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
再看日本当年的“脱亚入欧” 精选
2017-7-17 08:41
阅读:11146

  与大化改新并论的明治维新是日本历史上又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如果说,大化改新是一场古代日本以学习和模仿古中国隋唐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为主要内容的自上而下的改革,那么明治维新则是日本在受到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冲击下进行的,由上而下、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全面西化与现代化改革运动。

  19世纪中叶,日本处于最后一个幕府——德川幕府时代,政治体制是“天皇—幕府”封建二元政体。掌握实权的德川幕府对外实行“锁国政策”,禁止外国的传教士、商人与平民进入日本,也不允许国外的日本人回国,甚至禁止制造适于远洋航行的船只。在此期间,只允许同中国、朝鲜和荷兰等国通商,而且只准在长崎一地进行。

名茶上喜选,

只消喝四碗。

惊醒太平梦,

彻夜不能眠。

  在这首日本民间歌谣中,首句的“上喜选”与日文中的“蒸汽船”刚好谐音。它描述的是1853年美国海军将领马休•佩里率领四条蒸汽船闯进日本的江户湾(今东京),迫使日本打开国门、对外通商,日本上下惊慌失措的情景。日本迫于美国压力选择的开国之路激发了一系列矛盾,最终使幕府走上一条不归路。而导致幕府被淹没的最汹涌的浪潮,就是从尊王敬幕转变为尊王倒幕的“尊王攘夷”运动。

  当时,由于幕府与美国签订的《日美通商条约》未经天皇“敕许”,社会各界对此强烈不满。日本封建阵营出现分化,中下级武士要求改革形成革新势力,号召尊王攘夷,即:尊奉天皇,赶走外国侵略者。革新势力的主要力量集中在西南部强藩,与幕府矛盾积累已久。

  如同“振兴中华”的口号一般,“尊王攘夷”的战斗口号宣告近代日本的到来。这一口号的目的在于使日本免遭外国侮辱,并恢复到天皇和将军“双重统治”以前的十世纪的黄金时代。他们刺杀与西方势力勾结的幕府当权者,袭击在日本的西方国家商人和外交官,进攻西方列强船只。在此期间,尊攘派对幕府尚存幻想,没有明确提出推翻幕府统治的要求,并受到幕府军队与西方列强的严厉镇压,最终失败。

  尊王攘夷运动失败后,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要想改变日本现状,实现富国强兵,必须推翻幕府统治。于是,尊王攘夷运动演变为倒幕运动。

  1868年,倒幕势力取得胜利,天皇宣告王政复古,“双重统治”结束。新生的明治政府颁发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以推行政治、文化等西方化。成立后不到一年,“版籍收回”、“废藩置县”,把原按“四公六民”分成中交给大名的“四成”收归政府。但这种剥夺不是无偿的,政府发给每个大名相当其正常收入一半左右的俸禄额,同时,还免去他们抚养武士及公共建设的费用。武士亦和大名一样,从政府领取俸禄。甚至下令“散发”,准许自由剪发,废除佩刀,以破除旧习,提倡“文明开化”。这一时候的明治政府抛弃“王政复古”,走上了“王政维新”的道路,但却引起了政府内部占大多数的保守主义者的反对和农民们的强烈不满。因此,在1877年,对立派的领导人西乡隆盛组织了大规模的反政府叛乱。1868到1878年,即明治最初十年间,至少爆发了190起农民起义。

  在变革经历了艰难的阵痛期后,决心让日本走上富强之路的明治天皇看到了他努力的成果。日本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成为中国周边迅速崛起的强邦。

  就连日本反对维新的保守派、汉诗诗人大沼枕山,在其《春恨》诗中通过对幕府时期的怀念,也反映出明治维新的景象。

化政极盛日,才俊各驰声。

果然文章贵,奎光太照明。

上下财足用,交际心存诚。

宇内如圆月,十分善持盈。

耳只听歌声,目不见甲兵。

余泽及花木,各墅争春荣。

人非城郭是,我亦老丁令。

  明治维新也被称为日本学习西方的“脱亚入欧”之路,这一选择同样与日本的多灾多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思想的关键代表作当属福泽谕吉的《脱亚论》。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论,就是倡导“全面西化”。这种取向,实际上与我国戊戌变法派精神领袖们所倡导的思想本质趋同。但中国与日本不同的是,封建制度根基太深,变革必然触及深层的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问题较复杂。因此,即使戊戌维新的领袖们骨子里想要全盘西化,但为了操作的可能性和顾及国民的吸收能力,所以根据国情采取了折中的指导思想“中体西用”。相反,日本维新派“脱亚入欧”的“西体中用”充分体现了日本文化的强吸收性和包容性。有如一位日本学者所说:“日本人对于外国的文化,并不视为异端,不抱抵触情绪和偏见,坦率承认它的优越性,竭力引进和移植。”

  日本是一个孤悬于太平洋上的群岛国家,经常遇到台风的袭击,加上频繁的地震和火山爆发、海啸等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使日本的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原始日本人以游牧和渔猎为生,面对野兽越来越少的现实,民族生存成为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海洋把日本隔离起来,但海洋又把日本同外界联系起来。由于里漫海流和对马海流,日本海出现了大体上沿着周围陆地向左旋的环流,形成漂流性的航路。在造船和航海还不发达的远古时代,这是由朝鲜航行到日本最方便的路线。通过它,中国的古老文明很早就传到日本。稻子是公元前3世纪传到九州的,中国人“…把种稻的方法传给那些还完全依靠渔猎为生的人们,同时,还传来了青铜器、铁制农具和新的陶器等…”

  可见,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日本列岛在形成统一国家后的一千年时间里,从未受到过外族的侵入,在相对安定和长期封闭的环境里,日本要创造自己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是很困难的。这就使日本存在着向外学习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而海上航路又提供了向外学习的可能,这一切决定了日本文化的吸收性。日本对中国文化、印度文化、南蛮(以葡萄牙为主)文化、红毛(以荷兰为主)文化、西欧文化、美国文化的吸收亦是如此。其中,大化改新对隋唐文化、明治时期对西欧文化、二战后对美国文化的吸收,可以说是外来文化吸收的三大高潮,其特点是以整个国家的规模进行全方位的吸收。像这样酣畅的文化吸收在世界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另一方面,为了生存,恶劣的自然条件决定了日本民族逐渐形成了一种普遍的实用精神,这也为其积极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提供了重要的条件。


  本文选自《樱花残——灾难视角下的日本文化》,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年4月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安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066716.html

收藏

分享到:

0
当前推荐数:3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