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回首布拉格之秋

   

   我是在秋季访问的布拉格。我很早就知道个城市,是因布拉格之春。那是1968年,在文革中。因为当时的苏联华约国武装入侵捷克,布拉格之春运当时苏修领导的华约入侵捷克,让千里之外的我,少年时光里就有了这点记忆,布拉格是个特别的地方。很晚才知道,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一个整座城被指定世界遗产的城市,可以想象,它的西南北,上下左右都沁透了史和文化,那些人类想要保留的西。所以到布拉格时,有一种探幽访旧的心情。我能到儿,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无意之中碰上典,偶然之遇到了最,人生有真的不清。到达布拉格的候,是在傍晚,旅很小,去感到很温馨,房里老式的电话,当地特色的茶具,可以在上面打的床。加上旅就在理大桥附近,出门就是景。那个床头老式的电话,明知道是一种摆设的噱头,但还是感到了一种时光的流逝,所以我专门拍了张照片。对于我这样的穷游者来说,见到一点这样的稀奇物,就是额外的收获。

   记得当晚住下后就到桥边的一家餐馆吃了捷克的猪肘,比德国柏林的还要有份量,一帮食量很大的人,居然没有吃干净。然后到查理大桥上去溜,消食,看那河水中归家的天鹅,灯光下还在转的水车,以及桥上那些发黑的雕塑。可能是当地的石材原因,查理大桥上的雕塑,经历了岁月的洗礼,颜色都发黑。不像用大理石,汉白玉,甚至青铜雕出的艺术品,不会那么的暗。夜色中,那些雕塑让人只见到一个轮廓,感到这是一个我过去没有到过的地方。那天月亮比较圆,可能是靠近15,气氛也就不一样一点,夜里天底下似乎都很亮。

   布拉格天文钟,提恩教堂,理大桥,布拉格城堡,圣特大教堂。些景点和典,我都到了,走马观花,到此一游。到处美女如云,从酒吧走出的女郎,那个叫身材之好,让我都不敢说了,…(此处省去254字)。布拉格老城广场是个经典,朝着圣提恩教堂去,几乎是漫无目的,顺着狭长的巷子钻,那些代表了早年城市建筑的街道,石块铺垫的路面,有点硌脚。偶尔会在街角转弯处的天缝里,见到那高高的塔楼露出个角,就知道没有走错。广场不大,游人也不多,天还比较早。那座著名的15世纪的天文时钟,在侧面街上,是不会被错过的。差不多900年了,它依然在运转,到了整点时间会敲响,我们没有等。上面的的那些符号我也看不懂,反正是走马看花。

   白天从古城堡的山坡上看这座城,橘红色的屋顶,构成了一种特色,一种特别和谐的色调。这些建筑和颜色能历经岁月,保留下来不容易,需要慢慢的体会。仔细看时,会发现很多非现代化的东西。现代建筑,注重创新和各种尝试,不管别人怎么样,自己先鹤立鸡群了再说,与别人不一样,突出自己,是现代社会的特点。而古老建筑,则结构、色彩都类似,没有太多的想象力,也和当地的资源和生产方式有关,但结果就成就了一种更为宏观的整体风格和特色。一座城的风格,毕竟不能靠一栋楼,一个景点来支撑,需要有一种整体风貌,有规模有特色。有那种风貌,能让全城成为世界遗产的城,在岁月的洗礼中,留下来的不多了。如果拿北京来比较,鸟巢、巨蛋都是实验品,成败现在还不能定。现在金融区中那个最高楼,好像叫做中国尊,高出别人好多,也封顶了,俯视全北京城。低矮处的胡同本来是北京的风格,可惜能成片的不多,很难展现一种风貌。所以,现在的城市中,能保留自己的风格,并且整座城市成为世界遗产的没有几个,布拉格是其中之一。




推荐人

钟炳, 刁承泰, 李学宽, 武夷山, 冯大诚, 张士宏, 李东风, 韩玉芬, 杨正瓴, 强涛, 王德华, 彭真明, 王从彦, 柳林涛, 赵克勤, 陈楷翰, 吴嗣泽, 史仍飞, 苏盛, 肖慈珣, 迟延崑, 周明明, 张海霞, 汪晓军, 孔晓飞, 李红雨, 梁进, 宋泽阳, 吕洪波, 姬扬, 黄辉军, 杨金波, 李万峰, 高义, 武永军, 张晓良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