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ca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xcar 学了物理而没有搞物理 却自觉不自觉地用物理

博文

说说北京的大暴雨灾害 精选

已有 6324 次阅读 2012-7-23 08:38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北京, 下水道, 灾害, 爱心, 大暴雨

前天(721日),北京遭遇了自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强降雨,北京市区出现了严重的内涝,附近山区发生了泥石流和洪水,通州还发生了疑似龙卷风的强风袭击,目前据报道已发生37人死亡,大量汽车(保险公司已接到超过1万的报案)遭到水淹。。。。。。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大暴雨灾害,人民在行动,政府在行动,网友也在行动。。。。。。。俺,当然也该有所行动,不过,在大暴雨中参加抗洪抢险、在雨中救人助人甚至雨后捞车牌等等行动是轮不到我等外地网友的,只能在事后动动手指,敲打出一篇博文,发表一些自己对各种问题的看法。

1、 下水道是城市的“尿道”

北京发生内涝以后,网上有一种“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的说法。我觉得这种说法的主观性太强了些,相比之下,把下水道比喻成城市的“尿道”可能更准确些。是的,下水道平时深埋于地下,即使暴露也要设法掩藏或装饰,就如同人的尿道一样不可能轻易示人,但绝不意味着它不重要。事实证明,“活人”保不齐因为尿道疾病或其他原因会“让尿憋死”,这条排泄渠道不畅通,很不爽。下水道排水不畅通肯定不行,搁平时都会造成一些路面积水之类问题,如果赶上短时间的强降雨,势必造成严重的内涝。如果大暴雨来袭之时再没有可供蓄水的湖泊或水池充当“膀胱”,积水有时也真的会憋死人。

2、 人造地势地貌带来的危险不小

事实证明,由于强劲的西南暖湿气流和西北冷空气在北京上空交锋斗法而产生的这次大暴雨是人类没有能力干预的,太行山和燕山的山势也绝非可以通过愚公移山而改造的,所以地势抬升造成的降雨增强效应同样是人类搞不定的。人们能够决定的其实比较有限,仅能限于在某个局部搞点儿小的地势改造,修个水坝水库、开一条道路、挖一条隧道涵洞或者修个护坡之类的。相比之下,人类把最大的能量应用在自己聚居城市的建设上,在筑高楼、建立交桥、铺地砖、压马路方面绝对是不遗余力,这些工程的效果很显著,也的确很有“面子”,很发达很现代化的样子,但与此同时却也打造成了一大片钢筋水泥的丛林。在这个过程中,湖泊沟壑被填平,草地被覆盖,树木被砍伐,让从天而来的降水不能渗入土壤,难以按照自然的地势流淌。更为严重的是,为了满足暴增的小汽车能够顺畅地通行,大城市中修建了大量的立交桥、高架路和隧道,这些人工建造的产品在大暴雨来袭时取代了自然界的流水沟和湖泊,成了行洪通道和“蓄水池”,进一步加大了城市内涝的风险,也给在路上行走的人群和车辆带来了可能被冲走火淹没的巨大隐患。

3、  公布罹难者名单还是死亡细节

大暴雨造成37人罹难的消息一出,即有网友要求公开37名遇难同胞的名单。在我看来,名单固然应该公布,但更应该公布的是这些人的死亡细节(如果方便公开的话)。因为具体场景和死亡细节的调查和分析,以及随后的公开报道,有助于大家知道在大暴雨这种自然灾害中有哪些危险、哪些因素可能导致伤亡,以及出现险情时如何决策和动作,而这无疑有助于减小灾害带来的伤亡和损失。

4、 该不该为37名罹难者降半旗致哀?

还有人认为,国家应该为这次大暴雨灾害导致的37为死难者降半旗致哀,对此我持谨慎的反对态度。作为一个大国,每年自然灾害很多,自然灾害本身及其相关次生灾害造成的死难者总数也不少,是否每一次都降半旗?达到多大的伤亡人数可以降半旗?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能因为灾害发生在首都及其周边地区,处于舆论关注的焦点或者有更大的话语权就破例,否则将让其他地区的人民情何以堪?!

5、 大暴雨中的爱心与私心

每一次大灾大难,都会叩击人们的心灵,事后我们无论是亲历者交流、看新闻报道或者与看网上流传的各种消息,都能看到一些人的爱心与奉献,也能看到一些人的私心和贪欲。在北京的大暴雨中,有热心人去助人,自己开私家车跑到机场接走滞留的旅客,因为据说也有出租车司机趁机漫天要价的。。。。。。

我很佩服那些奉献爱心的人们,但并不想去刻意批判这些在自然灾害中还惦记着多赚几百块钱的的哥,毕竟在漫天瓢泼大雨中行车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他们还能坚持出车拉人,本身是一种对社会的贡献了,只是这种贡献不是无偿的,甚至代价有点儿太高了。也想提醒大家(包括我自己),道德的制高点站上去似乎很爽很安全,但是如果大暴雨一直下,也难保不被淹没。

6、  专家严谨也是错

在这场大暴雨中,电视台等媒体自然也积极行动起来,予以巨大的关注,并请了专家连线访谈。很不幸,据说这次专家在节目中摆了条“小乌龙”,在到底是“多少年一遇”的问题上,前后说法不一致。。。。。。不过据昨天我看CCTV-新闻频道了解到的情况,相关专家是在大暴雨进行的过程中根据已经测算出的降水量和历史记录数据做对比而报出的40年来、50年来、61年有气象完整记录以来最强降雨的数据。必须说,这种说法要比以前的所谓百年一遇、千年一遇之类的虚数严谨多了,但是很不幸却更招骂。看来总有些网友并不喜欢这种严谨的表述,他们习惯于一个标准答案(应试教育的又一恶果?!)并强烈反对“修正主义”。我想说,面对这类责难,专家应该HOLD住!专家严谨本身不是错,普罗大众更要习惯严谨。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1635-594799.html

上一篇:被俄罗斯扣押的渔民放回来咋处理?
下一篇:再说北京的暴雨成灾

40 黄秀清 诸葛淑媛 周小洁 刘洋 戎可 赵明 周永胜 王涛 李欣海 曹聪 陆俊茜 武夷山 苏德辰 李红 李维音 王春艳 朱志敏 李永丹 刘光银 邢志忠 谢强 徐长庆 陈小润 曾新林 孟庆仁 魏武 李伟钢 杨秀海 王号 陈沐 周少祥 鲍海飞 yxh3161 zhanghuatian nipy fansg piaoyao998 dulizhi95 yylhxylong sz1961s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13: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