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为什么聪明常被聪明误?

为什么聪明常被聪明误?

前些日子史蒂芬·霍金的博士论文首次网上免费公开,下载量过大导致剑桥大学网站崩溃,霍金博士无疑是当今的世界级网红。2004年,纽约时报记者问史蒂芬·霍金他的智商是多少。这位理论物理学家回答说:“我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只知道吹嘘自己智商高的全是人生的输家。”

但是特朗普总统似乎并不认同霍金博士的这个观点。最近有报道说,他的国务卿蒂勒森称他为愚蠢(called him a moron)。对此,特朗普告诉媒体福布斯:“我认为这是一则假新闻,但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和他应该较量一下智商。我可以告诉你谁是真正的赢家。”

正如《华盛顿邮报》的菲利普·波坎所报道,特朗普有吹嘘自己智商的历史,并经常挑战他人的智商,他的支持者们长期以来也充当了他的吹鼓手。 2016年12月,一张图表显示,特朗普的智商是156,超过了历史上大多数的美国总统(中位数为100)。诡异事件揭秘网(Snopes.com)将此信息评为虚假:虽然图表来源于真实的研究,但该研究并不掌握大多数总统的真正的智商分数(他们的智商估值是基于其它因素),而特朗普不包括在这个研究之中,文章强调指出:“唐纳德·特朗普的真实智商是未知的。”

特朗普似乎认为他的智商比常人优越,这一点事实上并不完全令人惊讶。大多数人会说他们比一般人要聪明,而且他们也会说他们比普通人更有能力、更善良、更诚实和更负责任。这是心理学研究中很受关注的“超平均行为”或“自我增强现象”。许多开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路上车开得比自己快的都是冒失鬼,开得比自己慢的都是车技太差。

当你在课堂上对全班同学说:认为自己智商比全班平均值高的请举手,结果是绝大多数同学会举手。逻辑告诉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超过平均值,但是我们很难跳出天性造就的陷阱。在智商问题上我们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我们总会找到一些理由证明自己优于别人,而常常忽视许多自己不如别人的事实。

一项研究发现,吹嘘自己并不一定会让人讨厌。例如说“我是一个好学生”可能不会困扰任何人,但是说“我是比别人更好的学生”结果就不同了,吹嘘自己智商高于平均值,很可能会让他人觉得你是在侮辱他们。

吹嘘你的智商往往不受欢迎,让他人疏远你,让你看起来更像一个失败者,至少史蒂芬·霍金博士就是如此认为的。那么为什么还有人要冒这个风险呢?同样的研究发现,自我吹嘘似乎能激活大脑中自我愉悦的某些区域。

一个称为《门萨高智商俱乐部》据说要为特朗普总统和蒂勒森国务卿举行智商比赛,我估计也是穷极无聊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尽管智商仍然是描述智力的可量化的、简单直接的手段,科学家对智商测试一直持怀疑态度。有研究表明,智商在人的一生中并不是一个常数,而且它与情商和创造力也没有多少关系。

高智商人办蠢事的例子比比皆是。智商高,并不意味着有智慧。智商只与分析能力有关,着重测试的是模式识别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大多数标准智商测试忽略了人类智力的其他两个方面:创造能力和实践能力。创造能力是我们应对全新未知形势的智慧,而实践能力是锲而不舍完成一项任务的本领和禀赋。在人生开始的二十年主要处于学习阶段,分析能力强的高智商学生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当这些好学生们走出校门后,他们将面临完全不同的挑战,创造能力和实践能力远比智商重要。马云这些互联网上的大牛们的成长经历为此作了最好的注解。

研究表明,智商基本上由遗传决定,提高智商是困难的。但创造能力、批判性思维可在后天学习中获得和改善。勤能补拙,不要因为DNA老是责怪自己的父母,多学习、勤思考、持之以恒,每个人都可以提升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这大概才是一个聪明人的正确做法。

不过任何事情都是知易行难,有研究指出,要让一个测试者独立思考6到15分钟非常困难,多数测试者宁愿做任何无聊的琐碎事也不会好好思考十几分钟。看看你周围的朋友们,有几个在认认真真读本书并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绝大多数人在手机上划来划去转发微信上的垃圾信息。

