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追本溯源谈Evolution一词的来源及翻译

韩春雨事件终究以撤稿收场,其撤稿声明中有这样一句:

We are now convinced that Han’s decision to retracting the paper is the best course of action to support the integrity of the published record.

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引用的翻译版本是:

我们现在确信韩春雨的撤稿决定是维护已发表科研记录完整性的最好做法。

这句读起来怪怪的无厘头话语,云里雾里,却被当成标题放在新闻报道中。而坚决的不依不饶“倒韩派”就着眼于“integrity”的翻译,他们认为这很明显是应该翻译成“诚实”,“Scientific integrity”(科研诚信)中的诚信。如果这样翻译,韩春雨事件就被“定性”了。我个人观点,integrity翻译成“可靠性”更为恰当。

汉语的一词多义性突出,历史上因言获罪的事例比比皆是,让国人一直很擅长咬文嚼字,也一直谨言慎行,往往一字之变,就产生巨大的影响;也造就了国人的内向性格,昨天在quora上看了一个关于学法语还是汉语的问题回答,答主建议汉语,一个原因是有钱,另一个原因是 the Chinese people are a very closed and reserved lot and they don't open up that easily to foreigners. 其实,无声胜有声,相关部门在某些事情上对国人也是三缄其口。前不久,厦门大学就其一院长博士论文被怀疑抄袭事件中回应,属于学术不端行为,但不构成剽窃。持“自我抄袭也属于剽窃”观点的人对此非常愤慨,当然更多的键盘侠就以“孔乙己”来无脑讽刺;但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发生,必定有氛围、管理、制度等方面深层次的原因,要做的是反思。

已经离题万里了,现在言归正传。之前我在我的博文“表观遗传变异属于遗传变异?”中开篇提到Evolution翻译成“演化”更合适,我也一直认为一些人对进化(evolution)概念的误解都是源自于国人翻译的不恰当性。最近在看田洺翻译的散文集《自达尔文以来——进化论的真相和生命的奇迹》一书,作者是S. J. 古尔德,是著名的间断平衡假说的提出者之一,学术地位很高。他在书中的“达尔文的难题:进化的艰苦历程”中叙述了evolution一词的来源及使用,我意识到进化一词里的“上升”意义不是我们翻译者的锅,是evolution本身就带有的。

首先我们讲追溯生物变化如何称为进化(evolution)。

19世界英国、法国、德国最伟大的进化论者分别是达尔文、拉马克和海克尔,他们三个都没有使用evolution这个词,其中达尔文使用的是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经过改变的继承)。

当时evolution是胚胎学里的学术词汇,其来自于拉丁文evolver,含义是展示的意思,1744年被发育学家哈勒借用evolution用来说明精子卵子里预先存在的微小个体发育展示出来的过程(这个理论认为亚当夏娃里的精子和卵子类似“俄罗斯套娃”,层层相套,后代都是预先存在的),成为专业词汇。而到了达尔文的时代,evolution成了本国常用语,在词典中的解释类似于development,包含了进步的意思;而达尔文确实使用过这个词,但很少使用。达尔文也从来不说“高等”“低等”等词语,进化一词仅仅是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的简称,其实并不等同于当时的用法。

达尔文有两点贡献,一个是宣传了进化论,二是提出了自然选择学说。在当时的大英帝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背景下,达尔文的第一点被无限赞许,而第二点被埋没了。当时的大多数科学家很容易把生物的变化等同于生物的进化,其趋势是生物复杂度增加,这对于确定人在自然界的地位、白人在人类中的地位有很重要的意义,无可否认,这也是达尔文学说在当时广泛传播的原因之一。

当时的科学家选取了evolution这个本身带有进步意义的词汇来简化达尔文的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表述时,就造成了很多人对达尔文进化论的基本的误解。成也萧何败萧何,这是达尔文学说当时迅速传播的原因之一;也是达尔文学说日后被很多只看字面意思的文学家、反进化宗教团体、民科、及很多普通人所误解、所否定、所困惑、所诟病的原因。

Evolution(进化)作为一个特殊的词汇,不应该只依据字面意思去理解,尤其在汉语里,不能拆开。



推荐人

范振英, 黄永义, 史晓雷, 牛登科, xlsd, advogato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