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玩摇滚的独行侠Jeremy—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九) 精选

已有 6476 次阅读 2017-4-7 06:3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

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人世间武侠小说有成千上万部,但我独爱古龙的《天涯明月刀》,像傅红雪一样的英雄多是孤独的、寂寞的,可以没有钱,没有酒,没有女人,但一定要有尊严。有尊严几乎是所有侠客的原则,中国古代的游侠、日本历史上的武士、美国西部荒原上的牛仔,他们走马天涯、我行我素,只合于内心,不轨于正义,无论处江湖之远,还是居庙堂之高。Jeremy Richards,既是一名成绩斐然的地质学家,也是一名特立独行的侠客,不但在地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且在摇滚的巷弄里也是越滑越深。“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啊?”Jeremy Richards将告诉你答案。

Jeremy Richards(中,Jeremy供)

 Jeremy出生于英国奔宁山脉裙边的Handcoss小镇,在和祖母散步时,他看到山内废弃的小型铅矿里有许多晶型漂亮的方铅矿,从此他成了小小矿物收藏家。大学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地质,在剑桥大学度过了三年岁月(1983-1985)后,去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跟随Ed Spooner研究Keweenawan铜矿,1986年获得了理学硕士学位(M.Sc.,1987年又返回剑桥大学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M.A.)。接着去了澳洲国立大学读博士,师从Ian CampbellIan许诺,让他研究奥林匹克坝IOCG矿床,但是Ian最终却没有兑现诺言,Jeremy年轻气盛,意气用事,自己去联系了巴布亚新几内亚 Porgera 金矿。博士期间发表的论文只有自己的名字,没有老师的身影,但Ian并没有难为Jeremy1990年顺利毕业,毕业后又到了萨省大学跟随Robert Kerrich做博士后工作。多年的学习生涯,使他有机会和世界上最好的经济地质学家交流合作,在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知识、经验与方法,为以后独自从事科学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莱斯特大学工作期间,1995年他获得了SEG Lindgren Award,以此为契机,1997年,他又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加拿大,在阿尔伯特大学从事教学、研究工作,这一呆就是19年。20177Jeremy将会以Tier I research chair的身份换职到劳伦森大学(Laurentian University)。劳伦森大学位于安大略省采矿历史悠久的萨德伯里市(Sudbury),是加拿大经济地质最强的大学,经费多多,机会多多,Jeremy势必迎来人生事业第二峰。

 Jeremy的研究兴趣主要集中于四个方面:弧成矿作用过程中的构造岩浆控制(Tectonomagmatic controlson arc metallogeny);消减后构造环境下的斑岩型和浅成低温热液型矿床的成矿作用(Porphyry and epithermalore formation in post-subduction tectonic settings);斑岩型矿床和IOCG矿床之间的内在关系(Links between porphyry andIOCG deposits)以及喀尔巴阡山到喜马拉雅山之间新特提斯成矿作用(Neotethyan metallogenyfrom the Carpathians to the Himalayas)。每个方面都非泛泛而谈,都有着独特的内在见解。

当今勘探策略是寻找隐伏矿床,这就需要了解深部的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及地质信息特征,对斑岩型矿床而言,了解区域构造演化及构造岩浆机制非常有必要。Jeremy在经典板块俯冲模式下,强调地幔楔的部分熔融产生的含水、富硫、富硅、中-高氧逸度的玄武质岩浆是斑岩型矿床的初始岩浆源,在浮力作用下岩浆上升圈闭于地幔与地壳的边界,经过MASH(Melting,Assimilation, Storage, Homogenization)过程形成了高氧逸度、富铜的弧形岩浆和还原性的富金的俯冲后岩浆。这两种过程产生的岩浆最终都是安山质的,安山质岩浆再在浮力作用下,沿着构造断裂、裂隙上升侵位于地壳浅部,经岩浆分异、挥发份出溶等作用,最终形成了成矿岩浆-热液系统。

经典成矿模式认为斑岩型矿床形成于消减环境,但有些矿床无论从空间位置还是成矿年龄都与这种模式不相适应,而是与消减后或碰撞环境有关,与此类矿床有关的岩浆具有富碱、贫硫、孤立杂岩体存在的特点。Jeremy对比了三种动力学背景:岩石圈碰撞加厚(Collisional lithosphericthickening)、碰撞后岩石圈地幔拆沉(Postcollisional lithospheric mantledelamination)以及消减后岩石圈伸展(Postsubduction lithospheric extension)下岩浆作用和矿化过程。强调了俯冲期残留在地幔楔或软流圈中的硫化物在后俯冲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分解,并溶解于硫不饱和的熔体,导致金属元素富集,并最终随岩浆上升成矿。一般形成斑岩型Cu-Au矿床与碱性浅成低温热液Au矿。

