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厉闲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bXi 出祖厉源头,闲散至极!

博文

杨建果老先生的艺术人生(一)

已有 4141 次阅读 2008-12-14 16:04 |个人分类:名家赏析|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艺术, 国画, 彩绘

 
  杨建果老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长辈,他和蔼可亲,乐于助人,经常鼓励我们年轻人,很有幸我和老先生一直有来往。一直想为老先生写点东西,最近看到有人已著博立说,我就“借”来,撰写在我的博文中,保持原稿的风格,在此也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
沧桑半世纪
 
 杨建果出生在西安市长安区一个书香门第。195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原西北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科学习。受教于徐悲鸿最得意的弟子——油画大师吕斯百、国画大师贡胄、著名美学家洪毅然等。它是共和国培养的第一代美术专业科班出身的大学生。1956年以品学兼优的成绩“经党委研究,并报教育部备案,准予提前毕业”留校工作。照理说,他的人生应该充满了鲜花,师生们对杨建果的艺术建树也充满期待。然而,他却经历了整整半个世纪的人生沧桑。
 
杨建果两岁多时,身为小学校长的父亲就因病撒手人寰。紧随其后就是母亲改嫁。不仅,母亲也因病离开人世。丧失双亲的建果在祖父母的陪伴中艰难地长大成人。大学毕业留校后,分配在学院审干办公室工作。一九五七年,一场政治风暴席卷全国,学院党组织处于瘫痪状态。面对大学里铺天盖地的大字板,面对一些过激言论或不实之辞,出于对党的朴素感情,他和几位同事坚持说理、弁论,不料一时间竟成了众矢之的。二十多天的激烈争弁,几乎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反右斗争开始后,他们又一夜间成了全院的“英雄人物”,大会小会,发言、录音,连吃饭时都在全院广播着。然而,就在后期的整党中,由于自己坦诚地向“党”表白:“其实,那时自己也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阶级斗争。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想一边辩论,一边给党组织提意见呢!”就是这么一句实实在在的交心话,谁知竟被说成“严重关头,立场不稳”;同样是一夜之间,竟由“英雄”跌入深谷,背上了“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从此,他便开始了他半生的“敌人同志”的生活历程。1958年,由于祖父母年迈,作为独孙的他,经组织联系,调回长安。“大跃进”运动在全国展开,时为《长安日报》社编委的杨建果,因“有意延误”一系列刊发“亩产××万斤”的“卫星”稿件,跟不上政治形势,而被一度停职。要不是陕西省委的及时批示,还几乎被开除党籍。不久他又被“借调”乡镇中学教书,而且一借就是11年。“文革”结束后,他先后到长安师范、教育局教学研究室工作。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最后被调到区外事办公室,也就是后来的旅游局,直到退休。上世纪80年代,杨建果正值盛年,艺术创作日渐成熟,然而相濡以沫的老伴却突患癌症。就这样,杨建果钟爱的艺术事业,始终处于一种动荡和游离状态。
 
 由于政治上的不公正待遇,由于作为医生的祖父抗日战争期间曾给皇甫军校高级军官多次治病,由于老伴的原因,后来又由于“院长”儿子的原因,总之,杨建果的一生,有太多太多的理由,选择对艺术的放弃。但是,杨建果“在内心深处”却一刻也没有放弃。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动不了笔,就看画册,读画论,看展览……“不教一日闲过”!
 
 长安宾馆建成开放后,他有一年多时间处于被迫闲置状态。他干脆关起办公室的大门,给窗户玻璃上糊上报纸,一个人静静地翻阅关中史志,并抽空进行书画创作。这中间,他通读了《关中胜迹图志》等大量书籍。当上级派人拿着详细的旅游资料调查提纲座谈时,他面对各种问题,未带任何文字资料,却对答如流,被某领导戏称为“杨建果答记者问”,他还创作了数百首诗词散文。办理了“暂时离岗”手续后,他更是如鱼得水,背上相机,遍访周围名山大川,带着无限深情进行山水画的创作。“攀险峰,探幽谷,觅山魂水魄;抚绿涛,披流霞,揽日彩月华。”便是他这一时期的“生活写真”。老伴病重住院期间,他就伏在病榻边翻检艺术理论书籍。为了探索中国书法艺术的变形规律,他先后临书了唐诗900首,宋词721首,元曲300首,唐代女词人诗词选以及上下两部中国古代旅游散文选,巴掌大的字,四尺宣纸,日日不断,叠起来高可等身。闻名中外的法门寺发掘后,他以他的专业和学养优势,无可争议地成为法门寺总体规划的主要执笔撰稿者。1990年,他在《中国古建园林技术》刊物上发表了论文——《中国传统建筑彩绘源流初探》,将中国古代建筑彩绘“有证可查的历史”上溯了3000多年。但是,他在书画创作方面的艺术成就,他作为法门寺总体规划设计者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历经半世沧桑,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才被专家、被社会悄悄地发现和承认。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2512-51096.html


下一篇:杨建果老先生的艺术人生(二)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0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