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第五章 光合作用

水分子排着队,先进入了这些大房子。看起来这些大房子是专门为水分子们准备的。

走进房子大门后,水分子发现上面写着“光合作用厂”,旁边写着一个告示“进入厂房内部不能携带氧气宠物。”

这下子水分子没办法了,当它们走过阳光照射的大厅时,在阳光照射下,一股股能量随着光子的冲击而来,氧气宠物变得很活跃。氢宝们拉不住这些氧气宠物了,不得不把他们放走。氧气兄弟们见状,心里好高兴,这下子就自由了,可以去感受新鲜的经历了。他们两两抱团,形成氧气(O2),唱着歌就从两层膜的气孔中飞走了。

这些氧气宠物重新进入水中,有的在海水翻腾的时候返回大气,回到了天空之城。有的则被附近的鱼类呼吸,没过多久,就又在鱼的体内和其它碳宝们结合了在一起。

这下氢宝们可变成了光杆司令,这些氧气宠物在走的时候,居然把氢宝身上唯一的一个小精灵(电子)也给带走了,形成了氢离子状态(H+)H+头顶上的“加号+”可不是小朋友做算数时加法的意思,而是表示此时氢宝携带了一个正电。

氢宝一出生要么以双胞胎形式(H2)或者和氧气宠物组成水分子(H2O)存在。平时他们从来没感觉自己会带电,而且还是正电。这居然是小精灵的功劳。这个小精灵(电子)别看个子小,她带着和氢宝一样多的电,但是却是相反的负电。这样小朋友就可以理解了“1-1=0”。正电和负电放在一起,结果就是不带电。

这时,旁边来了一辆特制的轿车(NAPD号),上面有一个位置,大小刚好能坐下氢宝H+。因为氢宝身上有电,和NAPD小车产生了吸引力,氢宝就像系上了安全带,稳稳当当地坐在了NAPD小车的座位上。

怪不得这里规定氧气宠物不能入内,否则NAPD号就没办法把氢宝们运走了。

于是氢宝H+坐上了这辆轿车。人们把这种携带氢宝的轿车统称为NAPDHNAPDH轿车在这些大房子里来回穿梭。

随着氧气宠物的离开,氢宝们发现,刚才照射进来的阳光能量形成了能量块,亮晶晶的非常好看。这些能量块被另外一辆特制能量车ATP,三磷酸腺苷)拖着,这辆ATP车前面有三匹磷宝(P)拉着(A-P-P-P),跟随着氢宝们坐着的NAPD号轿车一起走出了房子。和碳宝相比,这些磷宝人高马大,他们身体里有15个质子!

这就说明,这个工厂里如果想正常运转,没有磷宝的参与也不行。

NAPDH和磷宝能量车开进了一个叫做“卡尔文循环厂”的地方。这个工厂坐落在房子外面的基质里面,离碳宝们不远。有了能量小车ATP上的能量块,在卡尔文循环厂就不需要阳光了。

碳宝们不知道前面工厂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些水分子进去后过了好大一会,氧气宠物们从天窗飘走了,然后从光合作用工厂里出来了两辆车子,其中一列上面拉着氢宝,另外一辆车上拉着亮晶晶的能量块。

碳熙熙看着这些能量块,眼睛眯成一条线。这些能量散发着五彩的光线,非常耀眼。

这时候,从远处来了一辆小火车,上面有六个座位。碳爸爸眼神非常好,还没等这辆小火车到达,他就发现上面已经有五个位子上坐着碳宝(C5),这些碳宝他并不认识,看起来肯定是之前就已经来这里了。火车司机把火车开到碳爸爸身边,邀请碳爸爸上火车。

碳爸爸和身边的碳宝们嘱咐了一些,让碳妈不用着急,他先去查看一下。

于是碳爸爸就坐上了C5火车,形成了C6,开进了卡尔文循环厂。在工厂里,来了一些工人,把C6小车拆成两段,每一段都是C3小车。

所有这种第一阶段生成两个C3小车的植物,都叫做C3植物。

在卡尔文循环工厂里,两个C3小车,包括碳爸爸所在的一辆,遇到了之前来的氢宝们。两个氢宝能量块从ATP车上卸下来,拿给碳爸爸。

奇迹发生了,只见碳爸爸和氢宝与氧气宠物旋转起来,几条彩色能量团也加入到其中,发出耀眼的光芒。最后队伍停止了旋转,碳爸爸从里面走了出来,居然换了一个新形象。

此时,碳爸爸左肩上的氧气宠物不见了,居然换上了一对小小的氢宝(CH2O)。对比一下CO2,就可以发现其中一个氧气宠物确实被H2给替换了,就如同魔术一般。

碳爸爸离开了这个过程,剩下的五个碳宝又结合成C5火车。

这个C5小火车看到碳爸爸的装束改变后,折头又开始把其它碳宝拉进卡尔文循环工厂,把碳宝们逐一进行装饰。

可是很奇怪,这个C5小火车每进行六次后,就得休息。也就是说当把碳爸爸、碳妈妈、碳淘淘、碳熙熙、碳海伦以及碳米粒装饰完后,C5小火车休息了,碳聪聪和碳乐乐只能暂时在外面等待。

碳爸爸、碳妈妈、碳淘淘、碳熙熙、碳海伦以及碳米粒在卡尔文循环工厂里也很着急,他们怕走失,于是六个手拉手连成环状,形成了一个整体 (CH2O)6 (学名叫做葡萄糖,或者写成C6H12O6)。碳宝们发现,他们和原来的感觉不一样,在他们手拉手的地方,有一股能量在流窜。这就是在刚才旋转过程中,C5小分队把氢宝替换的时候,连同氢宝身上的能量也加进来了。

以碳爸爸为首,现在他们形成了葡萄糖。

这时候C5小火车又去接送碳聪聪和碳乐乐,并把它们安排在了另外一个葡萄糖C6分子里。这样就形成了两个C6

C5小火车的司机发现了碳爸爸和别人不一样。碳爸爸比别的碳宝重,额外花费了C5小分队的力气。于是C5小分队想向老板要额外的工钱。可是这里的老板很精明,他才不打算花更多的工钱。他对C5小分队说:“你看,你们合成了一模一样的C6葡萄糖,还想要更多的工钱,绝无可能”。

这下子C5小分队可长了心眼,在运输其它碳宝前,先要仔细查看一下它的重量,看看它身体里到底是有6个中字,还是7个中子。这样一来,拥有7个中子的碳宝就不容易进入这个绿色宫殿的碳宝。结果造成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在大气中的13C越来越多,而绿色宫殿里的12C越来越多(碳宝的分馏现象)。

以至于这都成了一个符号,如果一群碳宝中含有非常少的13C,大家很快就能猜出他们一定进入过绿色工厂。

NADPH开进卡尔文循环工厂后,氢宝留在里面,NADP小车这头又进入光合作用厂房,开始接送下一波氢宝们。

比较好笑的是ATP能量小车。刚才拉着能量块,三头磷宝趾高气昂。当氢宝们把能量快献给碳宝们后,能量车的能量明显不足,其中一个磷宝居然没有力气跟上大家,掉队了。本来是三头磷宝拉的能量小车,这下倒好,变成了两头磷宝拉车(ADP, A-P-P, P),后面还跟着一头垂头丧气的磷宝,晃悠悠地赶紧返回光合作用工厂去补充能量。

 


推荐人

宋建忠, 黄永义, 赵克勤, 李红莉, 文克玲, 谭小东, 高建国, 李颖业, 农绍庄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