消减与消减后构造成矿环境(文献2)

斑岩型Cu±Mo±Au矿床与岩浆起源的铁氧化物铜金矿床(MH-IOCG)既有许多相似之处,也有许多不同之处。相似处在于其形成均与钙碱性或碱性岩浆有关,大地构造关系、成矿金属种类相近。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斑岩型矿床富硫,主要形成于显生代;MH-IOCG贫硫,通常形成于前寒武纪。以智利北部为例,Jeremy详细比较了两者的相同点与差异处。

MH-IOCG与斑岩型矿床的异同点(文献4)

特提斯造山带西起欧洲,经土耳其、伊朗、中国青藏高原直到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分布最广泛、成矿作用最丰富的造山带之一。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恶劣的气候环境、复杂的政治形势等原因,虽然偶有富有冒险精神的欧美探险家、地质学家涉身其中,但历史上一直没有成为地质、找矿的热地,2000年后,这种情况有所改观。为了一探分布众多矿床之究竟,Jeremy怀着对矿床极大的热情,秉信越是危险的地方越能出创新性成果的理念,漂洋过海,不畏艰险,深入腹地,甚至有几次在伊朗碰到了游击队员,最终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2013年他去了巴基斯坦的一个矿区,那个矿区不久前刚刚发生了一起恐怖分子屠杀无辜登山者事件,但是Jeremy毫无惧色,在荷枪实弹警察的保护下,带领着他的学生采取到了大量珍贵样品。结合野外实践与实验室分析研究,Jeremy逐渐认识到特提斯造山带大多数的斑岩型矿床和浅成低温热液矿床都形成于消减后环境,与消减相关的矿床只在个别地区出现,如巴基斯坦西部的一些矿床,而西藏地区的矿床相比伊朗要晚,多与消减后平行于造山带的伸展构造有关。2016SEG出版了《Tectonics and Metallogenyof the Tethyan Orogenic Belt》,阅读世界屋脊上的文章如看三江汇流处的惊涛拍岸。

Jeremy Richards在中东出野外(Jeremy供)

Jeremy Richards在中东出野外,大胡子是谁?(Jeremy供)

斑岩型矿床让经济地质学家着迷,采矿工程师兴奋超过了一个世纪,它所焕发的迷人风采让无数英雄为之折腰,有关它的成因模型、找矿模型以及勘探历史资料比比皆是,但人们并没有在成绩上睡大觉,随着它慢慢由地上转入地下,人们又想出了许多新的方法手段,通过蛛丝马迹来判断它遁入的踪迹,虽然这些方法手段还不成熟,有待实践。Jeremy把握时代,站于前沿,看得更远更广。成矿并不是一个系统内的连续过程,而是一个离散事件,成矿过程是短期的、多期的,周期的,特别是成矿流体涌动较多的时期,每个时期只有几万年到几十万年。但对于这些短期的成矿事件的起因机制还有待更深一步的研究。

斑岩型矿床当前理论与最新理论认识(文献6

当一个人觉得吃一段大餐不如读一篇地质文献时就表明他(她)爱上了地质,透露着文学与科学气息的地质其文字应准确生动,其图件应栩栩如生,这样即使半夜起床也能看到文中的颜如玉,无疑Jeremy的文献就有这样的风采,特别是他绘制的插图,简直就是一件唯美的艺术品,有着维纳斯的神韵。Jeremy经常教导学生:一张精美的地质图胜过千言万语。Jeremy什么时候练成这一独门绝技的呢?据他自己讲,还是一名学生时曾去矿业公司实习,需要用彩笔手绘地质图,久而久之,他就学会了如何进行颜色搭配,如何用粗细不同的笔端着墨。Jeremy对文章的要求极高,没有感兴趣的东西,没有亮点他是不会动笔的,许多文章拿去让他修改,他首先就会问:你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你觉得意义在哪里?许多学生当场就蒙圈了。Jeremy还是学术界的独行侠,一半以上的文章都是他一个人为作者,这种特立独行的品性在学术界独树一帜。

   Jeremy工作非常勤奋,经常是六点之前就到办公室,周末也是如此,几十年如一。虽然Jeremy做出了很多开创性的成果,但他并非“书呆子”一个,他有自己的娱乐生活与快乐天地,他关注国内外热点事件,有时和学生谈得眉飞色舞;他喜欢喝酒,特别是苏格兰威士忌,家里有单独的酒柜;他把房子建设于丛林中,常有野生动物惠顾;他亲自动手挖了两米深的养鱼池,这样即使寒冷的冬天,那些金鱼也能安然越冬。他酷爱养猫,养了许多只,猫是人类驯化的仅有两种地盘性哺乳动物之一(另一种是雪貂),虽然没有坚硬的脊梁,但踱步翘尾都有一种天生的高贵。记得有一年圣诞前夕,有一只猫得了肾病不幸死了,本来提前和学生说定圣诞节去他家party也泡了汤。

