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爱与尊严——从幼儿教师说到大学教师

爱与尊严——从幼儿教师说到大学教师

前些天,媒体上揭露了多起幼儿在幼儿园受到侵害的事件,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大家纷纷谴责这种虐待儿童的犯罪行为。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也印发紧急通知,部署立即在全国开展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要求有效减少类似事件发生,确保广大幼儿的身心健康。

大家对虐童这种犯罪行为的谴责是完全应当的。领导要求“进一步加强幼儿园风险管控,强化准入管理,强化技术手段监管,形成常态化监管工作机制”以及“建立和完善幼儿园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问责机制”也是必要的。但是我们要看到,所有这些都还是“治标”的办法,如果不去看看发生这些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则还是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发生幼儿教师虐童的原因,当然是很复杂的。我对幼儿教师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从媒体以及各方面了解到情况看,幼儿教师的情况在某些方面与中小学教师以及我最了解的大学教师的情况,倒是很有些共同之处的。那就是对教师的教育和教师的尊严,还是存在不少问题的。

教师,是教育者,他首先是要受教育的。这里的受教育,不仅仅是指从小读书上学,而且是要终身学习,终身受教育。对一般人,我们有老话,活到老,学到老。教育者更是如此,不但是自己的学习修养,也要接受社会的教育,领导者的教育。

在各种教育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爱的教育。对于教师来说,就是要爱学生,不爱学生的人是做不好教师的。无论是幼儿教师,还是大学教授,都必须爱他们的学生,才能够做好工作。所谓爱,用老百姓的话就是不舍得(即舍不得),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意思。小孩子走路不小心摔倒了,膝盖上磕青了一块,妈妈会心疼,会不舍得。学生没有学好本领,白白地浪费了青春年华,教师会不舍得。

教师对学生的爱,不仅是在当教师之前就应当受到的教育,而且必须是终身不断地接受这样的教育。当然,所谓教育很重要的就是“自己教育自己”,但是,自己对自己的这种教育,有好的教育、也有不好的教育。

爱的教育,与很多知识的教育不同,它不是通过书本教育能够奏效的。不是说,你让他爱他就爱的。

要想教育一个人学会爱人,他首先必须先感觉到被爱。一个从来没有人爱的人,是不会爱人的,即使他被一遍遍地被告知应当爱人。

古人说,仁者爱人。一个人要成为仁者,首先要在一个有人爱的环境中成长。他本身必须要有尊严,要被人爱,要被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来对待。有尊严才能够自爱,才能够爱人。

教育者受教育,受谁的教育?当然首先是受他们的领导者的教育。所谓有尊严的对待,当然是指受到领导者的对待,是看领导者对待教师的态度。

我是做了一辈子教师的人。改革开放以前,根据“两个估计”,教师是作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来对待的,要老老实实接受再教育,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世界观,不可以“翘尾巴”。那时候,领导者在大会小会上就是这样不断教育和敲打着我们这些需要改造的知识分子的。那时候,只能是战战兢兢、“夹着尾巴”,尊严二字对于这些人过于奢侈。

改革开放以后,推翻了所谓两个估计。80年代的时候,学校教师的地位好了很多,教师们大都积极学习和工作,要把过去失去的时间补回来。那时候,领导大学各系的多为老的知识分子,这些先生大都有绅士风度,很多人也确实是绅士,他们是尊重别人的。不要说每次系里开会他们讲话都是和颜悦色,就是私下给教师布置工作,也都是以商量的口吻。在他们的领导下,教师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大多比较努力,比较自觉。教师们就是要想办法把教学和科研做得更好一点。那时候的师生关系相对来说比较和谐,搞得好的常常就是像家人一样。