传统智商测试也忽略了现实世界决策过程中重要的思维方式和技巧,经测试被认为高智商者很可能有逻辑思维缺陷(dysrationalia)。

逻辑思维缺陷的一个原因是:人们在尝试解决问题时,往往不愿意深思,希图走捷径而掉入陷阱,又被称为思维懒惰。逻辑思维缺陷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们缺乏分析思考所必备的具体知识、规则和策略,又被称为知识缺损。

思维懒惰:当遇到问题时,我们可以在几种逻辑思维机制中作出选择。有的机制需要巨大的计算能力,让我们可以精细准确地解决问题,但是速度慢,需要我们集中精力,不能兼顾它业。有的对计算能力要求相对较低,处理速度很快,不需要集中太多精力,因而可以处理更多的任务。人类是逻辑思维的懒惰者,我们总是倾向釆用那些需要较少的计算量的逻辑思维机制,即使它们常常不太准确。

你是思维懒惰者吗?试试回答以下问题:

伟民正在看着翠英,但翠英正在看着强哥。伟民已经结婚了,但强哥未婚。已婚人士是否看着未婚人士?
A)是的
B)否
C)不能确定

人群测试结果是:超过80%的人选择C。但正确的答案是A。正确的逻辑推理应该是:翠英是唯一的婚姻状况未知的人。需要考虑结婚或未婚的两种可能性,以确定是否有足够的信息来得出正确的答案。如果翠英已经结婚了,答案是A:她就是正在看着未婚人士(强哥)的已婚人士。如果翠英没有结婚,答案仍然是A:在这种情况下,伟民是已婚的人,而他正在看着未婚的翠英。这个认知过程被称为完全分离的推理——考虑所有的可能性的推理。事实上,这个测验题故意不给出翠英是否已经结婚,暗示这里没有足够的信息,从而导致多数不愿深入思考(思维懒惰者)在不考虑所有可能的情况下做出最简单的答案(C)。

逻辑思维缺陷的第二种是知识缺损。很多情况下,我们需要获取各种具体的知识方能进行理性的思考。哈佛认知科学家戴维·帕金斯(David Perkins)创造了“思件”一词(“mindware” “思件”对应于“硬件”、“软件”),指的是进行理性思考时在记忆中必须具备的各种规则,数据,程序,策略和其他认知工具(概率,逻辑和科学推论的知识)。没有这种思件(知识)就会掉入另一类逻辑思维缺陷,而这类缺陷是无法在典型的智力测试中获得鉴别和诊断的。让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

假设,甲型病毒综合症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人群中毎1000人有一个人得病,诊断测试表明凡是带有甲型病毒的人都是该甲型病毒综合征的病人。又假设,测试的假阳性率为5%,这意味着该测试把没有甲型病毒感染的健康者中的5%误诊为带病毒者。

接下来,我们随机选择一个人作甲型病毒测试,检测结果为阳性。假设我们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其它信息,那么这个人真的得甲型病毒综合症的概率是多少?

最常见的答案是95%,但这是错误的。人们往往忽视问题的前提设置,前提是:每1,000人中只有一个人患有甲型病毒综合症。假设另外999人(没有患病的)进行测试,5%的假阳性率意味着其中约50人(0.05乘999)将被告知带有甲型病毒。因此,每千人中测试甲型病毒为阳性的51例中,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患者。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对于甲型病毒测试为阳性的,他得病的概率实际上是51分之一,大概是2%。也请读者注意,今后面对那些得病基数相对较低,而假阳性率又较高的测试,请尽可放心,大多数测试为阳性的不可能是病人。

有以上两种逻辑思维缺陷的人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犯错误,但在传统智商测试中很可能被认定为高智商的聪明人,因此聪明人常被聪明误也是不难理解的。


推荐人

尤明庆, 陈楷翰, 魏焱明, 张江敏, 朱晓刚, 彭思龙, 赵克勤, 李东风, 张鹰, 鲍鹏, 岳东晓, 鲍海飞, 武夷山, 代恒伟, 杨正瓴, 李维纲, 李红雨, 单明, 王从彦, 韩玉芬, 李颖业, 宁利中, 梅卫平, 田云川, 黄永义, 吕洪波, 李毅伟, 蒋继平, 张江江, 彭真明, 姬扬, 陆玲, 李月辉, 王兴民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