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悲恸] 原创“0到1”近乎自杀

已有 1282 次阅读 2021-1-12 13:3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最恐惧的是,把谬误当成真理。

进而

真诚地捍卫谬误,真诚地仇恨真理。

          

一切真理开始时总是在少数人手里,总是受到大多数人的压力。这是一个规律。

为我国2070年开始的诺贝尔科学奖“井喷”清除障碍、铺平道路!

客观规律是客观的;独立于人而客观存在。

不是由于有意压抑,只是由于鉴别不清,也会妨碍新生事物的成长。

                                                                                           

[悲恸] 原创“0到1”近乎自杀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前,我们人类永远是渺小和无知的!

   原创者来!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

               

一、原创“0到1”实在太难了

   “老和山下的小学僧”2018年诱惑(安慰)大家说:
   “基础科学除了烧钱烧时间,还得烧人,烧的异常惨烈,100个高智商,99个都是垫脚石!
 
   小心,千万别上这位“小学僧”的当!
   “在丁肇中实验的某一领域,专家们给出了200余种理论。试问,最终能有几个理论被实验证实?能有3个吗?

   引力波证据引发理论物理“大扫除”:
   “一个伟大的春季大扫除开始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排除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宇宙学家Max Tegmark说道,“它不仅动摇了实验领域,还动摇了理论世界。”

            

二、丁肇中申请书理论

   我有一个“理论”,绝对正确,可以告诉大家。

   在加速器实验的发展史上,过去50年里面,尽管我们为了获得经费,要写一个申请报告书,设定一个目标,说服政府的人投钱做加速器实验,可是往往实际发现跟原来的目标根本没有关系

   不要盲从专家的结论。

   要实现你的目标的话,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奇心,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兴趣,不能因为别人反对你就停止。而且,你对意外的现象要有充分的准备。

人民日报,2000-05-02,第5版  丁肇中:科学发现的几点体会

http://data.people.com.cn/rmrb/20000502/5

http://edu.people.com.cn/n/2013/1230/c1053-2397865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6370-1202379.html

http://news.ifeng.com/mil/4/detail_2013_12/16/32152410_0.shtml?_114sobiaoqian


三、费密(Enrico Fermi)“做理论物理计算有两种方法”

   著名物理学家费密(Enrico Fermi)说:“做理论物理计算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对所计算的过程有一个清晰的物理图像,这是我喜欢的方法。另外一种是有一个精确的自洽的数学形式。
   There are two ways of doing calculations in theoretical physics”,“One way, and this is the way I prefer, is to have a clear physical picture of the process that you are calculating. The other way is to have a precise and self-consistent mathematical formalism. You have neither.”

   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1933-06-10 as the Herbert Spencer lecture at Oxford,《 On the Method of Theoretical Physics 关于理论物理学的方法》:
   "Pure logical thinking cannot yield us any knowledge of the empirical world; all knowledge of reality starts from experience and ends in it. Propositions arrived at purely by logical means are completely empty as regards reality. Because Galileo saw this, and particularly because he drummed it into the scientific world, he is the father of physics—indeed of modern science altogether."
   “纯粹的逻辑思维不能给我们任何关于经验世界的知识;一切关于实在的知识,都是从经验开始,又终结于经验。
就现实而言,纯粹通过逻辑手段得出的主张是完全空白的。由于伽利略看到了这一点,特别是因为他将其强力引入了科学界,因此他是物理学的父亲—完全代表了现代科学。”

              

