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坚的随笔:学术,社会,文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dayanglijian 美国统计协会会士,国际数理统计学会会士,国际统计学会当选会员

博文

想读统计博士的土耳其学生 精选

已有 20075 次阅读 2014-9-17 11:3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话说2007年,我作为密西根州立大学统计与概率系(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and Probability, MSUDSAP)当时最年轻的正教授,开始担任研究生主任。美国大学里的研究生主任(Graduate Director, Graduate Program Director, Director of Graduate Studies, Graduate Chair)都是一个系里仅次于系主任(Chair, Chairperson, Head)的重要负责人,实权远大于副系主任(Associate Chair, Associate Chairperson, Associate Head)。在MSUDSAP,研究生主任是研究生事务委员会(Graduate Support Committee)的主席,该委员会负责研究生的几乎所有事物,包括:1. 审阅每年数百份的硕士和博士申请,从中挑选录取名单,再从录取名单中挑出助教金(Teaching Assistantship TA)资助名单,还有个别推荐拿College或者University的Fellowship的名单,这选取新TA,就决定了大约每年15万美元的使用;2. 二年级以上研究生每年继续拿TA也是逐年审批的,这又涉及每年60万美元左右的费用走向; 3. 每年春季评选一个Dissertation Completion Fellowship类似于国内的优秀博士论文,通常是为了优秀博士生在1-5月不用在系里教课挣钱,可以随时外出面试;4. 每年暑假评选若干个Summer Support Fellowship,让优秀研究生不用教暑期课挣钱,可以专心科研。此外,研究生主任还负责指导硕士生和低年级博士生的选课(高年级博士生有了导师就不需要研究生主任指导了)。如此大的额外工作量,我在担任研究生主任的3年里,系里就安排我每年只教两门课了。


上述的1-4都是很重要,敏感的决定,其中1,2涉及系里近1/3的财政预算这当中特别重要的是1,因为系里的教授都想录取将来会跟自己读博士的新生。但是系里有硬性的要求,就是必须有坚实的测度论基础,否则一年下来考资格考试一定不及格。我们录取的一个典型的新博士生,通常是国内某985高校数学系硕士毕业的,学的是概率专业或其他分析类专业,如微分方程


2007年暑假的一天,一个MSU数学系研究生来到我办公室,要申请读统计博士。小伙子是土耳其人,口齿伶俐,说自己有很强的实分析基础。我很高兴,鼓励他提交正式的申请材料,这样我们终于可以有一个非华裔的优秀博士生了,而且这小伙子凭自己的欧洲人长相,日后找大学教授的工作肯定比华裔学生占优势,这绝对有助于提升MSU在学术圈儿的名声。等了几个月,他来问我什么时候录取他。我说没收到你的申请啊,你要正式交材料,包括数学系教过你的教授的推荐信,你过去的成绩单,我们委员会讨论了才做决定,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他又说他的数学怎么好,一定能学得好统计。如此几次三番,我就去找数学系的研究生主任问了,才发现他在数学系多次不及格,已经要被开除了。所以他不找数学系教授给他写推荐信,也不给我他在数学系的成绩单,想只凭着忽悠就被录取读博士。此人之前在加州某私立名校数学系读博士,眼看不行了,就转到MSU数学系,考试不及格要被开除了,就以为统计系比数学系容易混。其实他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了,MSUDSAP的博士生选修数学系开的实分析课MTH828,往往比一起上课的数学系研究生考得还好,连数学系的教授都不得不服。


我明确地告诉他不会录取他,除了他基础太差,还有他没跟我说实话。之后他改变策略,申请读统计硕士,且不要奖学金,全自费。被录取之后,立马发email给我,作为“新硕士研究生”很兴奋地请我指导他选课。我要求他学好硕士必修课,别浪费时间选博士生的课,他不听,硬去学博士生一年级的抽象概率论,还要求同博士生一起参加概率论资格考试。教一年级抽象概率论课的老教授快被这小子气疯了,找我和系主任不许他参考。我和系主任却找不到系里的任何明文规定,可以阻止这位一根筋的土耳其小伙儿参加博士生资格考试。考试结果当然是基本零分,可还是浪费了老师的时间改考卷。


之后他又找过我,说已经在修博士生课了,可否有条件地录取他为博士生。我说你申请硕士生时交的成绩单我看了,你在MSU上实分析是补考才及格的,你现在不听我的建议上了博士生课,考试不还是不行吗。我建议过他申请别的学校读博士,可他有老婆孩子,在一个社区学院(相当于国内的大专)教课养家,不想动窝。以后小伙子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友好了,以至于我感觉他哪天会带把土耳其长刀,把我和系主任都给捅了。最后印度裔的系主任正式写信通知他,坚决永远不录取他读博士,他这才死了心。毕竟一个博士点的名声是建立在严格的录取标准和考试制度上的,系主任和我作了正确的选择。


这只是众多不合格的博士生申请人中的一个其他还有很多情况各异的,包括一个中国学生,因为实分析学得不扎实被我拒之MSUDSAP的门外,后来去了某藤校倒成了很优秀的博士生。到了2010年我决定请长假到中国任教,也就不再作这劳心费神的研究生主任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941132-828446.html

上一篇:学术上,也要反对极左和极右(续三,极右的危害)
下一篇:你不了解的西方秘密:(基本)没有平反这回事

16 王振亭 黄永义 强涛 曹聪 王善勇 王国强 王守业 廖晓琳 李欣海 张影 龚谊承 戎可 信忠保 黄仁勇 shenlu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7 10: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