡同,金属矿床与成矿系统不应被单独看做地球化学事件,而是地质与地球化学作用过程高潮的产物。甚至更有危言耸听者认为,地球化学的介入使地质多了一份娇柔的娘娘气,少了一份赤膊上阵的刚性。而如今新一代毕业的学生,多会把地质生涯的开端与婚姻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样他多不能在野外看不到故乡的原风景,而是更多地留恋玉体横陈的温柔乡,选择呆在家中,选择计算机为他的武器。

Sawkins在课堂上也是别具一格,颇有新意。他通过放映幻灯片的形式把世界各地真实的地质景象生动地展现在学生面前,而不是把学生当成木乃伊,呆板、教条、僵硬地念讲义。有一次考试,他出了一道问题:“What is a lahar?”lahar指火山引起的泥石流,一个学生回答:“Well a lahar is French for rabbit”。Sawkins给了这个学生满分,因为他的回答太有创意了!

退休后,Sawkins搬家去了弗吉尼亚Hampton,像研究学术、教导学生一样充满热情地开始了帆船航行,最终在蓝色海洋里行进了大约26000英里,这期间他扬帆起航横越了大西洋。在Hampton,他遇到了Ginny,一起遨游了加勒比海、切诺皮克湾以及部分太平洋海区,1998年他俩结了婚,又把家搬到了拉帕汉诺克河(Rappahannock River)岸边的Urbanna。他又买了一艘帆船,并且把船体的底部包上了一层铜皮,他说这是他买的最后一条帆船了。有一天,他给帆船充电,但竟然鬼使神差地接错了电线,等他返回时,帆船正在下沉,船体底部的铜正在电解,在离家最近的地方,他亲眼目睹了矿床的一种成矿方式!

Sawkins参加了Urbanna当地的许多俱乐部,经常与他们就某一问题展开激烈讨论,他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当地的图书馆,一坐就是几小时,只为定期为某杂志撰写新能源有关评论。他和他在明尼苏达大学的同事Bill Seyfried每周五通一次电话,谈论锂电池作为新能源的诸多好处,谈论他是如何迷恋英式橄榄球,并作为教练率领学生赢得许多冠军的。2016106日,Sawkins在家中家人的陪伴下闭上了眼睛……。2017年秋天,在切诺皮克湾的船上,许多单位联合为他举行了追悼会,以纪念这位无畏艰难险阻,充满了无限好奇心,为地球经济、能源、气候变化呐喊,身心全部献给科学的冒险家与科学家。

Sawkins是一个智力超群、性情温和、善于自由思考的科学家,他注意到了地质作用过程与结果之间的内在联系,他给学生提供了充分的自由,为他们获得研究项目与机会不辞辛劳,许多学生就是在他的指导下获得了光明的前途,影响了一生,感谢Sawkins!在得知Sawkins去世后,他的一位叫Gary Landis的学生如此评论到。

参考文献

1.Frederick (Sam) Sawkins: 1935–2016 | UCT News https://www.news.uct.ac.za/article/-2016-10-06-dr-frederick-j-sam-sawkins-1935-to-2016

2.Bill Seyfried,Dr Fredrick John(Sam) Sawkins,Earth Science,P26

3.F.J.Sawkins,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Springer-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New York Tokyo 1984

4. Frederick J.Sawkins,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second edition,Springer-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GmbH 1990

5.D.V.Ager,On Seeing the Most Rocks,Proceedings of the Geologists' Association Volume 81, Issue 3, 1970, Pages 421-427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1165298.html

上一篇:繁华若梦-稳定同位素地球化学家Epstein的故事
下一篇:明月何曾是两乡Kelly-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四十九)

5 吕洪波 苏德辰 信忠保 朱志敏 闻宝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05: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