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科研中的安全感

科研中的安全感


刚才读了徐耀老师的博文毕业了,就忘掉导师》和孟津老师的博文《毕业了,导师就别再惦记着学生好不》(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70712.html
)很是有些感触。这里涉及到的其实是博士一旦毕业后如何独立的问题。孟津老师说的很好“
自己在做学生,需要得到教授的帮助;自己做了教授,需要帮助学生。”但这种关系通常只限于博士还没毕业的情况。因为一旦学生毕业,导师和毕业的学生之间就很快出现一种竞争的关系,这是很显然的。

学生博士学习几年,受的训练,得到的导师指导,甚至是自己学术圈子的建立都无不受到导师的影响,这对学生的成长无疑很重要。学生毕业后在自己博士论文的基础上继续做,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可问题是一旦学生独立,所谓独立就是找到教职工作,开始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开始独立申请基金,独立发表论文的时候,尤其是在同一个国家,无疑很大可能会跟导师撞车。这是有些导师在学生毕业后所谓“控制”学生,或者在毕业前对学生不放心,榨干学生最后一滴油水的主要原因。我就听过不少在国外的朋友讲他们博士毕业或博士后研究结束之即,他们的导师很正式地跟他们讲说你离开这里后请不要再做博士论文/博士后相关的研究。当时,我还很年轻,听到朋友讲述这样的话,非常震惊,也不是太理解,不理解这些导师们为什么这么绝情。也很为我这些朋友,当然也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学术圈实在太残酷了,人未走,茶就凉,没有安全感。

话说学术圈没有安全感,芸芸众生,任何圈子的人其实都没有安全感。今天,我陪女儿学骑自行车。女儿的自行车最开始她小的时候,后面的轮子两边还有两个小轮子。在小轮子的帮助下她很快就学会了骑自行车。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她自我感觉骑得很好了,尤其是看到别的同龄的小朋友把后边的两个小轮子都拆掉了,也强烈要求我把她的也拆掉。突然没有了小轮子的帮助,女儿的自行车开始很难掌握好平衡,结结实实地摔了好几跤,腿都划破了,哭着跟我说不学了,不安全。在我的安慰下,女儿不哭以后,我问她为什么会摔跤?女儿说因为没有小轮子帮助保持平衡了,所有车子会倒。我接着问她,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骑车,也没有小轮子帮助,车子并不倒呢?女儿想了半天说不知道。我说,你注意观察别的小朋友的车子之所以不倒,是因为他们自行车比你的骑得快。而你的因为害怕跌倒,很慢,甚至静止,所以反倒容易失去平衡,越害怕跌倒就越容易跌倒。自行车要想保持好平衡,必须要努力前行。女儿听了我的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讲这个小故事,我其实想说,无论导师还是毕业的学生,要想在自己的领域,自己的圈子永远保持竞争力,科研永葆青春,最重要的还是要从自身挖潜,永远向前进取,前进中的人是最安全的。试想一下,导师有那个精力去所谓地“控制”学生将来不要威胁到自己的利益,莫不如潜心研究发掘出新的,更有前途的研究方向,这才是实力的展现,否者会被认为是黔驴技穷。从学生的角度讲,但凡博士毕业后还几十年如一日地在自己博士论文的基础上折腾,而不能开拓新的方向的学生,一定是平庸的,没有前途的。这也从另一方面验证了这个学生博士期间培养的能力是有欠缺的,导师是有责任的。有的导师在学生博士毕业时候敢要求学生将来不要做博士论文相关的研究,可能也是对学生的能力充满了信心。前面我提到的那几个朋友,后来真得履行了承诺,当时看似很悲壮,甚至很委屈,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都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成绩斐然。

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科研也是一样。





推荐人

孟佳, 郑永军, 马军, 黄仁勇, 白龙亮, 武夷山, 吴斌, 王启云, 代恒伟, 董焱章, 彭真明, 李雪, 刘全生, 王德华, 黄永义, 朱建树, 姚伟, 刘忠波, 李学宽, 王安良, 叶承金, 任永忠, xlsd, lianghongze, brightlai, htli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