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不仅不会停止招生且将长期存在

8月28、29号两天,一篇《教育部:普通高校2018年起不再举办学历继续教育》的假新闻被刷屏!北京青年报是始作甬者,它在8月28日A05版发表了一篇《教育部发文普通高校明年起不再举办学历继续教育,上班族扎堆考名校成考末班车》。继而在高教领域有影响的公共号也分别发布类似假新闻。8月29日光明日报也在第2版发表《学历继续教育“末班车”》。2017年8月30日,在教育部举行的历行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对此进行了纠正。他重申,“在去年11月份,教育部印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普通高等学校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这个管理办法的宗旨,是为了促进普通高等学校里的学历继续教育健康发展,促进举办学历继续教育的高等学校明确办学定位、聚焦主业、办出特色、确保质量。文件强调,普通高校开设的学历继续教育专业一定要从学校现在已经开设的全日制专业当中来选择”。

去年的文件,在时隔半年后被误读,其中的意味很多。但有一点是这些作者不懂学历继续教育。事实上,无论从中国国情看,还是从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现状来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都不会停止招生。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不仅不会停止招生,而且会长期存在。

在中国高等教育结构中,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学历继续教育。它对中国高等教育总规模、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有着重要影响。1986年实行成人高考时,当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仅为3.56%。最初,成人高等教育的参与对象主要是“文革”中失去教育机会的一代,此后扩大到所有在职工作人员,为无数人打开了高等教育之窗。据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在2015年成人高等教育学历(函授)招生首次减少,2016年继续减少。2008年至2016年成人学历教育招生的数值分别是: 202.56万人、201.48万人、208.43万人、218.51万人、243.96万人、256.49万人、265.6万人、236.75万人、211.23万人。2008年至2015年网络远程学历招生数分别为:147.1万人、162.5万人、166.3万人、187.1万人、196.4万人、220.1万人、206.1万人、203.4万人。这两项的学历继续教育招生数,基本上占当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数的50左右%。还没有计算自考招生数、开放大学招生数!从中国高等教育总规模上看,成人学历高等教育仍占有其中近30%的比例。

同时,在中国当下以主以后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学历继续教育不可能或缺!其一,职业人才提升学历要求。按中国教育制度设计,今后中职业教育在校生数和招生数分别占高中在校学生数和招生数的50%。今后,中职学校学生、高职高专类毕业生、获得成人专科学历的毕业生,想要提升学历,最大的可能是参加学历继续教育。“到2020年,制造业从业人员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1年以上,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达到22%,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28%左右,研发人员占从业人员比例达到6%以上,人才的分布和层次、类型等结构更加优化”。 目前,我国主要劳动年龄人口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达16.9%,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在12%左右,离要求尚有10%左右的差距。 这其中的很大部分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靠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来实现。

从世界范围内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一直存在,且发展势头很好。最为代表的例子是英国的开放大学和美国的凤凰大学。

从国内外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实践来看,从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来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不可或缺。关键是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怎么办,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如何回应社会需要。我认同王继平司长的说法: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学历继续教育,将会继续发展,这是没有问题的,不存在末班车的问题。但是在发展过程当中,一定要有“四个坚持”。一是要坚持立德树人。学历继续教育同样要坚持党的教育方针,要坚持立德树人。二是要坚持育人为本。学历继续教育同样是育人,一定要坚持这个方向。三是要坚持确保质量。质量是教育的生命,没有质量我们办什么教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四是要坚持规范办学。在学历继续教育方面,同样要有标准。

从办学实践来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要承担起其“学历补偿、职业教育、国民教育”三大职能,就必须顺应时代需要,科学规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努力办有质量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这是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存在的前提,也是其生命力所在。

第一,明确“有质量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标准。这个标准既有质的规定性,也有量的标准。在质的规定性方面,我们认为“有质量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包括以下内在规定性:①有清晰的办学理念;②有确定的人才培养模式;③有明确的人才质量标准;④有明确的教育教学制度;⑤有独特的教育资源和师资;⑥有适切的线上线下教育平台;⑦人才培养质量得到社会和学生的认可,有较高社会声誉。实事求是讲,“办有质量的高校继续教育”这一命题,有一定的虚无性。主要原因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学费低,一些起省份年生学历继续教育学费不足1000元;学生面授率低,很多课的授课参与率不足10%;高校在学历继续教育方面的掠夺性政策使继续教育没有精力与经费投入到教学中去,等等。但“互联网+”的出现、MOOC的出现、在线教育联盟的出现、以及国家相关政策的出台,使“办有质量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成为可能。

第二,规范办学。教育部出台《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从四个方面加强对成人高等教育质量的控制:一是统一政策。统一普通本科学校、高等职业学校、开放大学、独立设置成人高校举办的各类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及自学考试专业开考的管理政策。二是目录管理。在普通高等学校本、专科专业目录基础上,结合继续教育的特点,制订了《高等学历继续教育补充专业目录》,既解决与全日制本、专科专业相衔接问题,体现了规范性;又解决经济社会发展和学习者多样化需求,体现继续教育的灵活性。三是告知管理。除国家控制专业的设置要按照教育部现有审批办法进行管理外,高校可依照相关规定自主设置和调整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四是信息管理。教育部将建立全国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管理和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对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实行全程信息化管理与服务。但在实践中,各省对此的执行力度不一,同时此政策在执行中也有一定的灵活性和人为性。文件的精神是控制学历继续教育规模,提升学历继续教育质量。其中应该着力于两个指标的执行:一是专业数控制。不仅不能超出本校普通高等教育专业范围办学历继续教育,而且应该控制其专业数不超过其本校普招专业数的三分之二,并且每个专业招生数不应少于20人。二是控制招生总数。应该严格学历继续教育招生总数不能超出本校普通高等教育招生数的三分之二,并且这些人数计入该学生总数,以此来计算高校关心的“生师比”。没有人数的限制,这项规定很难起到应有的效果。

第三,一体化质量管理。学历继续教育在中国学历教育中,有其单独的评估办法,这事实上从政策层面上承认了“学历继续教育”的低标准合法性。目前,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完善,统一学历教育质量的环境条件已经具备。高校首先应该对“办有质量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表现出很强的积极性,视学历继续教育为高校人才培养职能的一个重要领域。①定位高:把继续教育提升到与本科生教育、研究生教育并行的高度。②标准高:各高校继续教育执行严格的质量标准,有完整的评估体系。③层次高:各高校不仅有专科后从业者的继续教育,也有本科后、研究生后甚至博士后从业者的继续教育。④投入高:在准确的定位促进下,各高校在继续教育上舍得投入,继续教育已经实现了信息化、网络化、虚拟化、专业化。高校的继续教育真正实现了满足任何人、在任何地点、在任何时间、学习任何课程的目标。当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实现“泛在学习”、“私人定制式学习”、“类实体课堂式学习”后,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质量才算有了保证。



推荐人

张海权, 黄永义, xlsd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