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炉匠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jiangxiao

博文

2012 回国散记

已有 3210 次阅读 2012-11-27 14:4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烧香, 地铁站

Nov 27 去海口
北京机场,终于有网了,只要提供手机号码. 有2.5 hrs to kill,  写个回国散记吧.
----------------
去烧香.
周末和学生去烧香.学生说你也信这个呀,我说倒不是迷信,只不过喜欢每几年来坐坐,想想自己上次在想什么,这次在想什么,下次会想什么. 这个庙宇这么大,肯定是不会拆迁的,每次烧完香在同一个台阶上坐坐, 好象时间停滞了一样. 周围一切都没变,只是自己变了.正所谓,风不动,旌不动,只有自己心动. 

  路上在地铁站上见一老大妈脸色不好,好象意识不清. 她被一位女士抱住,直挺挺站着靠在栅栏门上. 学生是医生, 我就让他帮忙处理一下.学生是很专业的神经科医生, 挂专家号多少块钱那种. 只见他平平稳稳走到患者面前, 先说明自己是医生.然后把脉,翻开眼皮看看双眼,再让患者伸伸舌头. 然后问那位女士大妈是否有高血压. 然后说心律不快还好, 不象心脏病,但结合高血压病史可能是一过性脑缺血,中风的前兆. 但他检查了口眼舌,肢体和意识,认为还不是缺血性中风,但还要去医院做CT排除脑出血等比较严重的可能. 旁边有几个地铁工作人员说已经打过120, 我们就一起等120到来. 那位女士50多岁,满眼是泪,只能无助地紧急抱着老妈. 由于老大妈站不住,女士两手都腾不开,就让学生从他口袋中取出电话,让他老公快来. 我也只能帮着挤住地铁的铁栅栏门,因为大妈靠在门上不挤住门开了就会摔倒. 学生说只能和缓地变化体位,于是从地铁工作人员哪里要来一把椅子,慢慢扶大妈坐下来. 这时大妈好象缓过来了,说不用去医院.学生又劝她说一定要去的,如果有严重的情况早处理可以避免偏瘫,为家人和自己减少几十年的生活负担.
后来120终于来了,大妈又说坚决不坐担架. 实际上没有担架, 120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什么梯,担架下不来. 我学生向120介绍了他的估计,但好象面无表情.然后也问了有没有心脏问题,就不作声了. 我的观察印证了一种观点, 说120的主要责任是不要让患者因心脏病死在车上. 上车前,下车后,除了死亡以外别的严重情况大概就不那么有责任. 那眼前的患者怎么上去呢? 120不发表意见. 学生和另外一位路人表示愿意背她,但大妈坚决不同意.只好一边一个架着她慢慢走. 好容易走到地铁出门闸,可是那机器没开,怎么刷卡都没反应.一看上面是红叉子.地铁工作人员又比较远,喊不到. 再走回几十米到绿箭头闸门对病人就太艰难了. 我突然想起地铁这类公共设施应该是符合紧急情况的国际规则的.就是说即使没电,硬扳也能开.于是上去运起三味真火,一发力那闸门果然哗地开了. 这时突然冒出一个工作人员说让我们走回去,从那边刷卡出去.这下大家的三味真火都发出来了,异口同声把他骂扁了. 上到地面,走到救护车旁,终于见到担架了,铺着一条一次性床单.大妈还说不坐担架,但按规矩患者上救护车还是要坐担架的.

这一耽误时间就比较紧张了,学生直说怕耽误了烧香.我说帮着救人比烧香管用多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可他说我天天救人命,可是基金还是拿不到. 还好我们在停止买票4分钟前进去了,只能草草烧了香.他还是仔细地拜了药师佛. 他说他戴一块开过光的玉佛,每次遇到危重病人, 抢救前先摸一下,心里就平静了,有了智慧和力量.

我这学生在外地,这次回国也帮他建建电生理. 他门诊任务重,实验室还是比较穷的,有个关键仪器别人不让用,我们卡着做不了实验,急了就到自由市场买了块泰国橡胶木切菜板,一个刮胡刀和一个卡尺,自己做了一个, 也凑合用的不错.  后来到北京带他参观了两个实验室, 看到全副世界顶级的高级仪器, 我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http://wap.sciencenet.cn/blog-91685-636764.html

上一篇:写点小事
下一篇:路边野店

9 王涛 曹聪 武夷山 魏东平 刘淼 王晓明 袁贤讯 嘲风科技动漫 lilojo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07: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