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ca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xcar 学了物理而没有搞物理 却自觉不自觉地用物理

博文

与北京博友聚会琐记

已有 3883 次阅读 2011-10-22 07:09 |个人分类:科学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北京, 聚会, 博友, 陈安

昨天(1021),由陈安做东、迟菲负责联络组织(再此对他们二位深表谢意),有幸与北京的多位科学网博友在位于中关村南路的郭林家常菜聚会。刚才一觉醒来,看到陈“首相”已经贴出了照片【1】,俺也赶紧写段文字,记录一下这次难忘的聚会。

1、      准时赴约

昨天中午,我还在天津武清,收到了迟菲发来的聚会通知短信,赶紧回信问明了到聚会地点的具体走法。下午乘坐被我“批判”过、速度已经不那么高了的高铁回到北京南站,乘地铁回到住处,掐算了一下时间,决定休息片刻。17:15,离开下榻的快捷酒店,步行到近在咫尺的4线地铁站,乘地铁前往中关村。大概还没到下班时间,地铁上的乘客比我预期的少,行车也很迅速。17:45左右已经到达中关村车站,但因为出口问题困惑了我一下,好像绕了点儿路,到了地面后赶紧快步疾行,紧赶慢赶,总算赶在18:00整步入了郭林家常菜的大门。

2、      神秘女嘉宾

登上2楼,走向预定的包房,看到门口站着3个人,其中一个是服务员,另外两个有一个是我已经认识的博友小苗,另一位很有风度的女士以前没见过面。当时小苗正在和服务员说话,走近了才知道,原来是在和服务员对“暗号”——预订包房时所留的手机号码,据说,这个“暗号”对不上是不让入座的。总算“暗号”对好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入座了。那位女嘉宾张口就叫出了我的名字,然后让小苗猜猜她是谁,小苗迟疑片刻后,总算猜对了。但他也说,这位能把单反相机玩得很好,照片拍得很棒的女老师的形象和他根据科学网上的头像和博文所预想的颇为不同(其实和我的预想也有所不同)。随后,每个博友到来,都让他去猜这位神秘女嘉宾的名字,很佩服大家的眼力,绝大多数人都猜对了,她就是科学网上很活跃的“拍花”女侠——吕秀齐老师,人如其名,很秀气。

3、      谁是“大腕”?

入座后不久,又有几位博友陆续抵达,包括下午刚刚从大连匆匆赶回的“主帅”——赵明老师。几位北京的博友开始聊起最近的几次聚会的一些趣事,谈到“隔壁家的二傻子”鲍得海掰手腕很厉害,据说N多博友都不是他的对手,赵明老师扬言这次要和他比试一下。因为是周末,首都照例发生了“首堵”,二傻在稍晚后总算到了。趁着人还没来齐,“练家子”出身的二傻和平时很注重锻炼的赵主帅坐到一起,开始了科学网博友之间的一场掰腕友谊赛,要来一场巅峰对决,看看到底谁是科学网的“大腕”。。。。。。几轮PK之后,终于决出了酒前掰腕比赛的冠军——赵明老师。二傻似乎对此比赛结果并不很服气,扬言喝过酒之后再来一轮比赛。然而,因为赵老师过一会儿要开车去接孩子放学,这场“酒后“的比赛只好延期举行了。

4、      “鬼王”与“天狼星使者”的合力有多厉害?

正式饭局开始后,大名鼎鼎的“鬼王”李亚辉姗姗来迟。他刚刚落座不久,忽然一声巨响,他面前的玻璃转盘上粗重的金属盘架忽然外倾,若非博友们眼疾手快,上面的菜盘也险些跌落出去。原来是玻璃转盘忽然发生碎裂,一大块玻璃依然脱落,露出了绿色的断茬。关于这个意外发生的原因,我们可以从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过热的金属盘架造成了质量不高的玻璃转盘受热不均匀产生的热应力造成炸裂;也可以从科学网博友的角度去解释——当时这块断裂下来的玻璃靠近大名鼎鼎的“鬼王”,而“鬼王”对面坐着的是“天狼星使者”,这两个有神鬼莫测之玄机的博主发出的某种神秘力量,导致了这个不大不小的事故。

5、      “大漠孤魂”直言“伪能源”

饭局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大漠孤魂”吴飞鹏老师飘然而至,坐在我旁边。寒暄之后,吴老师问及我的研究方向,我说是从事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研究的,当提及燃料会用到氢气以及一些生物质能物质作为燃料时,吴老师直言不讳地说,“氢能是伪能源”,“生物质能是伪能源”!我虽然不能认同吴老师的这种观点,但在随后的交流中也能理解他这种观点的由来。毕竟,氢能不是自然具有的一次能源,目前需要用“人为”的方法去生产,只能算是一种能量的中间载体,远不是最初始的“源”。至于生物质能,我认为它的重要价值在于能够在较短的周期(可按年月计算)内固化下太阳能和利用,而以往的化石能源需要数以万年计算时间去形成,却可以在数以百年计算的时间里被耗尽。吴老师所以认为生物质能是“伪能源”,是因为他认为能源作物会耗尽土地的“地力”(无机养分),燃烧之后的产物却无法回田被植物加以充分利用。其实,生物质能的利用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实际应用时需要选择那些既能够利用其中的能量,又能够实现无机养分回田利用的办法(例如沼气池),相比之下,生物质能物质的人工收集和富集的技术与成本或许更值得关注。

6、      末班地铁

经过了一番畅所欲言的切磋交流之后,时间已经到了2230分,这次难忘的博友聚会应该结束了。在饭店门口握别了诸位博友,我匆匆地走向中关村地铁站。在穿过了空旷幽暗的地下通道,不得不打断正在瞌睡的保安的美梦打听该往哪儿走之后,总算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于23:20回到了酒店。

 

 

参考:

【1】          陈安: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53483&do=blog&id=499614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1635-499637.html

上一篇:一道需要用三年时间去“解答”的面试题
下一篇:闲话天牛-踹客(Tenure-track)

52 吴飞鹏 宋敦江 吕洪波 杨华磊 马红孺 赵明 刘立 赵里昂 郭忠义 刘广明 孙庆丰 李学宽 刘洋 武夷山 陈小润 赵凤光 陈安 迟菲 肖重发 刘用生 黄秀清 聂广 鲍得海 许培扬 刘庆丰 曹聪 罗帆 方庆林 禹荣明 孟庆仁 李宁 任胜利 高孟绪 曾新林 黄锦芳 杨秀海 张玉秀 李宇斌 丁甜 苗元华 王春艳 张天翼 田俊凯 吴锦宇 王修慧 曹建军 王启云 秦四清 fqk6166 zzjtcm stoneblue niming007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9 14: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