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审稿人有权更改作者的研究意愿吗?


笔者利用统计物理学研究经济系统有11年了,从2010年第一篇基础性的论文发表在Physical Review E开始,作为一个研究系列到现在已经陆续发表了6篇论文。并从一开始在物理学杂志上发表,而逐渐转移到在经济学杂志上发表。在利用统计物理学研究经济系统的过程中,笔者的观点也在逐渐的发生改变。2006年时笔者相信人类社会就像一个原子系统一样,会受到物理法则的支配。但是到2012年时笔者开始意识到人类社会可能与原子、分子系统存在根本性的差别:那就是人类本身是生物,其组成的社会系统也应该是生物系统。因此,从2012年开始,笔者将生物演化论的观念引入到经济系统的研究中,并结合统计物理学从而形成一套独特的理论体系“自发经济秩序”,其中完美的呈现了奥地利经济学派关于自发秩序的理念。也就是从那时起,秩序被笔者认为是支配经济系统的至高奥义。这一系列论文的标志性成果是笔者引以为傲的论文“Spontaneous economic order”,它发表在演化经济学的top期刊Journal of Evolutionary Economics,具体内容介绍可见博文《自发经济秩序:竞争与公正的社会演化过程》。

总的来说,笔者的前期成果在投稿到经济物理类的期刊时,都没有受到什么原则性的责难。笔者在想,这可能与自己的自发秩序理论玻尔兹曼统计力学很像有关,也许这就是经济物理同行容易接纳的原因。不过从2016年开始,笔者在比较自己的自发秩序理论玻尔兹曼统计力学之后,却发现两者完全是具有本质区别的理论。前者是一个生物系统理论,而后者是一个物质系统理论;前者是一个智能系统理论,后者是一个非智能系统理论。自发秩序理论本质上意味着人类社会以群体智能不断演进来维持自身的进化。所以笔者的自发秩序理论事实上是一个生物学理论,其中包含了一个关键的方程使得人类社会依赖自指模式而存在。而这个自指方程玻尔兹曼统计力学中是不存在的。正是因为自指方程的存在使得人类社会具有智能,而统计物理系统因为不存在自指方程而不具备智能。

笔者将自发秩序理论重新写为一个生物学理论之后,准备投稿出去,显然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生物学杂志。但是笔者为了快速发表,就投稿到Physica A。尽管Physica A是一个物理杂志,但是它也包含生物、生态栏目,所以笔者选择了该杂志的生物栏目投稿。在笔者投稿2个小时左右,论文就被立即送审,这应该是笔者职业生涯到现在为止最快速的审稿节奏。不得不为编辑的效率点赞!但是稿件却在审稿人手上停留了整整4个月,这远远超出了笔者认为的半个月的预期,因为笔者已经将文章写得非常的简单易懂。

笔者稿件的工作论文版《Swarm Intelligence in Humans: A Perspective of Emergent Evolution》可见: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060572

一共两个审稿人。审稿人2是正常的意见,只是要求小修一下就可以发表。但是审稿人1却要求笔者大修,而大修的目的正是希望将论文中的生物学重新改成统计物理学。显然审稿人1并没有给出其具体的理由来否定笔者的论文是生物学理论,其主观意愿非常明显:审稿人1认为笔者研究的经济系统是物理的,而不是生物的。

笔者的研究意愿正是希望将自发秩序理论更正为生物学理论,而审稿人1认为自发秩序理论仍旧应该为物理学理论。所以冲突就产生了。这就带来了一个学术审稿的问题:审稿人是否有权更改作者的研究意愿?

审稿人是否应该仅仅将审稿的焦点集中在论文本身的技术问题上而不是作者的研究意愿上。就像审稿人2做的那样。

下面附上两个审稿人的意见:


Reviewer #1: I recommend major revision of the paper before it is reconsidered for acceptance:

 (1) The author should minimize heady, but irrelevant, discussion of swarm intelligence

 (2) The paper should be rewritten to make clearer its focus on thermodynamic models for labor macroeconomics.

 (3) In the theory section, the author should indicate explicitly what is novel.



Reviewer #2: Before the paper can be published, the following points should be addressed:

(1) ADGEE should be defined precisely so as to make the paper self-contained.

(2) mu is defined as the marginal labor-capital return. Omega is defined as the marginal labor return.  This is not clear.  The author should give a much more thorough definition of mu and omega, and how they differ. The author should give an illustrative example to make the definition clear.  This is very important since the key result of the paper is the affined relation between mu and omega.

(3) The empirical test is performed over a single country, the UK.  But the author does not explain what is the set of data points over which the regression is performed. Does each point in figure 1 correspond to a value (mu, omega) for a given year and the set of points is for a certain set of years (which one?).  The description of the data set is thus incomplete and much more information should be provide.


显然,如果按照审稿人1的意愿进行修改,重新将论文物理学理论,那么论文发表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这就成了为了发表而发表

老实说,笔者现在其实已过了“为了发表而发表”的年龄。如果不能发表自己想发表的学术观点,那么发表论文的意义又何在呢



推荐人

姚伟, 吴斌, 彭渤, 杨正瓴, 吴明火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