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黎萍
第四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下)
2019-1-12 14:43
阅读:2660
标签:改革开放40周年

按语:2018年底,我决定写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第一篇为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学龄前篇2018年12月23日),第二篇为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上)2018年12年30日),第三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中)2019年1月5日)系列文章受到科学网好友的支持,现奉上第四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2019年1月12)

1989912日到浙大报,开始了四年的本科学习。进入大学的第一感觉是大学真大,学生多、校园大、教学楼大、宿舍楼大、图书馆大、食堂大、操场大,虽不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但也是很震撼了。

杭州的美丽风景与千年古风孕育出浙大的从容与大气。一入校,学校就安排我们集中观看讲述浙大在抗日战争时期一路西迁到贵州这段历史的电影《流亡大学》,并回答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来浙大?二是毕业后,你将做什么?

江浙的教育水平一直领先于全国,杭州和浙大的氛围吸引了许多最优秀的老师和学生,因此,我有幸与良师益友们共处四年,无论在学业上,还是在三观的形成上,都让我终身受益。浙大校训为求是创新求是是老校长竺可桢早年提出的,创新是我入学前不久路甬祥校长新添加,这四字也成为我的人生准则。

因为是石化子弟,所以就在爸爸的建议下选了化学工程专业,班里30个人,其中25个男生,5个女生,据传当时浙大整体男女生比例大约是6:1。女生少,在日常生活中,自然会被老师和同学关爱,但是在学习上,还得依靠自己努力,谁也帮不了你。记忆中最忙碌的一年就是大三,一下子开了五门专业大课化工传递与单元操作反应工程化工热力学化工机械化工自动化,门门是硬课,课时长、作业多、课程难度大,而且化工传递与单元操作反应工程每周有实验课。浙大那时所有实验课要求都特别严,课前要在专用实验课用纸上写预习报告,设计好实验方案和数据记录表,实验老师同意后,方可上实验台。做完实验后要做实验报告,其中涉及好多数据计算,当时计算机还没有广泛地用来做数据处理和图形处理,全部要依靠各种类型的坐标纸和计算器的回归功能来处理数据,都是耗时耗脑的活。一周下来,紧紧张张地能把这些大课的作业和实验报告做完,就是奇迹。实验课是按组进行,大学四年里的分组是按学号分,五人一组,每个组里分一个女生,第六组全是男生。在衢化和镇海石化实习时,也是按这个分组进行活动安排。因此,四年下来,相比其它同学,同组同学会有更多的共同记忆和故事。

我读大学的四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进展很快的几年。从1989年开始,中国在部分大学试行收学费的制度,我成为了新中国第一届交学费的大学生,一年200元,大约是我两个月生活费。我入大学时,在食堂吃饭要使用粮票,每月定量是男生36斤,女生35斤。到月底时,有些饭量大的男生会缺粮票,就会找女生要一点粮票。到大三时,粮票取消。我入学时,大学毕业生是包分配的,等我毕业前,已经改为双向选择,毕业生可以自己找工作单位。

本科毕业后我大部分同学都到了石油或化工单位,我回洛阳工作了两年后,到地处西安的西北大学上硕士。西安与洛阳在历史上很长时间是中国的西都和东都,人文和城市建制很类似,我呆得很自在。在西大读硕士时,比在浙大读本科轻松一些,同时,随着年纪地增长,学会了自学和思考,对科研逐步有了兴趣,硕士毕业后考到清华读博士。

清华对我而言,是神殿一样的存在。从小到大,我从没有想过能到清华去读书,所以在清华读博士的三年半里,一直是日三省吾身,诚惶诚恐。我博士班里共20人,其中15名是直博,包括我在内的5名普博,就我一个女生,课题组也就我一个女生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女老师。直博是指本科毕业直接读博士的学生,普博是硕士毕业后读博士的,所以直博一般比普博小三岁以上,直博是单纯善良的人精一群,把我们几个普博叫做大哥大姐。读着读着,我基本忘记自己是女生了,每天就是实验室、宿舍、食堂,除了导师和师兄弟们,几乎见不到外人,很少出校门。这期间,段三已经在北京工作,周末时,段三经常到校园里来看我,请我吃顿好饭或者是带我出去买件衣服。在清华期间,听了各个学科的大量的高水平讲座,包括杨振宁、张光斗、张拔、金涌、成思危等,大大地提升了自己的视野和思维水平。

做为唯一的女弟子,小女子生性愚钝,未学得导师们的半成功力,好不容易读到快毕业了,找工作时,碰得灰头土脸。试着找了几个化工类的专业机构,都很婉转地说不需要我这个专业,其中有个单位最扯,我上午去谈时,说不需要我这个专业,等下午我同门硕士生师弟去谈时,就说这个专业太需要,当即签约。幸好,在校园春招时,被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两位女干部看上眼,拉我投了简历,顺利通过笔试和面试,给了我offer20016月左右,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叫武夷山的老师打来的,问我什么时间毕业,我说要年底了。他说不管我什么时间毕业,只要我去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报到,就去找他,到他的部门工作。我上网一查才知道,武夷山除了是福建名山之外,还是顶顶大名的科技情报专家,想到今后能到他手下工作,算是安慰了一下我因将远离呆了30年的石化圈而倍感失落的小心肝儿。

200112月底,博士毕业,近22年的求学经历结束,开始了科技情报的工作。But,什么是科技情报呢?心里还是略有小期待。(第四篇结束)

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学龄前篇(上)

 

第二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上)

 

第三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中)

 

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

 

第五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居住篇 

 

第六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交通篇 

 

第七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传播与信息篇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段黎萍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903728-115667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