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桌面版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最近科网对女博士就业是否受歧视的问题,大家各抒己见,很是热闹。本来不想参与,因为但凡涉及“歧视”这个字眼都不是小事,尤其在西方国家,不小心,因此丢了饭碗的也不是没有。

但我想聊聊这个话题的几个关键词,第一,“女博士”。女博士尤其在中国是有特殊意义的一个词。最特殊的地方就是高学历。抛开女性这个限制词,整个博士这个群体就业的选择面本来就不宽。尤其随着中国大学的扩招,本科生,研究生就业压力的驱动下,博士生早就从阳春白雪的极少数群体过度到了下里巴人的普通大众一族。而主要吸纳博士就业的高校,最近几年也是人满为患,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早就供不应求。在这样一个态势下,如果在博士面前再加上一个限定词“女”,变成了女博士。问题会变的更加严峻。

严峻在哪呢?在招聘单位看来,女博士申请者的一个最大劣势可能就是生育问题。因为博士毕业这个年龄,对女性来讲,可能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时间。一旦博士毕业,抓紧生小孩这个再正常不过的想法。那么这里就有一个矛盾,招聘单位希望新招进来的人尽快进入角色多出成果。而女博士生小孩也是一等一的大事。这个矛盾该如何解决?以我在澳洲工作了解的不少老外女博士工作期间生小孩的为例。首先,老外生孩子没我们中国人那么“娇气”。很多老外,挺这个大肚子干起工作来,风风火火,啥也不耽误,只是在生孩子那两周休息休息,然后就返回工作岗位了。这样的表现,你很难说仅仅两周的假期会给单位的工作造成什么损失,因为这些老外生个孩子就跟玩儿似的。另外,按照澳洲的法律或高校的规章制度,给我的感觉,女性职员相对男性是有着很多明显的“优惠”政策的。比如,招聘员工,一定的女性比例是必须的要求。另外,工作期间,比如女性教师申请各种基金的时候,澳洲为了避免年龄歧视,不会要求要求什么年龄段的人才能申请某个基金。但会按你博士毕业时间的长短分,early career, middle career等不同的职业发展阶段,然后申请不同类型的基金。但就这个博士毕业时间的长度,国家会充分考虑到了女博士生育可能造成的职业中断的影响。比如,early career 要求的是博士毕业5年,那么生过小孩的就可以延长到6年,7年或更长。这取决于你生了多少孩子。这无疑是对女性群体的尊重与保护。

第二个关键词,“歧视”。以前,我看过颜宁上撒贝宁的一个节目,她很不喜欢撒贝宁跟她叫“女科学家”。科学家就是科学家,教授就是教授,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个“女”字。颜宁说这是对女科学家的歧视。这里,我不想讨论,这是不是真正的歧视,我想说的是我很欣赏颜宁的那份自信。说到歧视,天下之大,哪里没有歧视?白人瞧不起黑人,城里人瞧不起农村人,富人瞧不起穷人,健全的人瞧不起残疾人,等等,等等。面对这些国家制度层面上歧视,我们在找工作或工作过程中受到的自认为的不公实在不足挂齿。但面对各种各样的“歧视”,我们作为一个个体该怎么办呢?没有更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面对各种游戏规则更游刃有余。歧视,以我的经历,很多时候并不是针对群体,而是针对个体。更多的时候是个体的行为或能力不了解或不适应他(她)所处环境的游戏规则,仅此而已。

第三个关键词,“家庭与事业”。因为一个人的能力,精力有限,一个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面对家庭和事业都很难做到两不误。任何一方事业上的成功都是以另一半事业上的不同程度的牺牲为代价的。这里用牺牲其实并不妥当,因为正是一方这种事业上的牺牲才换取了家庭上的和睦与幸福。我在国外和不只一个在单位加班加点干活的哥们探讨过这个问题。我问他们为什么愿意来单位工作,他们告诉我说在家带孩子,一天两天还行,这要是长年累月比上班累多了。所以很多人去单位加班某种程度上是休息去了,别把他们想得那么高大上。但这也从另一个层面告诉我们,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的我们的另一半是多么的伟大。这也是在国外,那么多家庭主妇(注意这里也可能是家庭主男)理直气壮的原因。因为,生活不只是工作。工作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生活中,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推荐人

黄仁勇, 吴斌, 董焱章, 赵克勤, 曾泳春, 李颖业, 彭渤, 马军, 赵美娣, 吴施楷, 孔玲, 王跃建, 文克玲, 曾红, 田丰, 徐耀, 徐晓, 应行仁, 武夷山, 葛素红, 黄永义, 陆泽橼, 宁利中, 韦玉程, biofans, kexuegzz, xlsd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