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一甲子 精选
2018-1-24 07:51
阅读:4787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一甲子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8124发布

屈指一算,今年已是我大学毕业一个甲子年了。60年前大学毕业时正值向科学进军、全民大跃进的时代,在高校还是带有时代印记的插红旗、拔白旗的教材教学“革命”时期。

我大学毕业时被评为全校十名优秀毕业生之一。和绝大多数毕业生一样,我填报毕业分配的志愿写上:第一边疆、第一边疆、第三边疆,组织服从分配。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是那个时代大学生们发出的时代最强音。最后组织上宣布我留系任教时,我还哭了一鼻子,觉得对我这样的“三门”(家门、校门、社会门)学生最最需要的是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锤炼,那是发自内心的感受。

留系后,组织上分配我在世界现代史教研室任助教(时教研室的唯一教授是朱庆永先生),从此我就和世界现代史研究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除了担任主讲教师王绍岳的辅导教师外,还要参加新编世界现代史讲稿的任务,我被分配编写东欧人民民主国家一章,在旧教材里没有1945年后的当代世界部分,当然也没有这一章,全新一章需要从翻译苏联最新研究成果中吸取营养,为此每天夜战到深夜,那时的身体能够连续几天熬夜到凌晨,有时通宵不眠,累了把脑袋浸泡在凉水一会儿就清醒过来。

那个时候还有社会工作要做,我做的是团总支宣传委员的工作,还参与组建首都民兵师北京师范大学民兵团的工作(任团参谋长,时团长为团委宣传部长郭子玉,政委为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汪毓馥 ),参加1959年天安门游行,接受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检阅。这些也花费了我的不少时间。

此外还接受了系里的一项任务,要通过社会调查(主要是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中的哲学思考)研究编写“历史唯物主义”教材。参加这项调查的有马家骏、丁西林、庄建镶、藤文藻(首都师范学院进修教师)等老师,我们到河南新乡七里营人民公社,河南遂平嵖岈山人民公社、河南登封三官庙人民学哲学等地,进行了为期近一个月实地考察。

那个时候自己好像是个不知疲倦的人,大干、苦干、拼命的干。那时的精神状态确实有点忘我精神。和现在人们的精神状态相比,确实感到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道理。后来有了困难时期的亲身体感,才感到人在讲求精神的主动能动性时,需要有科学精神才对。

我的这些过来人体验,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会遇到了。除非又来个“大跃进”。如今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不管怎么新,务实和科学是千万不能忘的。人还是需要精神的!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黄安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5-1096478.html

收藏

分享到:

0
当前推荐数:1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