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十年成一文
热度 17 张艺琼 2019-4-5 08:54
徐晓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描述我写论文的状态:不可艺琼写论文。所以,以下故事大家娱乐一下就好,实操千万别学。 2019 年 4 月 3 日一篇论文被接受了,是我读博时候的一篇课程论文。我翻了一下当年的文档, 2009 年 4 月 2 日我把这篇课程论文完稿提交给了老板,整整十年。期间见证了学术界的很多美好和丑陋,这会得空一刻 ...
个人分类: 论文心得|11839 次阅读|38 个评论 热度 17
为什么我的英文输入法双引号是""
热度 2 张艺琼 2018-10-17 15:34
很诡异地英文输入法变成了 而不是这种 ,我感觉是半角和全角的问题,在搜狗中文输入法可以更改设置,但是英文(美国)那里没法改的?度娘半天没搞妥,强迫症实在是抓狂。 哪位大侠能告诉怎么改?谢谢!
个人分类: 论文心得|4262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码字要低效,总有理由
热度 4 张艺琼 2018-5-2 16:45
说明:我第一次题目是科研要低效,后来觉得改为码字更合适,但当时我不知道被精选了,系统不能更新精选的题目,因此大家看到的不一样。 科研是个很熬人的过程,特别是文科的科研,当然也有让人愉悦兴奋的时候,不然不会坚守。 熬人在于一些很小的细节都有可能导致进入消极怠工,比如说输入法不好用。 08年 ...
个人分类: 吾省吾身|8916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科学与人文间的自我寻找
热度 9 张艺琼 2018-4-5 11:24
这是我在最近出来的书《网络科学新闻的多模态语篇研究:共时和历时视角》中写的一篇煽情的自序。很多人总觉得文科研究是无病呻吟,大错特错,其实我们是有病呻吟。 我一直对自己被迫弃理从文相当哀怨,总觉得要不是被扔到文科,我定能给社会主义的做大贡献。人近中年,我终于释然了。要不是当年的阴差阳错,我不会 ...
个人分类: 吾省吾身|4419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9
Perished!
热度 1 张艺琼 2017-10-25 11:21
今天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perished! 13年一篇文章投稿,回来让大修,14年初修完了交上去,年中返回让二修,二修只给了两个月,已经不算major了,悲剧的是自己发现有一个理论上的坎没过去,完美主义强迫症发作,然后还有其他写作任务,就拖起来了,15年怀孕16生娃然后我人生的关键词变成了奶瓶尿片。这篇文章这些年来每天 ...
个人分类: 吾省吾身|205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求案例:研究成果发中文期刊,然后被媒体报道了的
热度 3 张艺琼 2017-5-25 04:33
呃,好久没冒泡,因为实在是没空。 最近有点空了,要找点好玩的东西捣腾下,不然要下岗的。捣腾捣腾,哪怕最后还是要下岗,那也下得舒坦,因为我玩过了。悲剧的是还没下笔就已经文思枯竭,刚给刘立老师写信求救的刹那想起了万能的科学网。 大伙是否能想起这样一个案例: 研究成果是在中文期刊上发表,然后被媒体报道了 ...
个人分类: 笑侃科研|3424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收到个邮件,整个人都不好了
热度 25 张艺琼 2015-10-11 11:30
今天贴票贴得郁闷得很,玩一次标题党吧。 我今年没去财务处报销过,实在是不想贴票啊!哪怕我暑假身体不佳在家呆着我都没贴票,虽然我的票已经攒了很多,很多,很多。而且我自打我上次把会议费错误理解成是我参加学术会议的费用(实际用途应该是我自己举办学术会议的费用),傻呵呵以暴发户身份去参加了个国际会议回来却 ...
10090 次阅读|74 个评论 热度 25
吼一嗓子,有啥好办法上狗哥啊?
热度 7 张艺琼 2015-8-30 11:06
一直用着的代理这两天似乎有点问题,不晓得为啥?八成是阅兵惹的祸!!! 那位技术达人提供点上狗哥的好办法?俺上不了狗邮有点抓狂,好几封重要邮件在等着收的啊。也好多资料要从狗哥那搬啊! 我个文科生有点黔驴技穷了。而且狗哥上不去,靠度娘,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那些技术论坛我看着有点眼花。只好吼一嗓子来求助 ...
个人分类: 社会热点|2676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7
忧伤的心跳
热度 10 张艺琼 2015-8-8 09:14
前阵子读到YC老师的‘玩得就是心跳’系列,我莫名地伤感了好几把,其实也不是莫名,还是名可名的,只是自己要刻意去莫名而已。 广州近40度高温的夏日一大早,冲了个凉,清醒清醒,打了足够的鸡血给我那撂了几个月的论文码了两段字,然而gmail一个好友的来信让我无比伤感,就把往日未名的情愫码下来好了。因为我不知道再过 ...
个人分类: 成长点滴|4862 次阅读|23 个评论 热度 10
研究僧们的那些苦中作乐
热度 2 张艺琼 2015-4-27 17:23
刚查邮件,一个多年前学术会议碰到的哥们问我最近有没点出息,是不是还在做PPT。我没忍住笑了起来,一天写作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我回复他,我早就不玩PPT了,现在搞新媒体科普呢,高大上吧。 认识这哥们是在09年的一次国际会议,我们有种百年知音一遇的感觉。当时我们都对PPT的符号学研究感兴趣,但我们老板都不让我们做 ...
个人分类: 笑侃科研|321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2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