参考资料:
[1] 科学网,2012-06-27,丁肇中:我这一辈子做每个实验都有大量人反对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2/6/266143.shtm
   丁肇中说,他这一辈子做的每个实验都有大量的人反对。但科学的进展是多数服从少数,极少数人把大家的观念推翻了之后,科学才能向前走。所以科学不是靠投票解决的,可能一万人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人反对你,但不代表他们就是对的。
[2] 科学网,2019-11-08,丁肇中:坚持自己的实验,不因名人反对而放弃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11/432439.shtm
   1976年10月21日,丁肇中获得诺奖之后,物理学家费曼在给他的贺信中写道:“他们为什么会把诺奖发给你们呢?你所发现的新现象我没有预料到,也不理解。不要因为获奖,就认为自己变成专家。我挑战你,你能不能发现一些我可以理解的东西。”
   上世纪60至80年代,丁肇中在德国电子同步加速器实验室(DESY)实验室工作时也遭受过质疑。就在实验室准备建设正负电子对撞机(PETRA)的时候,诺奖得主沃纳·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反对称:“高能物理没有前途。”
[3] 科学网,2014-10-21,丁肇中:一生最重要选择就是只做一件事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10/305802.shtm
   曾经,在丁肇中实验的某一领域,专家们给出了200余种理论。有人问他哪个是对的,该怎么办?他回答:“不怎么办,继续做实验。”他说,“经验,至少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专家,更没有意义。”
[4] 科学网,2014-03-25,引力波证据引发理论物理“大扫除”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4/3/284998.shtm
   “一个伟大的春季大扫除开始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排除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宇宙学家Max Tegmark说道,“它不仅动摇了实验领域,还动摇了理论世界。”
   在BICEP2被公布的第二天,斯坦福大学宇宙学家Andrei Linde在MIT一个拥挤的礼堂演讲时称,BICEP2数据将排除约90%的膨胀模型。这些模型中的许多在可探测水平下并不能产生引力波。Linde是膨胀理论的创始人之一。
[5] 老和山下的小学僧©,2018-10-15,关于芯片之争,终于有人说出了本质
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6816.html?f=member_article
   芯片加工精度已经到了7nm,虽然三星吹牛说要烧到3nm,可那又如何?你还能继续烧吗?1nm差不多就是几个原子而已,量子效应非常显著,近似理论就不好使了,电子的行为更加难以预测,半导体行业就得在这儿歇菜。
   烧钱也好,烧时间也罢,烧到尽头就是理论物理。基础科学除了烧钱烧时间,还得烧人,烧的异常惨烈,100个高智商,99个都是垫脚石!工程师可以半道出家,但物理学家必须科班出身,基础科学在中国被忽视了五千多年,如今每年填报热度还不如耍戏的。
[6] 刘全
慧,2018-06-15,费曼的另外一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1119078.html
   停了一下他接着说,“有一天你们会感觉非常沮丧.有人会抢掉你们的成就”他邀我到他家讨论我的结果.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后来他在Stony Brook  conference (1969) 会议中口头上提起我和吴的工作不下十余次,会议之后,他不肯交出演讲稿,会议主办人多次催促,他才寄来他撰写的论文,其中无一字提及我和大峻的工作.他在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发表的论文 (Richard P. Feynman,Very high-energy collisions of hadrons,Phys. Rev. Lett. 23, 1415 (1969)),也没有引用任何一篇我们的文章,或提及我给他的任何资料.事后,也没有任何形式的私下说明.
[5] 郑洪. 费恩曼先生的另一面[J]. 大学物理, 2018, 37(5): 5-6.
CHENG Hung. Another side of Mr.Feynman[J]. College Physics, 2018, 37(5): 5-6.
http://dxwl.bnu.edu.cn/CN/10.16854%20/j.cnki.1000-0712.180056

   三年以后,我的成绩几乎等于零,这时才领悟到盖尔曼已把我误导.伯克利理论偏重数学思维,缺少物理内涵,不是研究物理的正确方法.
   费恩曼教授关于部分子模型的研究中,曾和我有很多讨论,曾邀请我去他家,我用一整天的时间向他详细解释我和吴大峻工作的细节,包括已发表的及没有发表的结果.后来在Stony Brook conference (1969)会议中他在口头上提起我和大峻的工作不下十余次,
但是,在正式发表的论文上,他从来不提我和大峻的名字也从不引我们的文章;在私下,他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说明.

[8] Hung Cheng, Professor of Applied Mathematics Theoretical Physics
http://math.mit.edu/directory/profile.php?pid=42

[6] DYSON F.A Meeting with Enrico Fermi[J].Nature,2004,427(6972):297-29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427297a

相关链接:
[1] 2020-06-08,原创申请书:“研究目标”与“实际的发现”之间没有多少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6956.html
[2] 2020-09-27,[惊悚] 千万不能迷信专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2295.html
[3] 2020-06-10,“任鸿隽、吴树青、钱学森、徐匡迪”之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7264.html
[4] 2020-10-20,[随笔] 无知,双重无知,三重无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5102.html
[5] 2020-12-27,“同行评议”的永远难题:怎么评?谁去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64398.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266865.html

上一篇:[随笔] 原创“0到1”与逻辑性
下一篇:[建议] 广泛重复自然科学各个学科中100多年前的那些经典实验

15 许培扬 檀成龙 张学文 谢力 杨学祥 李毅伟 尤明庆 刘炜 郑永军 徐耀 郑智捷 范振英 晏成和 宁利中 王宏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17: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