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收益分配采用了记工分的办法。教师的岗位工资并不能直接拿到手,而是要拿出来按照工分重新分配。每一位教师的工作量(对于大多数教师来说,工作量的主要部分即每年发表了几篇论文,发表在影响因子是多少的刊物上,拿到了那些项目,得到了多少资助)都要公开。这样,每一位教师所做的工作,得到的收入,就会赤裸裸地仔仔细细地被张榜公布在大庭广众之下。教师们谁也不愿意在包括学生在内的大众面前丢脸,当然积极地争取项目,发表论文。至于需要下功夫研究、改进教学、更新教学的内容,那就几乎没有人顾得上了。研究生们也都看到:原来老师的收入,竟都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我们累死累活的研究,竟然都是为导师挣钱,“老板”竟是这样的残酷剥削我们(大多数学生并不了解,各位教师收入的总和,其主要部分还是教师的岗位工资,只是重新分配一下罢了)。这种情况下,大学教师们还有一点尊严吗?大学教授不过是挣工分的工具罢了。

现今的各单位的教师会议上,教师们只是不断地受到“鞭策”,被一次次地严厉地警告如果不再进一步努力工作、不争取更多的资助和奖励、不发表更多有更高影响因子的论文,就会很快被淘汰。他们的头上,始终高悬着这支达摩克利斯之剑。而这种巨大的压力又会被最终传递到研究生的身上,他们被导师一次次地告知,再不更加努力也将被淘汰。

这样做的结果,教师对学生的严格要求与“老板”对于底下“打工仔”的无情压榨(毫无疑问确实有这样的教师)之间就难以分清楚了。

大学的情况与中小学的情况,其实是相似的,不过仅仅是把大学教师的论文、项目等情况,换成中小学教师所教学生的考试“分数”罢了。在中小学,学生的分数是决定教师好坏的判据。教师与学生间的矛盾,更多地反映在对待分数的问题上。

幼儿教师又如何呢?她们也会有她们的考核指标。低下的准入门槛甚至不正规的用人制度又使她们收入微薄。在私人老板和颐指气使的家长面前,很多幼儿教师根本谈不上人格上的尊严。

总而言之,无论是幼儿教师、中小学教师还是大学教授,都已经退化成了为实现某种特定指标的工具,而再也不是有尊严的人。

他们面对的只是考核的指标,他们为什么要去爱这些从幼儿到研究生的学生呢?在爱学生与完成考核指标之间,他们首先要去完成甚至超额完成指标而且超额越多越好,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要去做妨碍超额完全指标的事情。

这就是如今教师们所接受的领导者的教育,这里没有真正的爱的成分,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在嘴上。领导者在必要的时候也是会说要爱学生的,不过他们却不会让教师们得到爱、得到尊严。没有了尊严的教师怎么都不会成为真正的绅士去爱人的,最多装出一副绅士的派头、嘴上说说要爱学生罢了。

对各类教师,并不是不要考核,而是要有一个度。决不能光凭几个指标来考核,如果光靠几个指标来考核,人总比指标聪明,其结果就是指标上去了,更重要的东西掉下来了。

教育事业是教育学生的事业,德育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点。爱是德育的基础,人要懂得爱,爱自己的身体、爱自己的名誉、爱亲人和家庭、爱学生和同事、爱家乡、爱祖国、爱人类、爱自然,这才是一个有教养的人。

在被虐待中成长的孩子,很有可能不懂得善待别人,甚至不善待自己的父母亲人,也组织不起持久美好的家庭。光知道分数的学生,很可能只会应付考试,考试过后什么都忘记,既没有主动学习的兴趣,更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老是认为自己只是替“老板”做“科研小工”受剥削的研究生,很难会有研究科学的兴趣。这些问题,才是今天教育的大问题。

教育是培养人的事业,是复杂的事情,复杂的人还是要靠人的综合能力进行判断,光靠几个指标的教育,必定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必定要走进死胡同。

教师是教育之本,善待教师,让教师有尊严,有尊严才能够懂得自爱,懂得爱学生,能够爱学生,这才是今天教育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推荐人

赵建民, 武夷山, 苏德辰, 尤明庆, 李方和, 刘文才, 丁迅雷, 陈敬朴, 农绍庄, 马志超, 鲍海飞, 王安良, 徐耀, 李颖业, 徐令予, 刘新宇, 朱志敏, 孙志鸿, 吴明火, 赵克勤, 李哲林, 单明, 周忠浩, 张勇, 李维纲, 张忆文, 李东风, 赵美娣, 徐勇刚, 杨兵, 张骥, 柳文山, 左宋林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