《醉乡民谣》海报中的猫与吉他

(说到Jeremy喜欢猫,我就想到《醉乡民谣》中的这只,另外一只来自《流浪猫鲍勃》)

   我虽然也好吟风弄月,附庸风雅,甚至最近喜欢上了黄梅戏,但一听到摇滚乐,我就觉得鼓槌敲在了我的骨头上,吉他拉在了我的心坎上,歌声击穿了我的心瓣膜,瞬间获得一种振奋人心的力量。摇滚属于少数人的爱好,更多的人还是认为它有伤风化,难登大堂,属于坏音乐。北大“摇滚博导”陈涌海与窦唯煮酒论英雄,谈一曲《将进酒》,令人热血沸腾,Jeremy有更专业的设备,是一名富有激情的吉他手和鼓手,偶尔客串主唱,他非常喜欢齐柏林飞艇乐队的《stairway to heaven,经常邀请系里的老师、同学组建乐队,自娱自乐,甚至有时到酒吧登台表演。他原来的乐队解散了,目前又组建了一支叫做fluid drive blue band的乐队,前不久还一起去酒吧进行了演出,反响还不错。他也曾经把摇滚乐写入他的科技文献中。Jeremy是我理想的化身,正是我追求的人生。社会中多数人的理解科学家就应该埋头苦读,扎身研究,老师就应该三尺讲台,努力教学,科学有了摇滚的味道,老师浑身沾满了酒气,就是不务正业,虚度人生,君不见古今多少成功人士,都是魔鬼与天使,极地与赤道的化身。一把吉他,一杯小酒,一盘花生,高歌大江东去,岂非更有情怀?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纵然我们做不了科特.柯本,也应该展现自我的个性与力量!

Jeremy Richards在酒吧吉他伴奏(朱经经供)

Jeremy Richards与他的乐队在酒吧表演(朱经经供)

         1993年,初中毕业前夕,我聆听了张楚的《姐姐》,2010年,沈阳秀水湖畔,有幸目睹张楚演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尽管那时他已不复当年红磡之勇,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他的诗意与寂寥。

我没法再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愤怒生长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系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


由衷感谢Jeremy Richards为本文提供的照片,也特别感谢他的学生王瑞与朱经经为本文提供的素材,显然里面的许多材料不是阅读文献能采集到的!

参考文献

1.J.P.Richards,2003,Tectono-magmaticprecursors for porphyry Cu-(Mo-Au) deposit formation. EconomicGeology,Vol.98,pp.1515-1533

2.JeremyP.Richards,2011,Magmatic to hydrothermal metal fluxes in convergent andcollided margins.Ore Geology Reviews, Vol.40,P.1-26

3.JeremyP.Richards,2009,Postsubduction porphyry Cu-Au and epithermal Au deposits:products of  remelting of subduction-modified lithosphere.Geology,Vol.37,No.3,P.247-250

4.JeremyP.Richards,etal.,2013,Magmatic-hydrothermal processes within an evolving Earth:Iron Oxide  Copper-Gold and porphyry Cu±Mo±Au deposits.Geology, Vol.41,No.7,pp.767-770

5.JeremyP.Richards,etal.,2017,Contrasting tectonic setting and sulfur contents ofmagmas associated with Cretaceous porphyry Cu±Mo±Au and intrusion-related Iron Oxide Cu-Au deposits in  Northern Chile. Economic Geology, Vol.112,pp.295-318

6.JeremyRichards,2016.1,Clues to hidden copper deposits.Nature, P.1-2

7.JeremyP.Richards,2015,Tectonic,magmatic,and metallogenic evolution of the Tethyanorogen:from subduction to collison.Ore Geology Reviews, Vol.70,pp.323-345

8.JeremyP.Richards,etal.,2016,The Tethyan tectonic history and Cu-Au metallogeny ofIran .Society  of Economic Geologists, Special Publication19,pp.193-212

9.JeremyP.Richards,2013,Making faults run backwards:the Wilson Cycle and ore deposits.Can.J.EarthSci.Vol.1,P266-271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1046882.html

上一篇:雨无声处听惊雷Zoltan-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十五)
下一篇:天下谁人不识君-地质统计学大师Krige的故事

5 邹少浩 樊采薇 黄鸿新 朱志敏 赵凤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